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作者:屠鸽者 | 网游动漫

收藏

  方诚被砍下脑袋。 被刺穿了心脏。 被塞了满嘴大蒜。 被拉到阳光下曝晒。 被愤怒的的仇敌碎尸万段。 方诚重生了,对仇敌们将手双手:“跟你们彻底摊牌,实际上我也不是吸血鬼!”众人大吼:“我信你个鬼!” ………… 书友群:692761646 全订群:746181378,后台留言截屏给管理员。深夜,雨后的街道。。

    “叶玉卿?叶子楣?”朝香明惠一脸迷惘:“也没哦,我是独女,方君忘了了吗?”方诚抽回胡思乱想的念头,提问道:“那所以是我猜错了。”朝香明惠又夸赞了一句:“方君,你现在的的发型很很适合呢。”方诚用手捋了捋短发,不客套道:“我也这么会觉得,本来而已想以朝香明惠又称赞了一句:“方君,你现在的发型很适合呢。”。...

    “叶玉卿?叶子楣?”

    朝香明惠一脸茫然:“没有哦,我是独女,方君忘记了吗?”

    方诚收回胡思乱想的念头,回答道:“那应该是我记错了。”

    朝香明惠又称赞了一句:“方君,你现在的发型很适合呢。”

    方诚用手捋了捋短发,不客气道:“我也这么觉得,原本只是想以死宅的身份与你们相处,换来的却是疏远,所以我摊牌了,露出作为帅逼的本来面目。”

    朝香明惠捂着嘴,笑得双眼都是眯起来,同时心中也很惊讶方诚的性格变化。

    换做以前他是绝对说不出这样自恋的话来。

    毕竟他坐着,而朝香明惠就站在面前,眼前的视野被占据了大半。

    说起来可能有点下流,但方诚就是个老色批,所以他很坦诚的多看了两眼。

    主角位上的受弱男同学听到方诚自吹自擂的话,不屑的撇撇嘴,又朝他投来隐秘的,羡慕的眼神。

    似乎在羡慕他能够光明正大的欣赏美景。

    朝香明惠当然也注意到方诚毫不遮掩的眼神,脸颊微微一热,下意识的向后躲开。

    恰好此时上课铃声响起,朝香明惠小声对方诚说道:“方君,待会午饭一起吃吧,我有些事要跟你说。”

    “行。”

    方诚点点头,跟美少女吃饭总是赏心悦目的,说不定还能促进消化。

    等朝香明惠回到自己座位后,方诚扭头对主角位上的受弱男同学说道:“佐藤,你喜欢朝香明惠吗?”

    佐藤隼人还在惊讶方诚竟然主动跟他说话,等听清方诚的话后立刻大惊失色:“没、没有这回事,方同学,不要说些奇怪的话。”

    方诚笑道:“那我就告诉她,你不喜欢她?”

    “不要!”

    佐藤隼人下意识制止,然后在方诚意味深长的“哦”声中,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

    “喜欢朝香同学的人并不是我,而是我的一个朋友。”

    “你说的那个朋友是不是你?”

    佐藤隼人有些手足无措,只能双手合十,朝方诚低下头:“方同学,请不要在朝香同学面前提起我,拜托了。”

    “那真遗憾,本来我还打算撮合你跟朝香明惠呢。”

    “真的吗?”

    佐藤隼人激动的抬起头。

    “骗你的。”

    “我就知道!”

    他充满失落的低下脑袋。

    “不过我已经把我们的对话录音了,一会给她看。”

    “不要啊!!”

    “骗你的。”

    “啊!!”

