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作者:屠鸽者 | 网游动漫

收藏

  方诚被砍下脑袋。 被刺穿了心脏。 被塞了满嘴大蒜。 被拉到阳光下曝晒。 被愤怒的的仇敌碎尸万段。 方诚重生了,对仇敌们将手双手:“跟你们彻底摊牌,实际上我也不是吸血鬼!”众人大吼:“我信你个鬼!” ………… 书友群:692761646 全订群:746181378,后台留言截屏给管理员。深夜,雨后的街道。。

    朝香明惠早已明白方诚和她弟弟很像。今天晚上方诚则表示要送朝香明惠回去,她也没赞成,一直到步入家门也也没制止,还以倒茶的名义把方诚一个人离开客厅里。她简言之的私心,是希望能母亲把方诚错指出为朝香诚。而已她母亲最后但是靠自己认出了。方诚很很奇怪:“为什么今晚方诚表示要送朝香明惠回家,她没有反对,直到进入家门也没有阻止,还以倒茶的名义把方诚一个人留在客厅里。。...

    朝香明惠早就知道方诚和她弟弟很像。

    今晚方诚表示要送朝香明惠回家,她没有反对,直到进入家门也没有阻止,还以倒茶的名义把方诚一个人留在客厅里。

    她所谓的私心,就是希望母亲把方诚错认为为朝香诚。

    只是她母亲最后还是靠自己认出来了。

    方诚很奇怪:“为什么要让你母亲误会?”

    朝香明惠依旧低着头,手指紧张的绞着衣服下摆:“妈妈自从小诚去世后一直很痛苦,我希望她看到你后能够开心一点……对不起,我利用了你。”

    朝香明惠朝方诚深深的一鞠躬。

    方诚却觉得没这么简单,因为有个核心的问题没有搞清楚——她今晚为什么要自杀,身上的伤痕又是从哪来的。

    但,既然朝香明惠选择不说,还用这种借口来敷衍,那方诚自然不会主动问。

    他自己还是屁事一堆呢。

    方诚看着鞠躬的朝香明惠,忽然道:“朝香,你这样道歉很没有常识啊。”

    “啊?”

    朝香明惠直起身来,奇怪道:“什么常识?”

    “道歉要露出欧派,这不是常识吗?”

    “方君你真讨厌。”

    朝香明惠红着脸捂住胸口,嗔怪的说了一句。

    方诚呵呵一笑,伸手在朝香明惠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时间不早,我回去了。”

    她看到方诚顺手拿起放在旁边的红茶一口喝光,长长吐了口热气。

    “你没烫着吧?”

    “还行,这不是昏睡红茶吧?”

    “什么昏睡红茶?”

    “没什么。”

    朝香明惠把方诚送到玄关时,旁边的楼梯慢腾腾走下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好像腿脚有些不便。

    “明惠酱,你这是要出门啊?”

    朝香明惠连忙走过去扶着她:“松田奶奶,吵到您了吗?”

    “没有没有,我还没睡呢。”

    松田奶奶慈眉善目,她笑眯眯打量着方诚,语气温和:“这是你男朋友啊?”

    朝香明惠脸颊微红:“不是,他是我的同学,正准备回去呢。”

    说罢,又对方诚道:“这位是房东奶奶,很照顾我和母亲的。”

    方诚还是很尊老爱幼的,微笑着打招呼:“老人家,晚上好。”

    “好,好,多俊的小伙汁呀。”

    松田奶奶上上下下打量着方诚:“明惠酱可是个好姑娘,你们要好好相处。”

    朝香明惠紧张的看着方诚,生怕他说出什么怪话来。

    方诚在老人面前却表现得很规矩:“当然,我这个人最喜欢跟漂亮女孩深入的交流,好好的相处。”

    松田奶奶开怀的笑了起来,忽然又问道:“小伙汁,你信教吗?”

    方诚的笑容顿时淡了几分:“不信啊,你有什么好推荐吗?”

    “当然有,当然有。”

    松田奶奶表现得很兴奋,从身上掏出一本黑皮经书:“奶奶是过来人,我跟你说啊,世人皆有原罪,平时的苦难都是因为原罪而导致厄运缠身,唯有信奉极乐之神,才能洗清罪孽,进入永乐极乐的天国……”

    朝香明惠尴尬不已,几次想要打断松田奶奶,都被她滔滔不绝的传教给遮掩过去。

    方诚微笑的听着,忽然道:“信这个极乐教,能给我钱吗?”

    松田奶奶和朝香明惠都是一呆。

    方诚露出很不好意思的表情,搓了搓手:“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比较现实,有好处我才会信教的。”

    松田奶奶连忙道:“当然有好处,信奉极乐教能够清洗掉你身上的原罪……”

    “能把清洗折算成现金吗?”

    “还能参加极乐互助会,入教后大家互相帮助……”

    “我现在很穷,入教后能不能给我资金援助?”

