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作者:屠鸽者 | 网游动漫

收藏

  方诚被砍下脑袋。 被刺穿了心脏。 被塞了满嘴大蒜。 被拉到阳光下曝晒。 被愤怒的的仇敌碎尸万段。 方诚重生了,对仇敌们将手双手:“跟你们彻底摊牌,实际上我也不是吸血鬼!”众人大吼:“我信你个鬼!” ………… 书友群:692761646 全订群:746181378,后台留言截屏给管理员。深夜,雨后的街道。。

    “方君?”朝香明惠直接傻了眼了:“你在做什么啊方君?”“这是个小偷。”方诚顺口回了一句,接着伸出手把握住南宫沙耶的衣服,把她从地上拽出来:“你追踪我?”的话真的这么不知死活,方诚不不介意给个机会,让她余下的一条手臂和两条腿都改成机械的。南宫沙耶被方方诚随口回了一句,然后伸手抓住南宫沙耶的衣服,把她从地上拽起来:“你跟踪我?”。...

    “方君?”

    朝香明惠直接傻眼了:“你在做什么啊方君?”

    “这是个小偷。”

    方诚随口回了一句,然后伸手抓住南宫沙耶的衣服,把她从地上拽起来:“你跟踪我?”

    如果真的这么不知死活,方诚不介意给个机会,让她剩下的一条手臂和两条腿都换成机械的。

    南宫沙耶被方诚一拳打得晕头转向,闻言才回过神来,大怒道:“谁跟踪你了,这里是我家,你放开我!!”

    她把几个小弟送到医院去,结果医药费不够,只能忍着伤痛跑回家来拿钱。

    没想到在家门口都能碰到这个煞星,一见面就不由分说的给了一拳。

    关键是南宫沙耶还打不过这臭小子,简直要气哭。

    看着南宫沙耶愤怒中带着委屈的表情,方诚疑惑的扭头看向朝香明惠:“这不是你家吗?”

    朝香明惠回过神来,连忙道:“我们都是这里的租客。”

    她迟疑着说道:“方君……能不能先放她下来。”

    方诚一听才知道是误会了,立刻将南宫沙耶放下来,还细心的替她整理一下领口:“不好意思打错人了,谁叫你突然开门吓我一跳,下次别这样。”

    南宫沙耶怒视着他,气得牙痒痒。

    这混蛋明明揍了人,却还一副是你不对的样子。

    要不是现在医院里还有几个小弟在等救命,南宫沙耶非得再跟他干一场不可。

    她用力拍开方诚的手,冷着脸色,绕过他向外走去。

    朝香明惠她也很熟悉,两人关系还挺好的,此时却没兴趣问小妹妹怎么跟这个小混蛋混在一起。

    等南宫沙耶走出去后,方诚招呼朝香明惠一声,走进屋内。

    “这人是小偷,你不知道吗……”

    方诚的声音传了出来,让南宫沙耶脚下一顿。

    她的表情微微有些僵硬,但很快就恢复平静,大步走入深沉的夜色中。

    方诚还以为朝香明惠不清楚南宫沙耶一群人偷东西呢,随口就提醒了一句。

    朝香明惠沉默了一下,才小声道:“南宫姐对我挺照顾的。”

    “照顾?”

    方诚扭头打量着朝香明惠,笑道:“小心人家把你当成猪仔卖,尤其是你这种好生养的。”

    朝香明惠一时间没能理解好生养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她搬来这不久,虽然从不过问别人的事,但也渐渐了解到同居的南宫沙耶是一个怎样的人。

    他们那群青年在本地的名声很不好,主要是经常偷盗东西。

    南宫沙耶是里面唯一没有犯罪记录的,她开个汽修店勉强维生,还要经常帮小弟们赔钱和去警局捞人。

    如果不是这群小弟拖累,南宫沙耶也许已经靠着自己的手艺赚到钱离开第四层了。

    这些朝香明惠都没有说出来,大概也知道说了没什么意义。

    “方君,好生养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屁股大,能生孩子。”

    “你……”

    朝香明惠顿时红了脸,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她的脸皮还是太薄,换成神崎凛来,心跳都不会变化一下。

    富婆的脸皮厚得跟脚皮一样,早就对这种程度的黄腔免疫了

    两人在玄关脱下鞋,沿着短短的走廊进入客厅。

    屋内的格局摆设没什么好说的,只能说普通,只是采光有些不好,让整体环境显得有些阴暗。

    “方君,你先坐一下吧,我给你倒杯水。”

    朝香明惠招呼着说道,人家特意把她送回来,总不能直接就送客,至少得喝杯水才行。

    方诚也不跟她客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有茶吗?不要太浓,咖啡也行,要加糖。”

    他可不只是单纯送朝香明惠回家而已,自然不会掉头离开。

    “只有红茶可以吗?”

