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予你希鸽

作者:十井安 | 网游动漫

收藏

  希鸽你曾说你的名字代表了和平跟希望能现在的我总会觉得好气可现在的我想说你,你是我漫长的旅程岁月里的几道光。希鸽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但怎么都睁不开,就要死了吗?外婆怎么办,她还在等我回家,她还不想死,有好多事这辈子都没能来得及去做。。

    车子缓缓地的开着,路旁挺拨的树木,枝头在风中晃动着,偶而一两片树叶飘荡,夏天的结束了了,放佛林希鸽所有的快乐……也结束了了,林希鸽哭累了就靠着窗边睡了过去的,睡的并不安安稳稳又是那场噩梦。一直到身边的林父把她喊醒,才缓了回来,车子停在了一栋居民楼下,希鸽怔怔地的直到身边的林父把她叫醒,才缓了过来,车子停在了一栋居民楼下,希鸽怔怔的看着眼前这座高楼,不是那座老旧的筒子楼了,希鸽随着林父走进楼里,到了3楼301停了下来,林父打开了门,带着希鸽走了进去。。...

    车子缓缓的开着,路旁挺拔的树木,枝头在风中摇晃着,偶有一两片树叶飘散,夏天结束了,仿佛林希鸽所有的快乐也结束了,林希鸽哭累了就靠着窗边睡了过去,睡的并不安稳又是那场噩梦。

    直到身边的林父把她叫醒,才缓了过来,车子停在了一栋居民楼下,希鸽怔怔的看着眼前这座高楼,不是那座老旧的筒子楼了,希鸽随着林父走进楼里,到了3楼301停了下来,林父打开了门,带着希鸽走了进去。

    希鸽看着门内的场景,一切都很好,整个房子所有的东西都是新的,就连踩在脚下的地都不是水泥地,而是价格不菲的新地板,客厅里一张长长的沙发应该要不少钱,希鸽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林父拿着拖鞋给希鸽换上。

    希鸽换好后跟在林父身后,林父带着他介绍每一个房间,这个房子三室一厅两卫,有100多平方,应该要不少钱吧。

    走到右侧的房间停了下来,打开门,看着屋内的场景都是粉色的,粉色的床,粉色的背景墙,连床单都是粉色的,满足了所有女孩子的公主梦。

    林父看着希鸽笑着问道:怎么样?喜欢吗?

    林希鸽点了点头,林父又带着她走到衣柜旁,打开衣柜就发现各式各样的小裙子,还有各种季节的外套裤子衣服,所有都是新的。

    林父很大方的对着希鸽说:要是有不合适不喜欢的跟爸说,爸爸都会给你最好的。

    林希鸽看着眼前的林父笑了笑“知道了,爸爸。”

    看着属于自己的房间,还是有些不习惯,她习惯了跟姐姐睡在一起,一旁的林父却不知道,拉着希鸽到学习桌上,桌子上是一台台式电脑,在这个年代没几家有,桌子旁有一个很大的盒子立在那里,装着什么。

    林父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把大提琴,转头对着希鸽说:希鸽呀,女孩子得学点艺术有关的,烘托自己,不能天天总在外面疯玩你说是不是?

    林希鸽听懂了林父的意思乖巧的点了点头,林父趁机说了给希鸽报了几个艺术班,价格都不菲,希望她好好学。

    林希鸽没反抗,听着林父的安排,林父还从桌子里拿出了一个新款的手机递给了林希鸽,是小灵通,现在能有手机的不多,这手机应该也很难买吧,“这手机给你的,我的电话已经存好了,平时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去学校就不要带了,影响学习。”

    希鸽看到手机还是很高兴的,榕城离棣市有500多公里,不能常常回姥姥家,但是可以经常给姥姥打电话,还可以跟顾陌联系。

    把手机收下后,林父就带着希鸽出门了,到了楼下林父走到了一辆小汽车旁,打开车门让希鸽坐了进去,希鸽有些茫然,她爸这么有钱的吗?那为什么上辈子不曾出现过?

    总觉得好像自己的重生发生了很多的变化,让她有些慌张,但想到自己的父亲总不会害自己就坐了进去。

    林父开着小汽车到了一家饭店门口,把车停好后带着希鸽走了进去。

    进到一个包房的时候看着房间内的椅子上已经坐满了人,林父给希鸽介绍着,希鸽对着每个人都打招呼。

    坐在上座的是希鸽的爷爷奶奶,旁边的就是姑姑跟姑父,还有二叔跟二婶,三叔还有三叔家的儿子,最后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林父让她叫岚姨,说以后会跟他们一起生活。

    林希鸽心里颤了一下,原来是后妈啊。

    表面上都打过了招呼,只有那所谓的爷爷奶奶不冷不热的,连看都懒得看她,希鸽也不在意,本身她也不喜欢这所谓的爷爷奶奶。

    四岁那年林父失踪,姥爷曾经带着希鸽去找过这对所谓的爷爷奶奶,那时候林家还没有钱,这对爷爷奶奶还住在铁道旁的山里,人家直接说了“这就是个女孩,我们老林家不要女孩,留在这给口饭吃可以,上学不行,长大了就帮家里干活吧。”

    姥爷一听这哪行啊,看着四周都是山,旁边还有铁道,希鸽万一想家,再顺着铁道跑回来,火车过来不直接压死了!

    姥爷也就打消了给希鸽放在这里的念头,左右就是个孩子,一个是养另一个也能养起,不能留在这毁了她,就这样我在姥爷家养了8年。

    希鸽懒得看那对爷爷奶奶,倒是一边的姑姑把姑父推开让我坐到她身边。

    我乖巧的坐了过去姑姑对着我说:都长这么大了?你刚出生时我还经常抱着你呢,那时候大嫂,就是你妈,那个时候对我很好,你爷爷奶奶就是那样,老一辈思想,你别怪他们。

    我点了点头,心里想到我不怪他们,我只是懒得搭理他们。

    姑姑又说道:开学那天我去你家接你,听说你成绩不错,我给你安排的我们学校的重点班,好好学,别给姑姑丢脸。

    我对着姑姑笑了笑,这个环境太过陌生,这是第一个对我示好的人,也是我的亲姑姑。

    吃着饭,二婶突然叫我陪她去上厕所,二婶是个天津人,说话的口音很重,每说一句话就跟说相声一样,是个很有趣的人,对我也没有恶意。

    拉着我走到洗手间嘱咐了一些话,她又环顾了一下四周小声的说道:希鸽呀,二婶不属于这个家的人,但二婶看的明白,你爸突然找你回来没好事,那个你叫阿姨的娘们,心眼可多了,但你爷爷奶奶喜欢,你可注意点她,她可不是啥好人,跟了你爸一年就把这些人安排的明明白白,你可别啥都听你爸的知道不?

    我感激的看着二婶点了点头,二婶又把她的电话号存了进来,告诉我要是有啥事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是好惹的,不怕那个女的。

    我们两个离开了卫生间,刚才进来时没注意观察,现在再一看每个人都心怀鬼胎,我心里冷笑了一下,果然突然把我找回来就没什么好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