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作者:屠鸽者 | 网游动漫

收藏

  方诚被砍下脑袋。 被刺穿了心脏。 被塞了满嘴大蒜。 被拉到阳光下曝晒。 被愤怒的的仇敌碎尸万段。 方诚重生了,对仇敌们将手双手:“跟你们彻底摊牌,实际上我也不是吸血鬼!”众人大吼:“我信你个鬼!” ………… 书友群:692761646 全订群:746181378,后台留言截屏给管理员。深夜,雨后的街道。。

    方诚所拨打电话的号码,是那家在黑市上做怪物尸体回收生意的,名字叫狐仙屋。打过去的迅速就接通电话,一个十分好听啊的轻脆嗓音声音响了。“嗨多磨,这里是狐仙屋!请问您是要低价出售尸体的客人吗?”方诚听这声音就会觉得眼熟,好像在哪听过。虽然没关系,只要你是好看的胸大的女打过去很快就接通,一个非常好听的清脆嗓音声音响起。。...

    方诚所拨打的号码,是那家在黑市上做怪物尸体回收生意的,名字叫狐仙屋。

    打过去很快就接通,一个非常好听的清脆嗓音声音响起。

    “嗨多磨,这里是狐仙屋!请问是要出售尸体的客人吗?”

    方诚听这声音就觉得耳熟,似乎在哪听过。

    但是没关系,只要是漂亮的胸大的女孩,他都觉得似曾相识,曾经还练过一项本事,叫做见球识人。

    无需看脸,只需看球,就能识别出究竟是哪位老师。

    扯远了,方诚回答道:“你好,我想问一下,你们狐仙屋招不招工?”

    “啊?”

    对面的女孩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会有人打电话来问招不招工。

    “不好意思哦,我们狐仙屋暂时没有招工的打算呢。”

    “暂时?那意思以后就有咯,提前招行不行。”

    “不行呢,本屋现在人手充足。”

    “那我不要工钱,你们给我个工作岗位就行。”

    “我们没有空余的岗位……”

    “岗位就像乳沟,挤一挤总会有的。”

    “额……客人我们很忙的,请不要再打骚扰电话哟!”

    说完就啪的一声挂断了。

    方诚没好气的骂了一声:“一点生意头脑都没有,连我这种自带干粮的免费工人都不要,这也叫资本家?hetui,迟早破产倒闭。”

    见到方诚吃瘪,正在开车的神崎凛哈的一声直接笑出来:“你这样突然打电话过去要免费帮人家干活,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到有问题,鬼才会同意你。”

    方诚扭头看着她:“那怎么办?也不知道这家狐仙屋在什么地方,不然我直接去堵门,不给我上班我就上吊。”

    神崎凛刚要扭过头,就被方诚伸出手撑着她的脸推回去:“别看我,看路。”

    神崎凛:“……”

    这混蛋,真想一脚把他踹下车去。

    神崎凛深呼吸几次,压下冲动,然后才说道:“如果你真想知道狐仙屋的位置,回去后我会替你问一问,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条件?”

    方诚惊讶道:“你终于暴露自己的真实目的了吗?好吧,我同意,但每天最多五次,再多会影响我玩黄油。”

    神崎凛诧异道:“什么每天最多五次?”

    “SEX啊,你不是一直在觊觎我的肉体吗,每天不多看两眼就欲求不满。”

    “……”

    神崎凛的额头瞬间冒出了青筋。

    但她已经很有经验了,知道动手是完全打不过这混蛋的,而且他揍女人的时候也绝不会因为对方是女人就手下留情,还特别喜欢逮着胸口和屁股揍。

    认识这么久,神崎凛早就知道方诚的弱点,也知道该如何制裁他。

    “你继续说,这个星期的晚饭和夜宵全部没有了。”

    方诚每晚去训练场训练的时候,都要蹭她一顿晚饭,训练结束后还要蹭她一顿夜宵。

    这家伙的胃口越来越大,一个人轻松能吃下十个人的分量。

    神崎凛要不是有点小钱,还真养不起他。

    方诚看着神崎凛的侧脸,吃惊道:“你是魔鬼吗?”

