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佬助我得美貌

作者:暖梦欢 | 悬疑惊悚

收藏

  林佳佳做为一个职场便利贴女孩被上司忘了是偶有的事,但是坐个电梯怎么就穿了呢?穿了再说还得攻略大佬才能拥用美貌?这也太难了吧!!!今天也是在领导面前透明的一天呢,林丹丹一边想着,一边按了一下电梯准备下楼去拿快递。。

大佬助我得美貌_第三十五章 首辅路

    “你说的,我不准你们有牵涉。”佳佳地说,“要不然你有别的人,我会觉得太监就挺很适合你。”说着说着,佳佳的脸色就冷了下去。魏晨曦见此急忙地说:“娘子,我立刻就去,你和我一同去,我家娘子这么温柔如水娴淑,好看又大方,那个女的拍马也追不上你,我连那个女的什么魏晨曦见状连忙说道:“娘子,我马上就去,你和我一起去,我家娘子这么温柔贤淑,漂亮大方,那个女的拍马也赶不上你,我连那个女的什么样都没记清。娘子,我饿了,你带了什么好吃的给我呀,我现在能吃吗,上一早上的课我早就饿了。”。...

    “你说的,我不许你们有牵扯。”丹丹说道,“要是你有别的人,我觉得太监就挺适合你。”说着说着,丹丹的脸色就冷了下来。

    魏晨曦见状连忙说道:“娘子,我马上就去,你和我一起去,我家娘子这么温柔贤淑,漂亮大方,那个女的拍马也赶不上你,我连那个女的什么样都没记清。娘子,我饿了,你带了什么好吃的给我呀,我现在能吃吗,上一早上的课我早就饿了。”

    “哼,这还差不多。先吃饭吧,吃了之后你就立刻去撇清关系!”丹丹恶狠狠的说道。然后把食盒放在地上,把菜拿出来,“快吃,明天让王嬷嬷给你送,我不要来了。”

    “娘子,明天你给我做饭好不好?我听王嬷嬷说,原来你在庄子上的时候也会偶尔下厨做一些新鲜的吃食。”魏晨曦接过碗筷,一边大口吃饭,一边看着丹丹说道。

    “看心情吧,食不言寝不语,你的圣贤书读到哪去了?”丹丹皱皱眉,不情不愿的从袖子里拿出帕子递给魏晨曦,“你吃得脸上到处都是,擦擦吧。”魏晨曦接过帕子却没有擦脸,而是放入自己的衣襟里,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一块帕子,擦了擦脸。

    丹丹见状,便让魏晨曦把手帕还给她,“我不还,娘子给了我便是我的东西了。”说完还隔着衣服按了按丹丹的手帕。

    魏晨曦很快就吃完了,他把食盒收拾好后拎在左手,右手伸出去帮着丹丹把一点散乱的发丝慢慢勾到耳后去,低下头和丹丹对视,低声开口说道:“你该回去了,我也要去读书了,你放心,那个姑娘的事我会解决好,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你一生一世一双人。”

    “嗯。”丹丹点了点头,“明日我不过来了,我身体吃不消,我们下一次见面该是六日后了,到时候我们去五哥府上拜会一下,你在国子监要自己好好照顾好你自己,有什么不够的你可以让王嬷嬷带话给我,我给你准备。”

    “知道了,你快回去吧。”魏晨曦催促道。丹丹点点头,拎上食盒转身就走了,而魏晨曦看着丹丹离去的背影,笑了笑,“可真是一点也不拖沓,也不知你说过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也罢,只要你在我身边就算是骗我,我也心甘情愿了。”

    丹丹回到家中不过三日,便接到了林毅文的帖子,要来拜访,丹丹急忙去门口迎接。“五哥,你要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让人准备准备。”

    “哼,还不是你,自从那日在东市分开之后,你都没有去找我,亏我还觉得我们的兄妹情感天动地,结果你都不把我这个哥哥放在心上!”林毅文半真半假的说道。

    “我本来说等相公休息的时候一起去拜访五哥的,可谁知道五哥居然自己就来了,快来和我说说京中八卦,我快无聊死了。”丹丹拉住林毅文的衣角摇了摇,期待的看着林毅文。

    看到丹丹这副撒娇的模样,林毅文的心软了下来,谁让自己只和这个妹妹合得来呢,林毅文叹气,“好了,我没怪你,你要让我站在大门口和你说吗?”

    “五哥快进来,快进来,春红,去把我的六安瓜片拿出来,给五哥泡一杯上来。五哥最爱喝这个了,对不对?”丹丹边说边领着林毅文进了府,两人在会客厅落座后,春红也端着沏好的六安瓜片走了进来。

    “五哥,我的好五哥,快和我说说京城的新鲜事,我闷在家里都快要闷坏了。”丹丹再一次期待的看着林毅文。林毅文看到丹丹期待的模样忍不住用手点了点丹丹的脑门,“你呀你,我不来找你你也不找我,我过来找你,你还要把我当作百晓生,我做哥哥的尊严何在?”

    “从小到大,也就是我俩最好,你是我承认的,唯一的兄长,好兄长,快说些八卦与我听,不然我都闷死了。”丹丹连忙打起了感情牌。

    林毅文看了丹丹一眼,呷了一口茶,才慢条斯理的开口说道:“要说最近的新鲜事还真有那么一桩,落玉公主你知道吗?”

    落玉?不是魏晨曦传闻中的尚主对象么,怎么会有她的传闻?丹丹面上不显,心里却燃起了八卦之火,“我初来乍到的,未曾知道有这么一位公主。”丹丹回答道。

    林毅文看了丹丹一眼才继续往下说道:“原来一直有传言说落玉公主养面首,可谁也没见过,所以一直只是传闻罢了,何况今上还想着在秋闱的学子中给落玉挑一个,养面首这种话自然是不能再说的,可谁知,就秋闱这段时间落玉公主在面首上出了岔子。”

    “怎么会出了岔子?不是只是传闻吗?”丹丹看着林毅文一脸疑惑。

    “落玉公主被看到和自家一个清秀的小厮在状元楼的客房里厮混,似乎是在这事上有些特殊癖好,竟然开了窗探出只着肚兜的身子,这状元楼自是最近最热闹的地方,人来人往的,这被看了个正着,已经不能容忍落玉公主狡辩了。”林毅文说完看了看丹丹,一拍脑袋,“你看我,好好的说这个干什么,我在给你说些其他的八卦吧。”

    “这,落玉公主......如此......开放吗?勾栏院的妓子们似乎也没有这么大胆的吧。”丹丹想象了一下当时的场景,整个表情一言难尽。毕竟就算是在现代也很少有这么开放的人。

    “落玉公主哭诉自己中了药,可就算是中了药,这名声也完了。何况之前一直有传闻说落玉公主在养面首,这谣言根本止不住。”林毅文想了想摇摇头才说道。

    “这下,落玉公主只能青灯古佛一辈子了,”丹丹想了想说道,“不过因为是天家的女儿,说不定这样对她是一种解脱。”

    紧接着,丹丹和林毅文兄妹二人又说了说其他的京中八卦,丹丹听后大部分都笑得乐不可支,林毅文也十分溺爱丹丹,丹丹想听的都和她说了说,丹丹听完了一下午的八卦觉得还是落玉公主的最令人惆怅,如果,上辈子魏晨曦尚主是真的话,那么就是魏晨曦,好惨一男的;如果是假的,后来的魏晨曦怎么就会传出尚主的谣言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