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在座的各位都要喊我祖宗

作者:拾筝 | 奇幻修真

收藏

  【端雅高逸小狼狗X又美又飒大萝莉】【双洁、独宠】战功赫赫,与诸侯争雄的女军侯嬴黎。眼瞅着皇位江山近在眼前,却一夕回到五百年的。死在开国之后,重活在灭国之际。苦逼的日子晚上没落下来,中间五百多年的好日子晚上没赶上了。嬴黎恼火到心口疼,为了美男江山金元宝,没办法边狂补历史知识,边对着皇位磨刀霍霍。一窝后辈全程嗷嗷喊着助攻即使了,偏那位高贵的的晋王爷也不正常地。外人都说晋王爷端雅高逸,是个柔和声音朗朗的翩翩君子。仅有嬴黎明白,这小崽子不对劲儿。他用狗盯肉包子的眼神看自己是几个意思?故意挑衅?觉得被不敬的嬴黎果断盯回家去,结果吃了大嬴黎靠在池边,瞧着满池花瓣,百无聊赖的拨动着水纹,心思完全被另一件事拿捏住了。。

在座的各位都要喊我祖宗_第70章:老皇帝一步步上套

    老皇帝听得脸色愈发很难看,其他人也都不吱声。“国师可有法子?”老皇帝非常笃信鬼神之说,对此并不生疑。夏徽玄一番沉思:“怕是要皇上当主持祭神才是,当然长乐坊被烧,镇压住之物也毁了,祭神亡灵,抚慰他们。”“不可能会。”老皇帝一口断然拒绝,他脸色铁青,对夏徽“国师可有法子?”老皇帝十分信奉鬼神之说,为此并不起疑。。...

    老皇帝听得脸色越发难看,其他人也都不吭声。

    “国师可有法子?”老皇帝十分信奉鬼神之说,为此并不起疑。

    夏徽玄一番思索:“只怕要皇上主持祭祀才是,毕竟长乐坊被烧,镇压之物也毁了,祭祀亡灵,安抚他们。”

    “不可能。”老皇帝一口回绝,他脸色铁青,对夏徽玄的这个主意极为不满:“长乐坊不过失火而已,那就闹得要朕亲自祭祀了?”

    他不愿意承认那场生祭的存在,也不敢承认。

    大周太祖刻意抹去的痕迹,他怎么能提及?

    提出来了,又让百姓怎么看待皇室?

    事情闹大,势必会有人去追究为何要嬴黎镇压邪祟一事,岂不有失皇室威严和颜面?

    想到这些,老皇帝便冷冷的看了嬴岐一眼,见他垂首不语,才瞥开目光。

    “如此...”夏徽玄垂眼:“便只能再建高楼镇压了。”

    老皇帝阴沉着脸:“若是放任,后果如何?”

    “只怕会蚕食大周气数。”夏徽玄总逮着老皇帝忌讳的地方说话,老皇帝的脸色更加不好了。

    御书房里寂静的可怕,就连嬴岐也默不作声。

    许久,老皇帝沉沉开口:“汉王,着令你主持修建长乐坊,务必要快,半个月,朕要看见长乐坊重现。”

    “是,儿臣领旨。”汉王信誓旦旦,心里却没底。

    夏徽玄把话说的那么玄乎,那地方的事他也多少有些耳闻,挺担心办不好差事的。

    出了宫,汉王便赶紧去工部搬救兵,当晚就动工,只是召不到民夫,只能调了士兵连夜赶工。

    老皇帝为此烦心,天擦黑就躲进了嬴妃的芷兰殿,闻着她亲手调制的梨蕊香,老皇帝心头烦躁少了许多。

    “臣妾近日在描红柳大家的字。”嬴妃坐下来,让人拿了笔墨过来:“皇上最善柳大家的字,能否指导臣妾一二?”

    她说这话,兀自沾了墨汁写起来,老皇帝微微起身看着,失望摇头:“到底没练好,柳大家的字哪是这样的?写的也太丑的。”

    “不丑。”嬴妃反驳回去:“自成一派。”

    老皇帝蹙眉,有些嫌弃,却没生气,而是自己拿了笔写下她的名字:嬴袖。

    “笔锋需凌厉些才是。”

    “臣妾手腕无力,写不出来。”嬴妃把丢在桌上:“既然皇上嫌弃,那臣妾不写了,换一家练吧。”

    老皇帝又是一阵嫌弃:“你这脾气,朕也无话可说。”

    他依旧靠在小榻上,宫女奉茶,他也不喝,只是一脸疲惫,嬴妃挪过去,替他揉着鬓边。

    “皇上。”胖太监进来轻声禀报:“皇后娘娘有事要与皇上商议。”

    老皇帝不为所动,仿佛没有听见。

    胖太监忙看了一眼嬴妃,嬴妃依旧神色清冷,也不搭理他。

    “就说朕已经歇下了。”老皇帝十分不愿意到杨皇后那里去,胖太监一出去,他就吐槽起来:“闹了那么多事,皇后必定有许多碎嘴话要和朕说,朕懒得听她啰嗦。”

    嬴妃面无表情:“皇后娘娘乃后宫之主,目光长远见识广阔,排忧解难历来不在话下,皇上若是真的有事心烦,可万万不能耽误才是。”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