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作者:屠鸽者 | 网游动漫

收藏

  方诚被砍下脑袋。 被刺穿了心脏。 被塞了满嘴大蒜。 被拉到阳光下曝晒。 被愤怒的的仇敌碎尸万段。 方诚重生了,对仇敌们将手双手:“跟你们彻底摊牌,实际上我也不是吸血鬼!”众人大吼:“我信你个鬼!” ………… 书友群:692761646 全订群:746181378,后台留言截屏给管理员。深夜,雨后的街道。。

    神川拓海,对策部的最更高级战斗人员,有着神之笔的外号。去年26岁,兴趣爱好画本子。不喜欢穿着阿黑颜衣服和痛车出门时,手办模型狂魔,飞机杯所有收藏家。因为当别墅内的人看见神川拓海穿着一件画满高潮脸的T恤会出现时,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顺便一提,T恤上这些高潮脸今年26岁,爱好画本子。。...

    神川拓海,对策部的最高级战斗人员,有着神之笔的外号。

    今年26岁,爱好画本子。

    喜欢穿着阿黑颜衣服和痛车出门,手办狂魔,飞机杯收藏家。

    所以当别墅内的人见到神川拓海穿着一件画满高潮脸的T恤出现时,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顺带一提,T恤上这些高潮脸都是神川拓海自己画的。

    “你们都出去一下。”

    荒岩山隆把属下和其他人都支走,接下来要谈的话不宜外传。

    神崎凛也要跟着往外走,却被荒岩山隆喊住。

    青木悠介若无其事的停下脚步,紧紧跟在神崎凛的身边。

    荒岩山隆瞥了他一眼,青木悠介低头找蚂蚁,装作看不见。

    神川拓海跟每一个离开的工作人员都热情打招呼,他能记住每个人的名字和绰号,哪怕只是见过一面。

    等无关人员都离开后,神川拓海立刻张开双手朝神崎凛扑过去,想给她来一个大大的拥抱,宛如一只笑容满面的柴犬。

    “凛酱,哥哥想死你了。”

    神崎凛也向前一步,一拳打在神川拓海的肚子上,把他打得弯下腰去。

    看到这个混蛋,她就想起另外一个混蛋,都是那么欠揍。

    唯一不同的是,揍这个没事,揍那个可能有危险。

    “呕……凛酱还是这么暴力,以后怕是很难嫁出去,但没关系,哥哥画本子养你。”

    见到神崎凛的脸色越来越黑,似乎又有动手的迹象,神川拓海连忙把手里的奶茶和面包递给她:“这么早过来肯定没吃饭吧,哥哥专门排队给你买的。”

    有荒岩山隆和青木悠介两个外人在,神崎凛也没办法继续揍这个不着调的家伙,默默接过一杯奶茶和面包,走到一旁去。

    “谢谢拓海哥,我正好也没吃饭。”

    青木悠介笑着也要拿过神川拓海手里剩下的奶茶面包。

    神川拓海直接把手抽回来,撕开包装,把面包塞进嘴里,哼哼两声:“想吃啊,自己买去。”

    青木悠介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摸了摸脑袋:“啊哈哈,我就知道没我的份。”

    神川拓海不理他,正准备凑到神崎凛身边去,就被荒岩山隆沉声道:“神川,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神川拓海只好对神崎凛挥挥手:“凛酱,哥哥也有话要跟你说,一会聊,你别跑啊。”

    说完才转身走到荒岩山隆身边,吸着奶茶问道:“什么事啊,我很忙的。”

    荒岩山隆表情严肃:“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神川拓海理直气壮:“我正在玩竹子社的新作,哪有空接你的电话?我跟你说,鬼妈超赞,我真的是一滴都没剩下……”

    “你……”

    神川拓海这副吊儿郎当的样,让荒岩山隆大感头疼。

    但荒岩山隆什么都做不了,别看他是神川拓海的上司,可他这样的官员要多少有多少,下面一堆人等着挤掉他上位。

    而神川拓海却是对策部台面上三大最高战斗力之一,比国宝还稀缺,谁都得哄着他。

    荒岩山隆不得不放软语气:“我知道你还在为上次没有批准你出击而生气,但你要知道,这是为你好。”

    神川拓海笑眯眯道:“我没有生气啊,那种怪物谁敢去招惹呀,我年纪轻轻还没活够呢。”

    荒岩山隆多年老狐狸,如何看不出这小年轻就是在闹脾气。

    上次鲜血女王伊希斯降临东京,神川拓海要求出击,但对策部评估风险后,拒绝了他的申请,而是命令SAT机动队承担驱逐任务。

    结果SAT机动队死了三百多个精锐士兵,才把伊希斯‘驱逐’走。

    对外说是驱逐,实际上就是用三百个炮灰让她杀到腻歪,然后自己走的。

    神川拓海理解荒岩山隆的意思,只是无法接受自己明明更强更有能力,却只能躲在家里,任由同泽们去做无谓的牺牲。

    他明明有把握引走伊希斯,但对策部根本不愿意冒险。

    说白了,对策部三大王牌每一个都是来之不易,怎么可能放出去跟鲜血女王这种怪物拼命,死一个都得一堆人下台。

    相比较之下,SAT机动队的士兵都是量产型,消耗起来也不那么心疼。

    “错的是鲜血女王,我们自己人何必怄气?你没生气就好,没生气就好。”

