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作者:屠鸽者 | 网游动漫

收藏

  方诚被砍下脑袋。 被刺穿了心脏。 被塞了满嘴大蒜。 被拉到阳光下曝晒。 被愤怒的的仇敌碎尸万段。 方诚重生了,对仇敌们将手双手:“跟你们彻底摊牌,实际上我也不是吸血鬼!”众人大吼:“我信你个鬼!” ………… 书友群:692761646 全订群:746181378,后台留言截屏给管理员。深夜,雨后的街道。。

    方诚没想起会在这个地方看见了朝香明惠。鹿岛学园的学费可不贵,中产家庭咬牙才能奉养一个孩子入读,第四层的普普通通工薪家庭就别想了,否则成绩优异表现到靠奖学金就能狂扫一切障碍。因为朝香明惠的家所以在第三层才对,怎么大半夜遛达到这个鬼地方来?方诚把摩托鹿岛学园的学费可不便宜,中产家庭咬咬牙才能供养一个孩子入读,第四层的普通工薪家庭就别想了,除非成绩优异到靠奖学金就能横扫一切障碍。。...

    方诚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看见朝香明惠。

    鹿岛学园的学费可不便宜,中产家庭咬咬牙才能供养一个孩子入读,第四层的普通工薪家庭就别想了,除非成绩优异到靠奖学金就能横扫一切障碍。

    所以朝香明惠的家应该在第三层才对,怎么大半夜溜达到这个鬼地方来?

    方诚把摩托车停在路边的开阔路段,一转头就能看见,还上了锁。

    他就不信这都能被偷,要是再被偷一次,非得脑淤血不可。

    停好车后,方诚向朝香明惠走过去,之前在学校被三个女生寻仇之后,隔天朝香明惠就恢复正常,继续上学。

    佐藤隼人忙活一顿后什么真相都没调查到,只是确定朝香明惠和那三个女生的确在前一天发生过肢体冲突。

    方诚并不关心这些与他无关的事,却没想到会在这碰上明显情绪不对的朝香明惠。

    说实话他是很想当做没看见,直接去忙自己的事。

    但一想到明天可能会看到‘女高中生因不明原因跳河自杀’的新闻,他最后还是踩下了刹车。

    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吧。

    朝香明惠呆呆看着江户川,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完全没听到方诚靠近的脚步声。

    方诚停下脚步,看着朝香明惠满是泪痕的侧脸,忽然有种把她抱起来然后丢下去,看她在水里扑腾的冲动。

    这个充满恶趣味的念头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方诚惊讶的看到,朝香明惠缓缓的抬起一只脚,踩在栏杆上。

    好吧,不用自己抱,她自己就要起飞了。

    方诚在要不要‘拿出手机来记录一下跳河现场’以及‘做人不能太没良心’之间反复横跳。

    最后他还是伸出手,在朝香明惠的后脑上轻轻一敲。

    “啊!”

    朝香明惠抱着脑袋痛呼出声。

    她抬起头看到方诚后又是一呆:“方、方君?怎么是你?”

    方诚笑着打招呼:“晚上好。”

    朝香明惠看着他的笑脸,顿时气呼呼的鼓起脸颊:“方君,你打我干什么?好疼啊。”

    “我这不是看你要跳河自杀嘛。”

    方诚挥了挥手刀:“所以就打算把你打晕带回家,这可是英雄救美,说不定你会因此爱上我,然后我拒绝你,你不服气就用兔子来色诱我……”

    听着方诚说些不着调的话,朝香明惠噗嗤一声笑出来:“哪有人会用你这种方式来英雄救美啊,再说,我自杀也……”

    她忽然一愣,然后猛地转过身去,拼命用衣袖擦着脸上的泪痕。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眼泪却越擦越多。

