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予你希鸽

作者:十井安 | 网游动漫

收藏

  希鸽你曾说你的名字代表了和平跟希望能现在的我总会觉得好气可现在的我想说你,你是我漫长的旅程岁月里的几道光。希鸽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但怎么都睁不开,就要死了吗?外婆怎么办,她还在等我回家,她还不想死,有好多事这辈子都没能来得及去做。。

    林希鸽脱掉厚实的外套,换了件在家里穿的衣服就出了,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林父笑着对林希鸽地说:希鸽呀,听你姑姑说你这一次考了年级第一,成绩很不错再次能保持啊,爸爸没白培养出来你,可要好好的学奥。说着这些话就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红包递过来了林希鸽,林希鸽说了林父笑着对林希鸽说道:希鸽呀,听你姑姑说你这次考了年级第一,成绩不错继续保持啊,爸爸没白培养你,可要好好学奥。。...

    林希鸽脱下厚重的外套,换了件在家里穿的衣服就出来了,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林父笑着对林希鸽说道:希鸽呀,听你姑姑说你这次考了年级第一,成绩不错继续保持啊,爸爸没白培养你,可要好好学奥。

    说完这些话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包递给了林希鸽,林希鸽说了句谢谢爸爸就收下了,摸着红包,还挺厚,挺好。

    一边的爷爷脸上也没了以往的厌恶,表情淡淡的说了句,好好学吧。

    爷爷身边的奶奶依旧很讨厌她开口就是女徳教育,“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还不是要找个人嫁了,你给她报那么多学习班是个傻子都能学好了,不然钱不白花了。”

    林希鸽对着她翻了个白眼,随后笑眯眯的说道:是啊,奶奶,女孩子读书特别没用,你看我姑姑也就是当了个教导主任而已,还是你这样好在家什么也不干光说话就够了。

    奶奶听完这话刚要骂她,林父就赶紧按住她,“妈,你这是干嘛呀,现在男孩女孩都一样,咱们一家人好好吃顿饭不行吗,希鸽给奶奶道歉,她不管咋样是你奶奶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希鸽倒是反应快,快速的对着奶奶笑着道歉,“奶奶,真是不好意思啊,都是我不对,不应该顺着你的话说的,下次我会注意的。”

    说完就把头转到了一边,也不管一边的奶奶气成什么样,说话那么毒,自己的亲孙女都不放过,气死了拉倒,看着都烦。

    岚姨端着一道道菜走了出来,笑着对林父说道,我去叫若雪。

    希鸽听着这个名字有点疑惑,若雪?应该不是沐若雪吧,肯定不会,沐若雪怎么会现在出现,怎么会跟这一家人认识,林希鸽心里忐忑不安,直到岚姨把所谓的若雪领出来,林希鸽睁大了眼睛,有一瞬的惊讶,那不是别人,正是沐若雪。

    别问希鸽为什么会认出来小时候的沐若雪,就算是她化成骨灰,希鸽都会记得这个害死她的人,一个披着羊皮的狼。

    虽然很惊讶但想了下,现在沐若雪还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俩都是稀有血型,她能给她提供生命。

    恢复面色平静的林希鸽看着岚姨,岚姨轻声开口“希鸽,来认识一下,这是我女儿,叫沐若雪,比你大两岁,你管她叫姐姐就行,若雪从小身体就不好,也没什么朋友,阿姨看你是个好孩子,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啊。”

    林希鸽紧盯着沐若雪,随即嘴角扯出一抹笑,好听的声音传出一句“姐姐?这是哪里来的姐姐呀。”

    岚姨没听明白她的意思,但林父听懂了,对着其他人说先吃饭,拉着希鸽就走进了希鸽的房间。

    进了房间里两个人谁都没说话,最后还是林父先开的口“希鸽呀,我看你是个懂事的,这是你岚姨的女儿,父亲早早就去世了,你岚姨带着个女儿不容易,她跟了我我就不能不管她女儿对吧,你是个好孩子能理解的。”

    希鸽就这么用着一双幽深的矇子,看着林父,林父被看的有些心虚,又开口说道:爸爸这么多年就一个人,现在咱们这个家很完美,我不希望有人破坏这种氛围,你可以放心我对你不会不好,你是我的亲生女儿,这点道理我还是知道的。

    林希鸽冷笑了两声,对着林父说道:我今天没什么胃口,你们先吃饭吧,我很累了想先睡会,可以吗,爸爸?

