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作者:屠鸽者 | 网游动漫

收藏

  方诚被砍下脑袋。 被刺穿了心脏。 被塞了满嘴大蒜。 被拉到阳光下曝晒。 被愤怒的的仇敌碎尸万段。 方诚重生了,对仇敌们将手双手:“跟你们彻底摊牌,实际上我也不是吸血鬼!”众人大吼:“我信你个鬼!” ………… 书友群:692761646 全订群:746181378,后台留言截屏给管理员。深夜,雨后的街道。。

    看见方诚居然还恬不知耻的会出现在自己面前,伐木场大志一瞬间愤怒的的。但愤怒的后他又迅速冷静下去,所以那两个SAT机动队的士兵距离离,随时随刻都要找回来。并且这个同类行动怪异,说没准有什么阴谋陷阱。伐木场大志完全恢复身体时耗损不少鲜血,实力上涨了一些,不见得能打胜但愤怒后他又迅速冷静下来,因为那两个SAT机动队的士兵距离不远,随时都会找过来。。...

    看到方诚竟然还恬不知耻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木场大志瞬间暴怒。

    但愤怒后他又迅速冷静下来,因为那两个SAT机动队的士兵距离不远,随时都会找过来。

    而且这个同类行动诡异,说不定有什么阴谋陷阱。

    木场大志恢复身体时损耗不少鲜血,实力下跌了一些,未必能打赢面前这个同类。

    就算能打赢,可如果拖到那两个士兵找过来,到时候想逃就再也来不及了。

    刚才的疯狂已经被几千发子弹打没了,木场大志现在怂得一匹,只想回家喝杯牛奶做柔软操然后睡觉。

    但他也不愿意被方诚看出自己想跑,只能做出凶狠的表情:“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等等!”

    话还没说完,方诚就已经使出短距突进,朝他猛冲过来。

    木场大志没想到方诚的速度竟然这么快,淬不及防被冲到面前。

    方诚反手从背包里摸出一把银质匕首,猛地扎进木场大志的胸口。

    “啊!”

    木场大志发出一声痛呼,胸口喷出大量的鲜血,包裹住方诚的手臂,以极快的速度旋转起来。

    伴随着啪啪的骨折声,整条手臂瞬间被高速旋转的血液扭成麻花。

    “又一个能转移心脏的?”

    方诚忍着手臂被扭断的痛苦,另外一只手握拳三连击。

    木场大志完全看不清方诚出拳的速度,脸,胸口,肚子三个部位立刻传来剧痛。

    但他也是个狠人,忍着剧痛双手张开抱住方诚,张嘴就往他脖子咬下来。

    方诚可没有吸血鬼那么重口味,逮谁咬谁,要是咬到一层死皮泥垢怎么办?

    他直接一击头槌,猛地撞在木场大志的脸上。

    砰!

    木场大志被撞得满脸开花,高挺的鼻子都塌陷下去。

    方诚趁机一摸手臂流出来的鲜血,瞬间凝聚成一截薄薄的血刃,捅入木场大志的胸口,猛地一划,将他半边胸口都切开。

    这一切仿佛扎破了水管,大量的鲜血从木场大志的胸口喷涌而出,朝方诚劈头盖脸的泼过来。

    方诚飞起一脚踹在木场大志的身体上,把他踢飞出去,自己也借力向后躲避。

    两人拉开距离,喷出来的大量鲜血啪啦啪啦的落在地上,转眼间就将这处地面变成一滩血池。

    短暂的交手中,双方各有损伤。

    方诚将被扭成麻花的手臂快速恢复好,心中判断着木场大志的能力,应该是生成和控制鲜血。

    不然就算是吸血鬼,体内也不可能会有如此巨量的液体。

    噫,这能力跟大姨妈怎么那么像?

    木场大志从地上爬起来,脸色又苍白了几分,胸膛被切开的伤口缓慢恢复着。

    他拔出插在心脏位置的银质匕首,身上的鲜血流过来包裹住,在快速旋转中将匕首扭断。

    “只凭这个就想杀我?”

    木场大志露出冷笑,然后朝方诚张开双手:“你猜我把心脏藏在什么地方了?”

    “猜NM,总不能藏在屁股里吧?”

    方诚随口一说,然后就看到木场大志脸色一变,眼神透露着心虚。

    方诚的表情也变了:“草,你恶不恶心?”