    “行。”

    看到方诚像个大爷一样,朝香明惠抿嘴轻笑一声,转身朝厨房走去。

    在朝香明惠离开后,方诚又站起来,在客厅里走动,四处打量。

    大半夜带一个同龄男性回家,朝香明惠居然半点犹豫都没有,难道不怕家长误会?

    客厅看着普通,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角落里倒是有个灵龛,不过上面盖着布,根本看不见。

    “咔嚓!”

    一声细微的动静忽然引起方诚的注意,他扭头看去,客厅边上的房间门被缓缓打开,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和朝香明惠有着八九成的相似,年轻时绝对是个大美女。

    不过此时她神情憔悴,脸色苍白,眼睛下有两个浓浓的黑眼圈,简直就像修仙大成者。

    这位应该就是朝香明惠的母亲了,方诚正要打招呼,却发现对方怔怔的看着自己,双眼一下子就红了。

    “小诚?真的是你吗?”

    朝香明惠的母亲眼中蓄满泪水,嘴里轻呼着小诚的名字,脸上带着不敢置信和惊喜的表情,一步步朝方诚走来,

    方诚一头雾水,他很确定自己从未见过朝香明惠的母亲,原主应该也没见过,记忆里毫无印象。

    “阿姨,我们见过?”

    “小诚,妈妈好想你啊呜呜……”

    朝香明惠的母亲终于哭出来,走到方诚面前伸手就要摸他的脸。

    方诚心中此刻已经隐约猜到什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只是手掌刚刚触碰到方诚的脸,朝香明惠的母亲忽然瞪大双眼,触电般缩回手。

    她仔仔细细看着方诚,惊叫道:“不对,你不是小诚,你是谁?!”

    “妈!”

    朝香明惠的声音骤然响起,方诚扭头看去,她已经从厨房出来,手里还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

    朝香明惠连忙把茶杯放到桌上,快步走过来扶着母亲的手臂:“妈,这是我的同学,不是小诚,你认错人了,我扶你进去休息吧。”

    “真的不是吗?”

    “不是,不要吓到人家。”

    “那小诚什么时候回来。”

    “等放学了他就回来。”

    她的母亲一步三回头的看着方诚的脸,泪水终于顺着眼角滑落,眼神透露出令人心碎的哀伤。

    将母亲扶回房间休息后,朝香明惠才走出来,满脸尴尬,对方诚抱歉道:“不好意思方君,妈妈生病后有点迷糊了。”

    方诚盯着她的脸,问道:“你母亲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朝香明惠低着头沉默了一会,才缓缓走向客厅角落里的灵龛,将上面盖着的防尘布拿开。

    灵龛上有两张遗照,一个相貌英俊表情严肃的中年人,还有一个笑容开朗的少年。

    看到少年遗照时,方诚双眼微微眯起,心中有些惊讶——这少年跟他的长相,竟然有七八成的相似,乍一看就像同一个人的不同年龄阶段。

    朝香明惠取出法磬,用细锤轻轻敲响,然后点燃供香插在香炉上,双手合十。

    她的动作流畅熟练,应该是经常做这些事。

    等朝香明惠弄完后,方诚才开口问道:“你不是一直说自己是独女?”

    “以前不是。”

    朝香明惠用怀念的眼神看着遗照上的少年:“在弟弟过世后,我就是独女了。”

    方诚总算明白朝香明惠为什么会对自己那么好,这世界上果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他一直觉得朝香明惠有种把他当成弟弟的感觉,原来是真当他是弟弟呢。

    要不是怕和谐,方诚真想掏出来让她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做弟弟。

    “你弟弟叫什么?”

    “朝香诚……”

    好家伙,连名字都一样,怪不得她母亲开口就是小诚。

    朝香明惠缓缓站起来,低着头,不敢看方诚的双眼:“方君……今晚我让你送我回来是有私心的……对不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