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佬助我得美貌

作者:暖梦欢 | 悬疑惊悚

收藏

  林佳佳做为一个职场便利贴女孩被上司忘了是偶有的事,但是坐个电梯怎么就穿了呢?穿了再说还得攻略大佬才能拥用美貌?这也太难了吧!!!今天也是在领导面前透明的一天呢,林丹丹一边想着,一边按了一下电梯准备下楼去拿快递。。

大佬助我得美貌_第二十八章 首辅路

    当魏晨曦抱着佳佳浑身全湿的爬上船来,佳佳只呆呆地的望着魏晨曦,魏晨曦见此我以为佳佳有什么事,急切的叫着佳佳的名字,“佳佳,佳佳,切记有什么事,干万切记有什么事。”魏晨曦翻来覆去的说着这两句话,用手拍打着佳佳的背部,神情有些失去控制。佳佳过了一会才反应时回来,这时两个仆妇也刚好走到池塘边,看到这一幕一时竟踟蹰不前,毕竟丹丹已经被人救上岸了。丹丹吐完水之后发现自己在魏晨曦的怀里有些懵,连忙挣开魏晨曦的怀抱。。...

    当魏晨曦抱着丹丹浑身湿透的爬上岸来,丹丹只愣愣的看着魏晨曦,魏晨曦见状以为丹丹有什么事,焦急的叫着丹丹的名字,“丹丹,丹丹,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魏晨曦翻来复去的说着这两句话,用手轻拍着丹丹的背部,神情有些失控。丹丹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哇的一声吐出了几口水,魏晨曦又一次把她紧紧搂入怀中,喃喃道:“还好你没事,还好你没事,……”

    这时两个仆妇也刚好走到池塘边,看到这一幕一时竟踟蹰不前,毕竟丹丹已经被人救上岸了。丹丹吐完水之后发现自己在魏晨曦的怀里有些懵,连忙挣开魏晨曦的怀抱。

    春红也正好飞奔过来,不着痕迹的拉过丹丹,用背部把他们两人隔了开来,急切问道:“小姐,你没事吧,你还好吧。”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斗篷抖开把丹丹裹住,拉着丹丹起身后扶住丹丹回了院子。

    魏晨曦站在原地轻笑一声,低声说道,“重来一世为何还是对你念念不忘,希望这次你莫要负我。”然后转身出了林府。

    丹丹回到院子之后就有些发热。这具身体果然是比较娇弱,才刚刚病好,落了水,马上又病了,丹丹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想着,忽然眼皮一沉,就睡了过去。

    丹丹这一觉睡了很久,昏昏沉沉的发起烧来便是两日两夜。再次睁开眼睛,丹丹只觉喉咙干涩的像是要裂开,头疼得不行,想抬手可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抬了下便无力的垂下,却将趴在脚踏上眯着眼休息的春红给惊醒了。

    春红睁开眼,发现丹丹醒了,一愣之下才呀的叫了一声跳起身来,扑到床边拉着丹丹的手便哭了起来:“小姐你可算醒来了!都烧了两日了,奴婢……奴婢都快急死了!王嬷嬷,小姐醒来了!”

    王嬷嬷正端了一碗清粥进来,闻言立即走到床边,把浑身虚软丹丹扶起来靠在床头,喂丹丹把清粥喝了,丹丹这才觉着喉咙舒服了些。王嬷嬷说道:“小姐刚大病了一场,要好好将养身体,可别糟蹋自己得身子,日后可是有小姐吃苦头得时候。”

    “知道了,王嬷嬷,那日有人推了我一把我才落入池塘的,亏得魏晨曦.....”丹丹说到这顿了顿,问道:“魏夫子那日将我救起来之后去了哪?”

