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佬助我得美貌

作者:暖梦欢 | 悬疑惊悚

收藏

  林佳佳做为一个职场便利贴女孩被上司忘了是偶有的事,但是坐个电梯怎么就穿了呢?穿了再说还得攻略大佬才能拥用美貌?这也太难了吧!!!今天也是在领导面前透明的一天呢,林丹丹一边想着,一边按了一下电梯准备下楼去拿快递。。

大佬助我得美貌_第三十章 首辅路

    丹丹听后露着了一点儿笑意,“那可啊太好了,让春桃和柳老嬷嬷学着点,当然将来柳老嬷嬷是要走的。”“春桃那个丫头看见柳老嬷嬷会这等绝活后年年月月缠着柳老嬷嬷教她呢。”王老嬷嬷捂着嘴轻轻一笑了一声,“而如今春桃也帮着柳老嬷嬷绣嫁衣,不久后就也可以绣好了。到时候最后几“春红那个丫头看到柳嬷嬷会这等绝活之后日日缠着柳嬷嬷教她呢。”王嬷嬷捂住嘴轻笑了一声,“如今春红也帮着柳嬷嬷绣嫁衣,不久之后就可以绣好了。到时候最后几针还是要小姐自己去绣一绣的好。”。...

    丹丹听后露出了一点笑意,“那可真是太好了,让春红和柳嬷嬷学着点,毕竟日后柳嬷嬷是要走的。”

    “春红那个丫头看到柳嬷嬷会这等绝活之后日日缠着柳嬷嬷教她呢。”王嬷嬷捂住嘴轻笑了一声,“如今春红也帮着柳嬷嬷绣嫁衣,不久之后就可以绣好了。到时候最后几针还是要小姐自己去绣一绣的好。”

    “我知道了。”丹丹点点头,“其他的东西都准备起来了吗?”

    “都正准备着呢,到了小姐成亲那天一点岔子都不会有的。”王嬷嬷笑眯眯的回答道。

    ”王嬷嬷,这段时间要劳烦你了,你和柳嬷嬷还有春红这段时间都辛苦了。”丹丹拉住王嬷嬷的手,看着王嬷嬷说道。

    “看小姐说的,这些都是我们应当做的,小姐这样折煞老奴了。我们一定会帮着小姐把婚礼办得热热闹闹的。”王嬷嬷说完欠了欠身,就出去了。

    过了一会,林毅文撩开帘子进了丹丹的房间,“我听说你醒了,便过来看看。”林毅文说完顿了一下,看了看丹丹惨白的脸色,“看起来还没大好,怎么就到处乱跑?嗯?”

    “五哥,你来啦,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何况我哪有乱跑?”丹丹嘟着嘴回答道。

    林毅文看到丹丹撒娇的样子,忍不住用手捏了捏丹丹腮帮,才说道:“我听说你自己去要了嫁妆,这不就是到处乱跑?脸色这么白不就是没好全么?”

    “我不要的话,爹爹想不起来给的。只有我自己去要了爹爹才会给我,何况......里面还有我母亲的嫁妆。”丹丹说着说着,就垂下了眼,看起来十分无助的模样。

    “我听说你嫁人之后要去京城?那正好和我一起走,我不问这个了,好不好,嫁妆我也给你准备一份,然别人看了都羡慕你。”林毅文看到丹丹难过的样子立刻慌了手脚,连忙安慰丹丹。

    “五哥你真好。”丹丹抬起头,扬起了笑脸。

    “好啊你,你敢骗哥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林毅文见丹丹面上毫无难过的神色,才明白自己被骗了,假装十分生气的和丹丹玩闹了起来。

    闹了一会,林毅文主动停下来向丹丹求饶,“好了,好了,你没有骗五哥,是五哥理解错了,好不好?”