    荒岩山隆像哄孩子一样,顺着神川拓海的话说下去。

    其实对策部对鲜血女王何尝没有怨念?人革联总部就在隔壁兔子家,你这么吊有种就去逛一逛,看人家不把你屎都打出来。

    何必跑来欺负我们?看我们好欺负是吗?

    神川拓海知道荒岩山隆也不容易,对策部集体作出的决议,他这个高层没办法反对,每日光是安全事务就要让他愁的秃头了。

    “哎,你也不容易啊。”

    神川拓海伸手把荒岩山隆头上茂密的假发摘下来,摸一摸他光滑的地中海:“希望我将来也不要变成和你一样的中年秃男,要不要给你找一找能生发的超能力?”

    “你别没大没小!”

    荒岩山隆一把将假发抢过来戴上,幸好提前把属下都支出去,不然老脸都要丢光了。

    他忽然扭头朝青木悠介和神崎凛看过去,目光锐利得像刀子。

    神崎凛低头玩手机,青木悠介抬头看天花板的吊灯,似乎都没发现这里的情况。

    荒岩山隆这才松口气,但如果他此时走过来的话,可能就会发现神崎凛手机里多了一张地中海的照片,而青木悠介的嘴角隐隐抽搐,藏在背后的双手也拿着手机。

    “你找我来干什么?”

    神川拓海咕噜噜将奶茶喝光:“如果你要我帮你破案,那还是另请高明吧,我也不是谦虚,而是真没这个能耐。”

    “不是让你破案。”

    荒岩山隆将假发重新带好,才说道:“伊希斯留下不少虫子,你找时间处理掉吧。”

    这意思就是要神川拓海出手处理掉现在东京内,那些被伊希斯制造出来的吸血鬼。

    这本来用不着王牌出手,但上次对策部的猎鬼行动失败,抓内鬼反而抓出一堆内部蛀虫,搞得人心惶惶,实在抽不出手。

    如果神川拓海能出手,这些小吸血鬼不够他一根手指头碾的。

    “没空没空!”

    神川拓海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一个人要盯着宇光那群妖怪,还要玩游戏,还要维持一二层的秩序,还要追新番,上次那只闹事的大天狗还没抓到,我都忙得没时间画本子,哪有空帮你们逮虫子?”

    荒岩山隆解释道:“这次灭门案影响太恶劣了,内阁府都专门发来函件要我们尽快处理,我是实在没办法才找你。”

    恶劣的不是森下一家的死亡,而是案件发生在第二层,这会让大人物们对治安环境感到不满。

    上面不满,下面就得遭殃。

    神川拓海一摊手:“那你把另外两个叫出来做事啊,怎么就逮着我一个人往死里薅,再薅下去我都要和你一样变成秃子了,没空就是没空。”

    荒岩山隆表情无奈的看着他:“你觉得可能吗?”

    对策部三大王牌,一个在千代田区保卫皇室安全,另外一个在中央区保护政商界大佬,谁敢让他们离开岗位?

    那两个王牌都不是荒岩山隆能调动的,而且辈分很高,只有神川拓海这个新晋王牌才需要当牛做马,再过几年荒岩山隆怕是也指不动他了。

    “就当帮个我忙。”荒岩山隆现在就有点指挥不动,只能拿出杀手锏,“过段时间对策部有个超能力内部培训,机会难得,我会推荐神崎凛去。”

    “你竟然跟我谈这种肮脏的交易?”

    神川拓海瞪大眼睛看着他:“而且还这么小气,一次培训机会怎么够?至少得多来几次吧?”

    荒岩山隆头疼的说道:“两次,就两次,对策部又不是我家开的,你答不答应吧?”

    “行吧,等我抽个时间,帮你们驱虫。”

    神川拓海随口答应下来,朝神崎凛走过去。

    荒岩山隆冲着他的背影喊道:“你可别拖太久啊。”

    神川拓海背对着他挥挥手,走到神崎凛身边,两人聊了几句,一起离开别墅。

    荒岩山隆也头疼的走出别墅,整个人大厅忽然只剩下青木悠介一个人。

    他没有跟着神崎凛离开,而是慢悠悠的走到装着森下大和的尸袋旁边,蹲下去拉开拉链,露出森下大和死不瞑目的脸。

    “我明明让你把黑市账号注销掉,为什么要私自留下呢?”

    青木悠介喃喃自语,最后伸出手,将森下大和的双眼抚平。

    “安息吧,我会替你报仇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