    林父看着她的样子,以为她暂时接受不了,就点了点头,说了句“好好休息,我叫你岚姨给你留饭,饿了记得去吃。”

    林希鸽点点头,林父就出去了。

    林父出去的时候没关门,林希鸽看着桌子上的五个人,真的很像一家五口呢。

    希鸽把门关上,听着门外五个人说话唠家常的话就觉得好好笑,所谓的爷爷奶奶连自己的亲孙女都厌恶,却对着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嘘寒问暖,所谓的爸爸对着她说不希望有人破坏这个氛围,有人是什么人?是她吗?

    上辈子害死她的杀人凶手就坐在她的家里感受着家人的温暖,她早就不该对这唯一的父亲心里还怀着那么一丝期待,上辈子林父应该都不曾想起过她吧,怪不得沐若雪说她在榕城长大,跟秦彦也是在榕城认识的,只是大学考到了京都。

    因为身体病弱的原因沐若雪曾经休学过两年,大学开学的时候跟希鸽分到了一个寝室也是同一个专业,在沐若雪刻意的接近下,她与沐若雪成了所有人眼里最好的闺蜜。

    每次听着沐若雪跟爸爸妈妈打电话,她都会羡慕,觉得她爸妈对她真好,什么都给她最好的,那个时候希鸽也会想到自己的爸妈,沐若雪还会主动安慰她。

    现在想想真的太可笑了,她的爸爸就是自己的父亲,那么她被害死这件事她的父亲就功不可没了,甚至这个家里的人每个人都是帮凶。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无论她怎么躲都躲不开,那就正面刚吧,她真的很期待这辈子她的父亲会怎么做呢,是选择身体健康成绩优秀的亲女儿呢,还是身体病弱无时无刻都需要钱来维持生命的继女呢?

    沐若雪上辈子不是最爱演戏吗?那她这辈子就陪她演个够。

    希鸽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扯了扯嘴角,露出笑容走了出去。

    走到餐桌的时候拍了拍沐若雪的肩膀,沐若雪回过头,希鸽对着她开口,“若雪姐姐你好呀,我叫林希鸽,以后一定要好好相处。”

    沐若雪有些没想到,皱了下眉,岚姨在旁边推了她一下,她才反应过来扯了一抹笑容回道:希鸽妹妹你好,以后还要麻烦你多多照顾我了。

    “我当然会好好照顾你的,一起期待未来的日子吧,沐若雪姐姐。”

    沐若雪总觉得林希鸽很奇怪,她看着岚姨没再说什么,可林父看着林希鸽的样子却很满意,拍了拍希鸽的手,欣慰的说道:我就知道我女儿差不了,随我,哈哈,以后咱们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生活,让别人羡慕我有两个漂亮的女儿。

    林希鸽看着沐若雪的样子,漂亮?哪里漂亮,哪怕是长大后的沐若雪也只能算是个五官平平的普通人,顶多是清秀,就是因为病弱的原因,让人能起怜惜之情罢了。

    林希鸽马上对着林父撒娇道:爸爸的女儿当然是最漂亮的了,爸爸你说我漂亮吧!

    林父笑咪咪的摸着希鸽的脸,夸道:漂亮,我的希鸽最漂亮,这脸随你妈了,长得好看,长大以后肯定是个大美人,智商随爸,学习也好,我女儿最优秀了。

    希鸽突然打了个回马枪回来,让沐若雪的关注降低了不少,一家人各怀心思的吃完了这顿饭,爷爷奶奶回家后,林希鸽打了个招呼就回到屋子里了。

    回到屋子里的林希鸽,拿着睡衣就走向了浴室,把门锁好,开着淋浴头冲向自己,拿着属于自己的香皂狠狠的搓向自己的脸,哪怕被林父摸了下脸她都觉得恶心。

    直到洗了十多遍脸,又洗了个澡才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红红的,希鸽只觉得满意,那种恶心的感觉不在了就好。

    躺上了床,想了想今天的事梳理了一下,今天这些事给她的打击不小,实在太过疲累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