    “我没有!”

    “呕,恶心心。”

    “你!!”

    方诚不想跟这个把心脏藏在屁股里的恶心鬼说话,而且时间也不宜久拖,天都快亮了。

    他用自己的鲜血凝聚出两把尖刺状的血刃,握在手中,再次使用短距突进,朝木场大志扑过去。

    木场大志双眼泛着红光,地上流淌的血池在他操控下拔地而起,汇聚在一起,化作一道大腿粗的血流,头部隐隐是蛇的形状,朝方诚射过去。

    这鲜血看似无害,却能形成高速旋转的水流,将敌人困住后扭成麻花,还能通过窒息杀死敌人。

    而且这头部化作蛇的形状,颇有种土影五五开每次都要在墙上雕狗头的滑稽感。

    方诚自然不想再尝试一遍被扭成麻花的感觉,更何况,这血蛇在他眼中分明就是成人版蘑菇头的形状。

    木场大志简直就像是在用自己的蘑菇追着方诚打。

    妈的这也太恶心了,死都不能被碰到。

    方诚脚下一踩迅速换个方向,从侧面攻向木场大志。

    木场大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集中精神引导着鲜血水流,在空中转个弯,再度朝方诚射去。

    方诚只能再度改变方向进行躲闪,但蘑菇头哦不,血蛇也在灵活追击着方诚,速度越来越快。

    他反手将追上来的血蛇切断,但这玩意本质上就是液体,怎么切都没用。

    木场大志脸色惨白浑身冒汗,两只眼睛快要从眼眶里瞪出来,显示出他正在拼尽全力控制血蛇。

    只要被血蛇纠缠住,就能化作一团巨大的血球把方诚包裹在其中,到时候他怎么也逃不掉,只能任人宰割。

    可方诚的速度太快了,到处窜来窜去,不管血蛇怎么追都追不上,只差一点点。

    “啊!”

    木场大志发出一声大叫,宛如蹲在马桶上饱受多年便秘困扰的中年秃男。

    双眼瞬间变得赤红,眼白被黑色覆盖,无数血管在皮肤上蠕动着,整张嘴裂开到耳朵,露出满嘴利齿。

    他进入到癫狂之血的状态,理智-5,战力+5。

    飞驰的血蛇瞬间分裂成三道血流,分别从三个方向朝方诚包抄过来。

    方诚直接转身扑向木场大志,殊死一搏。

    三道血流飞上来缠住方诚的脚腕,迅速朝他整条腿覆盖上来。

    方诚反手一挥,锋利的血刃直接把整条腿都切下来,任由血流拽走。

    他单脚落地一跃,冲到木场大志面前。

    木场大志全部精力都在操控血流上,没想到方诚竟然如此果断,对自己这么狠,切断自己的腿一点犹豫都没有。

    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方诚刷的一下从他身边交错而过,血刃在他脖子上一抹。

    木场大志感觉自己飞起来了,视野天旋地转,等落到地上时,才看见自己无头的尸体站在原地。

    此刻的木场大志并未死去,脖子正在拼命长出新的脑袋。

    等新的脑袋长出来,附在旧脑袋上的意识就会重新回到身体内。

    但木场大志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候了,他看到方诚闪到自己的身体后面,攻击意图十分明显——就是自己的屁股!!

    “不!住手!!住手啊啊!!”

    在木场大志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中,方诚双手握着血刃,对准他的屁股用力捅进去。

    “木叶流体术奥义——技能名不用我说你们都懂之术!”

    血刃戳进木场大志的屁股,将他藏在屁股中的心脏捅个对穿。

    哗啦一声,还在空中飞驰的三道血流瞬间失去控制,洒落在地上。

    无头尸体也跟着晃了晃,向前扑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方诚把血刃拔出来,朝木场大志的脑袋看过去,看到他瞪大双眼,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黯淡无神的眼中,有着对死亡的不甘,以及身为男人却死于爆ju的屈辱。

    “不能怪我啊大兄弟,谁叫你把心脏藏在屁股里,这不是故意勾引别人来捅吗?你不嫌恶心,我还嫌恶心呢,呸。”

    方诚吐了口唾沫,然后看着木场大志的屁股,一时间犯了难。

    他炒股入股都会,唯独扒股文可没学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