    “那天太过忙乱,等忙过了老奴去寻魏夫子,却发现他出了府。”王嬷嬷回答道,“小姐这次一落水,老爷的如意算盘就打空了。”

    “可是传出了什么不好的流言?”丹丹问道。

    “都是些污糟的东西,说出来没得辱了小姐的耳朵,那些话,小姐不听也罢,魏夫子也上门来提亲了,老爷把日子定在了下月初十,成亲之后小姐就随着魏夫子上京,没有必要留在这听这些闲言碎语。”王嬷嬷一边给丹丹盖好被子,一边说道,“小姐好好休息,嫁衣春红已经在缝了。等下月初十小姐就做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

    王嬷嬷的话里信息量太多,丹丹听了有些懵,愣愣的想了许久才反应过来,魏晨曦已经上门提亲了,就在她昏迷的这两日,而且似乎是因为传出了不好的流言,导致婚期如此之近,下月初十,她就要再一次嫁给魏晨曦了。

    “滴——检测到隐藏支线,是否接受?”系统久违的响起了提示音,把丹丹吓了一跳。

    “隐藏支线?这个隐藏支线是什么?”丹丹在心里问系统。

    “这次的隐藏支线是拿回原主母亲的嫁妆。”系统回答道。

    “我答应了。”现在管家的是继母,她肯定不会把原主母亲的嫁妆给丹丹带走,何况丹丹要嫁的才是一个一穷二白的穷秀才,那么给的嫁妆就更是少得可怜。不如自己想办法要回来,还能完成隐藏支线,简直一箭双雕。

    丹丹想了想唤了王嬷嬷进来,毕竟王嬷嬷是跟在原主母亲身边的人,对嫁妆应该有些印象。“小姐,你怎么还没歇息?病了就是要多歇歇,才能好得快。”王嬷嬷一进屋看到丹丹坐了起来连忙上前阻止丹丹,并把丹丹按回床上躺下,盖好被子。

    “王嬷嬷,我没事的,我叫你来是想问问你还记得我母亲的嫁妆在哪吗?”丹丹握住王嬷嬷的手问道。

    “夫人的嫁妆?也是,小姐要出嫁了,该是把夫人的嫁妆也让小姐一起带走,当时夫人把嫁妆放到了库房里,我这还有一份单子,可是过了这么久了,那位肯定想要占为己有。”王嬷嬷稍微想了想,就想起了手里有一份夫人的嫁妆清单,可是如今的继室手段高明,小姐想要拿回嫁妆实在是太难了。

    有清单?这真是太好了,丹丹之前看了这个朝代的律法,律法中规定嫁妆属于女性私有财产,夫家没有权利插手和占有。如果和离,女性可以带走全部身家。如果身亡,财产属于子女。如果身亡且无子女,女方家里可以拿回全部嫁妆。这样丹丹要回嫁妆的几率就大大增加了。

    “王嬷嬷,能不能把那个嫁妆单子给我?”丹丹说道,“我想把母亲的嫁妆都带走,不留给这些可恶的人。”

    “好,嫁妆单子我一会就给小姐拿过来,不知小姐要怎么做?”王嬷嬷问丹丹。

    “明日我去要回嫁妆,不知道我母亲的娘家在哪里?”丹丹对着王嬷嬷说道,“必要时有娘家人出面或许会更好一些。”

    “夫人是皇商孙家的女儿,不过夫人是庶女,十分受宠,当初用了嫡女的规格出嫁的。现在孙家掌权的是夫人的嫡兄,恐怕是帮不上什么忙。”王嬷嬷有些为难的说道。

    “本来全家人都反对夫人嫁入林府的,毕竟林府只是名声好听而已,且那个时候林老爷已经有了通房,可夫人还是一意孤行的嫁了过来,孙老爷心疼夫人,就以嫡女的规格让夫人出嫁,嫡兄也是这个时候闹翻的。”王嬷嬷继续说着。

    “以前母亲和这个嫡兄的关系如何?”丹丹问道。

    “以前是很不错的,毕竟孙家上下都是男孩,就出了夫人这么一个女孩,全家上下都稀罕的不得了。只可惜后来因为嫁人这件事,夫人和家里闹翻了,加之孙家远在京城,也就渐渐没了往来。”

    “我知道了,王嬷嬷你先下去歇息吧,我一会就睡。”丹丹决定想个万全之策出来,务必要把嫁妆要回来。

    “是,老奴退下了。”王嬷嬷欠了欠身,才走了出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