    “清洗了原罪,还能进入永乐极乐的天国,有七十二位……”

    “我对进入天国没兴趣,能把这个机会换成钱吗?”

    松田奶奶说不下去了,这个小子张口钱闭口钱,简直侮辱了神圣的极乐之神。

    见松田奶奶不吭声,方诚还在继续说:“我要的不多,你们要是每月能给我一笔钱的话,我可以替你们拉新人入教哦。”

    松田奶奶有些意动:“你要多少钱啊?”

    方诚笑道:“不多,十万块就帮你们拉人,怎么样?”

    “你打算怎么拉?”

    “五万留下做经费,剩下五万发展线下成员,鼓励他们老人带新人,按人头算钱,拉得越多赚得越多,这是一个很棒的模式,可以轻松拉到大量新教徒,老人家,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好家伙,你当奶奶我没干过传销啊?

    松田奶奶连忙打断正在介绍的方诚:“小伙汁,你信教吗?”

    方诚摇摇头:“暂时不信。”

    松田奶奶连声道:“不信好啊,不信好啊,年轻人就该多读书,明惠酱,快送你同学回去吧。”

    说罢,松田奶奶转身蹬蹬蹬上了楼梯,手脚利索得不像个老人。

    看着松田奶奶落荒而逃的样子,朝香明惠忽然捂着嘴笑了起来,越笑越控制不住,甚至连眼泪都笑出来,最后不得不蹲到地上,把脸埋进臂弯里,肩膀不停的抽动着。

    她已经很久没有笑得如此开心了,这一笑,似乎连沉甸甸的心情都变得轻松一些。

    等抬起头来,她才发现方诚已经走到门外去,连忙跟上。

    “朝香,这几天请假在家照顾你母亲吧,不要上学了。”

    方诚呼吸着夜间微凉的空气,对跟出来的朝香明惠说道。

    朝香明惠微微一怔,下意识问道:“怎么了?”

    “可能有危险,你最好还是待在家里。”

    在解决森下大和这个麻烦之前,方诚是不打算到学校露脸的,可以迷惑森下大和一段时间,创造信息上的一点优势。

    唯一的问题在于,森下大和如果以为他已经被干掉了,然后来找朝香明惠的麻烦,那方诚可没办法一直守着她。

    还不如让她待在家别上学。

    原以为要说服朝香明惠会很难,没想到她听完后只是定定望着方诚一会,连原因都不问,就点点头:“那我就请假在家休息几天吧,可不能太久哦。”

    “你就不问为什么?”

    “方君这么做肯定有理由的吧?我相信你。”

    方诚坐在摩托上,扭头看着站在台阶上的朝香明惠。

    她的长发和裙摆被夜风吹动着,宛如一朵美丽而娇弱的花朵,随时都会夭折。

    朝香明惠也在看着方诚,月光从云间洒落,照在他身上,看起来竟十分温暖。

    “你这么容易相信人,迟早会被人卖了。”

    “但方君肯定不会这么做,对吧?”

    “你错了,我要是把你卖了,你还得帮我数钱。”

    “那数完能不能分我一点呢?”

    朝香明惠难得说了一句俏皮话,两人都笑了起来。

    方诚今晚送朝香明惠回家,本来打算顺路看看她是不是被家暴导致要自杀的,结果她家这情况,似乎也不太可能是家暴?

    那他就不打算管了,毕竟自己还有一屁股的麻烦事要处理呢。

    可现在朝香明惠也在不知不觉中被他连累了一下,需要背着风险躲在家里。

    “朝香。”

    “嗯?”

    “我帮不了你什么……”

    方诚目视前方,缓缓说道:“但保障你的人身安全还是没问题的,有事打电话给我,晚上不要再出去跳河了,不然要捞你的尸体都不知道上哪捞。”

    朝香明惠抿着嘴,低低的‘嗯’了一声。

    方诚拧动油门,在引擎的轰鸣声中,摩托载着他像离弦之箭一样飞出去。

    朝香明惠怔怔看着他消失的身影,脸上忽然浮现出苦涩的笑容。

    是啊,方君也只是个高中生而已,又能帮得了自己什么呢?

    把他牵扯进来只会害了他,自己的苦难,又怎么可以让别人承受?

    “明惠酱……”

    房东松田奶奶的声音忽然响起。

    她站在门内,半边身子藏在黑暗中,慈眉善目的苍老脸庞,此刻竟显得有些阴森。

    她语气也没有了刚才的温和,反而有一种比江边夜风还要冷的寒意。

    “下次不要怎么任性了……多想想你的母亲,进来吧。”

    朝香明惠浑身一抖,她低下头,一动不动。

    半晌之后,朝香明惠重新抬起头来,看向天空。

    月亮已经被乌云掩盖,万星皆暗,连一丝光明都没有。

    她脸上的表情已然麻木,低下头,转身走入门内。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