    他也知道自己的胃口随着体能增加,正在变得越来越大,哪怕没有受伤的时候,也是如此。如果没有开源,想要养活自己是很困难的。

    这种情况下,富婆的作用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我不是魔鬼……”

    神崎凛嘴角微微一翘:“但如果你一直不尊敬我的话,我又何必包养你?”

    方诚脸色严肃的点点头:“那怎么才算尊敬你?”

    “口头上就行。”

    “妈!”

    神崎凛浑身一抖,差点把车子撞到路边上去。

    她连忙一脚踩下刹车,才避免了一场车祸发生。

    “看看,都叫你好好开车。”

    “够了,你喊我什么?”

    “妈呀,不是你让我口头上对你表示尊敬吗?”

    “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是嫌辈分不够?你这是想老牛吃嫩草啊,喊你奶奶也不是不可以,得加钱。”

    “……”

    啪的一声,神崎凛用手拍打着自己的额头,漂亮的脸蛋宛如戴上一张痛苦面具。

    她错了,明知道这个混蛋不着调,就不该跟他讨论这种话题。

    “凛奶奶,你怎么了,头疼病又犯了吗?要不要我替你揉一揉?”

    方诚还挺入戏的,开始装起孙子来了。

    神崎凛抬起手打断他,深吸一口气:“我会替你去问狐仙屋的位置,条件就当我没说,从现在开始你不要说话,不然我就把车开到河里,我们一起死。”

    方诚看到神崎凛已经濒临理智崩溃的边缘,就没有再刺激她,免得真把她给玩坏了。

    神崎凛启动车子继续上路,很快来到第四层。

    为什么要一直选在第四层,是因为第四层警力不足治安恶劣,大部分怪物都在这里出没,要找猎杀的目标很简单。

    当神崎凛驱车赶到目的地的时候,方诚也已经用平板电脑看完目标资料。

    今晚的目标不是妖怪,而是一只地缚灵。

    地缚灵是亡灵的一种,人或动物过世后,因为余愿未了或有所怨恨,导致灵魂被困缚在死亡之地,无法离开。

    比如牵挂家人者,会一直在家中流连不去;自杀者的地缚灵会不断体验死亡;横死者的地缚灵则会在原地茫然徘徊。因为地缚灵本身因为挂碍和怨气太深,会以为自己没有过世,所以会一直做着生前习惯的动作和作息。

    被神崎凛选中的,是一只常年徘徊在某栋高楼的顶层的地缚灵。

    因为这只地缚灵没什么危害,只要不去顶楼就没事,所以房东将通往顶楼的楼梯封死后,就将楼下继续出租。

    但最近这只地缚灵把徘徊的范围扩大到楼下,已经有好几户人家半夜受到惊扰。

    虽然还没死人,可已经是人心惶惶,许多居民开始搬走。

    房东也找过对策部,不过对策部在第四层人手不足,只能让房东回家等着,有空就来处理。

    这一等就是大半个月过去,对策部还没有多余的人手来处理这件小事,于是神崎凛选择截胡,只要提前做好针对性的准备,地缚灵并不难处理。

    下车后,神崎凛将一根刻满经文的金刚杵交给方诚:“这是浅草寺的大师们加持过的法器,对付第二类怪物有显著效果。”

    第二类怪物就是以鬼魂和幽灵为代表,地缚灵也是其中之一,神秘侧当然得由神秘侧来对付,大和尚们在这方面是专家。

    金刚杵造型颇有些糟糕,笔直的棍子后面带两颗小球。

    看来浅草寺的大师们跟同性呆在一起太久了,对这方面的人体研究颇深。

    方诚将金刚杵接过来,沉甸甸的,在昏暗的路灯下,反射着金色的光泽。

    他把手放在金刚杵上面撸动两下,惊讶道:“这是真金的?”

    “当然。”

    神崎凛随口回了一句,然后想起什么,扭头瞪他:“不行,不可以,你想都别想。”

    方诚满脸无辜的摊手:“我还什么都没说。”

    “你不用开口我就知道你要做什么。”

    神崎凛双手交叉,冷笑道:“不就是想拿去卖钱吗?”

    不得不说,两人在这方面,已经有了一点小小的默契。

    方诚义正辞严道:“你别污蔑我,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可以拿去卖钱,岂不是白费了大师们的努力,而且佛家的法器岂能用钱这种俗物来玷污?”

    “那你想干嘛?”

    “拿回家通马桶。”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