    方诚没有理她,双手靠在栏杆上,眺望着夜色下的江户川,朝河里飘过的垃圾吐了口唾沫。

    哎嘿,中了。

    好一会,朝香明惠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她背靠着栏杆,低着头。

    “方君,这个时候男孩子不是应该安慰一下哭泣的女孩吗?至少掏一张手帕或者纸巾给她,你这样将来可是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你是第二个咒我找不到女朋友的人,将来要是真找不到,你们可得负责。”

    方诚扭头对朝香明惠道:“另外,无故对你好的男孩子,肯定是在馋你的身子,你最好给他一巴掌,让他清醒清醒。”

    朝香明惠沉默半晌,才低声道:“谢谢。”

    她很感激方诚什么都没有问,让她保留了最后一点自尊心。

    可同时也很失落,为什么方诚不问。

    她心中积蓄的郁气和压力已经像洪水,快要把她压垮了。

    这股压力迫切需要一个宣泄的缺口,哪怕理由或者借口都好,只需要方诚问一句‘发生什么事了’。

    可他根本就不问,根本不给这个机会,宁愿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朝香明惠不知道这究竟是一种温柔还是一种残忍,她只知道自己的情绪已经开始不对劲。

    方诚忽然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朝香明惠默默的点头,脸色苍白,双眼茫然,就像一具毫无生气的人偶。

    方诚看着她已经哭红肿的双眼,微微叹了口气。

    自己果然是个心软的温柔好男人,谁敢说自己是钢铁直男就跟谁急。

    他问道:“你刚才真的想死吗?”

    朝香明惠吃惊的抬起头,她看着方诚,张了张嘴,下意识要像往常一样否认。

    “我……我……”

    张开的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反而是眼泪又一次汹涌而出,止都止不住。

    方诚忽然抓住朝香明惠的手,她受惊似的挣扎了一下,力道很小,没有挣开。

    方诚把她的衣袖往上一捋,看到雪白的胳膊上有着触目惊心的伤痕,旧的新的叠在一起,形成丑陋扭曲的疤块。

    朝香明惠整个人颤抖起来,似乎最隐秘的心事终于被人发现。

    方诚把她的衣袖拉下来,又伸手去摘她鼻梁上的眼镜。

    “不要!”

    朝香明惠的反应忽然变得激烈起来,她甩开方诚的手,后退两步跟他拉开距离。

    “怎么,摘下眼镜你就会变成马猴烧酒?”

    方诚笑了笑,给了她一个轻轻的脑瓜崩,转身朝摩托车走去:“走吧,送你回家。”

    朝香明惠双手捂着脑袋,目光追随着方诚的背影,一时间怅然若失,完全搞不懂他是什么意思。

    迟疑了一会,她才擦干眼泪跟上去。

    坐上摩托车,朝香明惠犹豫了几秒,才把双手轻轻搭在方诚的腰上。

    她没有问方诚这摩托车是怎么来的,也没有问他有没有驾照,大半夜到这里来做什么。

    正如方诚对她的事情什么都没有问。

    “你家在哪?”

    听着方诚夹着风的话,朝香明惠说了一个地址,离这里不远,是一处群租区。

    方诚没有再问,朝香明惠的家庭住址来到第四层,显然是家中出了变故,从中产沦落。

    “我要顺路先去一个地方,再送你回家。”

    方诚发现那个叫月光星希的女人,地址就在去朝香明惠家的路上,正好可以顺路过去。

    朝香明惠对方诚的决定没有意见,她现在的心思也完全不在这,大脑一直在放空。

    等回过神来时,朝香明惠发现方诚带她来到附近最著名的一条花街中。

    这是一条日式花街,两边建筑都是仿古的,经营着一些古香古色的小店。

    这里十分很有名,周围的居民如果有闲钱,夜里都会来这里打发时间,连二三层的大人物,有时也会闻名而来。

    方诚将摩托车停在一家从外表看很普通的居酒屋门前,让朝香明惠在外面等着,顺便帮忙看车。

    他将假面骑士的面具掏出来戴上,然后拉开居酒屋的大门走进去。

    在方诚进去后,朝香明惠注意到,居酒屋的大门自动关上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