    佐藤隼人双手揪着头发发出一声悲鸣,直接缩到一边瑟瑟发抖,仿佛要躲避方诚这个恶魔。

    方诚心情愉悦,要是神崎凛那个女人也是如此天真就好了。

    任课老师很快就出现了,很可惜不是什么未婚的美丽御姐,而是油腻肥胖的中年男性。

    油腻老师教授的是数学,方诚完全跟不上进度,只能从头看起。好在他穿越前也是正经大学毕业的,高中学识还没有完全忘干净,自习应该没问题。

    上学这件事在他心中优先度比较靠后,但也不能完全放弃。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方诚倒是想混个大学文凭出来,至少不能当一个文盲。

    有文凭也算是一条退路,以后要是发生什么意外,也能找工作养活自己。

    此外,学生身份对方诚而言也算是一张保护牌,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神崎凛这种官方人员至少不能明目张胆对他一个学生怎么样。

    早上剩下的三节课在方诚的自习中很快就过去了,午间休息时间,大部分学生都掏出自带便当。

    方诚两手空空,只能选择去食堂购买,他也吃不惯冷饭冷菜。

    朝香明惠似乎真的有紧要事跟方诚说,害怕他溜走了,下课后就亦步亦趋的跟着。

    两人在校园内找了处无人的地方坐下,方诚扭头看她:“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朝香明惠微微一笑:“方君,吃完再说吧。”

    “行。”

    两人边吃边聊,说的都是校园中一些很常见的话题,还有一些小八卦之类的。

    方诚注意到朝香明惠的便当十分朴素,肉类只有鸡蛋,数量还很少。

    加上平时的衣着打扮,可以推测出朝香明惠的家庭条件很一般。

    原主深埋的记忆此刻才姗姗来迟,朝香明惠以前也是中产之家,父亲去世后才变得窘迫。

    她对方诚的额外照顾,有多少是出于同病相怜的心理呢?

    两人吃完午饭,终于开始谈正事了。

    朝香明惠的手指揪着裙角,目光盯着地面,好像要看出花来一样。

    “方君,最近不来上学……是因为我的缘故吗?”

    方诚仔细想想才明白朝香明惠说的是哪件事。

    那件事确实导致了原主逃学。

    他摇头道:“不是,最近在处理父母医保的事情,没空来上学。”

    朝香明惠下意识转过头来,想要看方诚是认真的还是在逞强。

    她没有从方诚脸上看到任何紧张或者勉强,神态极为自然。

    “原来是这样,那是我多心了,对不起,让你看笑话了。”

    朝香明惠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是失落还是松一口气。

    两人又聊了几句,朝香明惠才起身离去。

    方诚也正准备离开,一个熟悉的身影陡然从旁边的花圃后走出来。

    神崎凛。

    她穿着学校制服,没怎么打扮,却艳光四射。

    柔顺的黑长直,吹弹可破的肌肤,精致完美的容颜,以及凹凸有致的身材,妥妥的女神范,怪不得能让无数男生跪舔。

    方诚看到她却像看到苍蝇一般恶心,怎么哪里都有你。

    神崎凛无视了方诚不友好的眼神,转而看向离去的朝香明惠:“方同学,你喜欢她吗?”

    今天来到学校后,神崎凛就查阅过方诚的资料,也了解他平时在学校的表现和为人。

    虽然档案的字数不少,但字里行间只透露出两个字——普通。

    普通到不起眼,普通到泯然众人矣。

    但方诚的过往越普通,就让神崎凛越坚信这其中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才不信一个普通人会在极短时间内获得惊人的行动力和毅力。

    今天方诚跑到学校来让神崎凛颇感意外,而看到他在大白天下活动,对他吸血鬼的身份又一次产生了些许动摇,忍不住过来看一眼。

    神崎凛这句话让方诚感到有点熟悉,好像不久前在哪听过。

    他也看向朝香明惠消失在拐角的背影,回答道:“窈窕淑女,君子好球,请你给我一个不喜欢她的理由。”

    神崎凛表示幸灾乐祸:“可你们的进展似乎很不顺利。”

    她躲在花圃后面听得一清二楚。

    方诚没有半点不好意思,耸耸肩承认了:“是啊,我给她写了情书,然后被拒绝了。”

    朝香明惠是个很温柔善良的女孩,乐于助人,这容易让人产生错觉“她是不是喜欢我?”

    原主就上当了,用情书发起进攻的号角,然后瞬间被击沉,意志消沉开始逃学。

    他没有注意到,朝香明惠是中央空调类型,对谁都很亚撒西,对方诚颇为照顾也是有特殊原因在内,并不涉及到男女情感。

    见到方诚自爆黑历史,神崎凛正要嘲笑,却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表情不由得一僵。

    “方同学?你好像也给我写过情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