    “哼,这还差不多,以后可不许不相信我了!”丹丹用手指着林毅文说道。

    “好好好,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你上花轿那天,我来背你。”说完撩开帘子就走了出去,剩下丹丹一个人站在原地发愣。

    被家人爱护的感觉原来是这么好的吗?丹丹心想。

    过了几天,丹丹去了林老爷的书房,和林老爷说了嫁妆单子上的一些东西对不上。

    “对不上?怎么会对不上呢?可能是有小厮贪墨了吧,为父过几天帮丹丹查一查。”林老爷听完丹丹说的嫁妆单子对不上,以为是府中有些小厮见钱眼开,偷了些丹丹的东西,准备把丹丹敷衍走好出去访友。

    “王嬷嬷那里有一份母亲的嫁妆单子,虽说有些残缺,可是上面的好多东西都不在父亲那日送到我那的嫁妆里。”丹丹看着林老爷继续说道,“不是说我母亲的嫁妆会全部都给我吗?”

    林老爷有一瞬间的呆滞,似是没有想到丹丹居然会有她生母的嫁妆清单,想了想才说道:“怎么可能呢?哈哈哈,丹丹你是不是看错了?”

    “没有,我对了,是真的没有,比如上面这个红木镶嵌贝壳花卉四条屏,我之前去给夫人请安的时候看到放在夫人房里,还以为夫人只是借出来看看样式,好给六娘也打一个,没想到竟是拿去用了吗?还有这个孔雀蓝釉暗刻麒麟纹三足香炉,不是放在爹爹这书房中吗......”

    林老爷越听冷汗越多,这些确实都是丹丹生母的嫁妆,当年孙家十分疼爱这个庶女,什么都是最新奇,最好的给她,丹丹刚刚说的这一些都是孙家特地为丹丹生母打造的,用来讨丹丹生母的欢心。林老爷就是看中了孙家十分重视这个庶女这一点,才娶了丹丹的生母,可谁知娶了之后这个蠢妇竟和孙家闹翻了,而且还不愿意低头认错,让林老爷的算盘全都落了空。

    因此林老爷恨上了丹丹的生母,顺带着看丹丹也不顺眼,才会由着继室欺压嫡女而不作为。可现在丹丹把这些旧账都翻出来了,林老爷只好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哎呀,那可能是父亲记错了,一会我让人给你送过去。”

    “父亲可别送错了,毕竟父亲是替我管着我母亲嫁妆这么多年,要是让人误会父亲你想要用亡妻的嫁妆,这可不太好。”丹丹看见林老爷越发难看的脸色心情变得更加愉悦。

    “这时当然,”林老爷咬牙切齿的说道,“东西我待会让人给你送过去。你回去吧。”

    “说起来,夫人如今耳朵上带的红宝石耳环,手上戴着的绞丝镯子,都是我母亲的嫁妆,还请父亲督促夫人尽快归还,若是不想还了也可以,给我些银子,就当是夫人买下这些个东西了。”丹丹说完,欠了欠身,转身出了书房,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林老爷站在原地越想越气,气冲冲的走到林夫人的院子里,一进屋看到林夫人拿着一只双凤纹鎏金银钗正在头上比划,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打了林夫人一个耳光。

    林夫人被这个耳光打蒙了,捂住脸,看着林老爷哭诉道:“妾身做错什么了,值当老爷这样对我!”

    “你还敢顶嘴!”林老爷更是气愤,“你为什么要用丹丹娘的嫁妆,昂?自己用不行还要摆出来炫耀!现在好了,要把这些东西给那个小贱人送过去!”

    “嫁妆的东西少了那么多,你以为那个小贱人看不出来吗?”林老爷气得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林夫人听着林老爷发了这么一顿火,也明白了林老爷生气的缘由,想了想,林夫人说道:“可是姐姐的嫁妆究竟有些什么可不是她说了算的,我们再送一些姐姐的嫁妆给她,剩下的按市价折成银子给她就行了,至于市价是多少,自然由我们说了算。”

    林老爷一听,顿时觉得这时一个好主意,叫来心腹吩咐了几句,又亲自把林夫人扶起来,“刚刚我那是一时气昏了头,你不会怪我吧。”

    “自是不会的,老爷,你知道的,我离不开你。”林夫人露出了一副娇羞的神色看着林老爷,把林老爷的心都看化了,又抱着林夫人哄了好半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