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作者:屠鸽者 | 网游动漫

收藏

  方诚被砍下脑袋。 被刺穿了心脏。 被塞了满嘴大蒜。 被拉到阳光下曝晒。 被愤怒的的仇敌碎尸万段。 方诚重生了,对仇敌们将手双手:“跟你们彻底摊牌,实际上我也不是吸血鬼!”众人大吼:“我信你个鬼!” ………… 书友群:692761646 全订群:746181378,后台留言截屏给管理员。深夜,雨后的街道。。

    拿回去通马桶毕竟是在调笑,方诚对家里那根用出包浆自然的马桶搋子了有感情了,舍严禁换。但他确实想把这根造型槽糕的金刚杵黑下去,所以他现在的的攻击手段都是物理性的,遇上亡灵之类的东西就得两眼一抹黑。并且神崎凛一个未成年之后少女,拿着这种东西容易被人误会,但是但他的确想把这根造型糟糕的金刚杵黑下来,因为他现在的攻击手段都是物理性的,碰上亡灵之类的东西就得抓瞎。。...

    拿回家通马桶当然是在说笑,方诚对家里那根用出包浆的马桶搋子已经有感情了,舍不得换。

    但他的确想把这根造型糟糕的金刚杵黑下来,因为他现在的攻击手段都是物理性的,碰上亡灵之类的东西就得抓瞎。

    而且神崎凛一个未成年少女,拿着这种东西容易被人误会,还是由方诚替她保管,承担被误解的风险。

    两人来到目的地,一栋孤立的大楼前,方诚抬头望去,目测大约有二十层高,整栋楼都是漆黑一片。

    居民要么搬走了,要么早早就睡下。

    两人直接从正门进去,保安室空无一人,连灯光都没有,可能已经提前跑路。

    走进大楼乘坐电梯,楼层数字只有十八,十九和二十层是没有的。

    神崎凛随手按下十八层,开始用平板操控楼外面的无人机,飞到顶层去查看情况。

    从无人机传回来的画面,顶层的门窗都已经被木板封闭了,外部根本找不到缺口,只能从内部进去。

    方诚抬头看着即将抵达的十八层,忽然问道:“你怕不怕鬼?”

    神崎凛头都没有抬:“没什么好怕的。”

    方诚点点头:“那你一会走前面,我有点怕。”

    神崎凛:“……”

    电梯门恰好在此时打开了,仿佛有一股阴风吹进来,让电梯内两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方诚咻的一下躲到神崎凛的背后,这场景让他想起一部著名的作品《夜勤病栋》哦不是,是《回魂夜》。

    神崎凛诧异的回头看着他:“你真的怕?自己就是个鬼,怎么会怕鬼?”

    她还以为方诚在开玩笑呢。

    方诚也诧异道:“这两种鬼能混为一谈?那摸鱼和摸鱼都是鱼,你敢给我摸吗……”

    神崎一手肘打断方诚的黄腔,然后面无表情的走出电梯。

    方诚也连忙跟在她屁股后面。

    他倒不是真的怕,只是觉得鬼这玩意神出鬼没的,一不小心就会中招,还不如让神崎凛打头阵。

    如果真的出现问题了,方诚也能及时救援,反过来如果他出问题了,神崎凛未必救得了他。

    嗯,就是这个道理。

    十八层的电灯早已损坏,走廊里一片漆黑,完全看不清路。

    方诚的视力只能勉强做到黑夜视物,就别说捕捉到灵体的踪迹了。

    神崎凛直接丢一个特制的夜视仪给他。

    这夜视仪是东京自然研究机构出品的,在原有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个能够捕捉到灵体的功能。

    两人戴上夜视仪,一前一后沿着走廊朝楼梯口走去。

    漆黑的走廊里有着阵阵阴风,吹得人头皮发麻,脚步声在黑暗中回荡着,显得清晰可闻。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女孩会比较害怕或者紧张,但方诚发现神崎凛是一点紧张的迹象都没有,动作很自然。

    她的心理素质明显已经远远超过绝大多数人,这出现在一个未成年少女身上,有点不正常。

    楼梯口原本被房东钉上木板,但此时木板却已经被破坏,出现一个成年人能够轻松钻进去的洞口。

    方诚和神崎凛对视一眼,心中生出惊疑。

    难道有人提前来过?

    按照神崎凛查到的情况,房东封死通往上面两层的路后就一直没打开过,对策部也没有派人来看过。

    有谁会跑到闹鬼的地方去?

    这个世界可不流行直播探险鬼屋的节目,因为真的会死人。

    出现意外,两人的心情顿时凝重不少,从缺口钻进去,沿着楼梯上到十九层。

    十九层的阴间氛围就更明显了,冷风阵阵,走廊积满尘埃,两侧的房门都用木板钉死。

    神崎凛用手碰了碰方诚,示意他看地上。

    方诚低头一看,看到地上有几行凌乱的脚印,估计至少有五个人以上。

    妈耶,难道真的有人不怕死跑到闹鬼的地方来玩多人运动?

    脚印直接伸延到通往顶层的楼梯口。

    跟着脚印来到顶层,环境顿时一变,没有尘埃没有阴风,甚至连走廊里的灯光都出现了,地面和墙面光滑整洁,似乎经常有人打扫。

    乍一看很正常,其实就是最大的不正常,这里明显是那只地缚灵经常徘徊的地方,环境都被它影响到变成生前的模样。

    但这一切都是假的,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无人机还在楼外盯梢,传回来的画面是顶层所有门窗都被木板封死。

    而方诚和神崎凛所看到走廊的窗户确是通透的,可以看到外面的月亮。

    透过夜视仪,没有捕捉到灵体的踪迹,那几行脚印上来后也消失了。

    神崎凛从兜里掏出两串刻满经文的手珠,一串给自己戴上。

    方诚还以为另一串要给自己,刚伸出手,就看到她把另外一串挂在电击枪上,主动向前走。

    方诚:“……”

    草,这女人终于学坏了。

    顶层的面积不大,房间也不多,几乎都没有上锁,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

    一直找到走廊的最后,来到一间房门紧闭的屋子前,已经可以听到里面传出来细微的动静了。

    房门是上锁的,换做以前需要万能开锁器,动静太大容易提前暴露,但现在已经有方诚这个人形开锁器了。

    他摸出匕首,把指尖划破,然后轻轻堵在钥匙孔上。

    血液迅速流淌进去,等填充好里面的空隙之后,立刻用钢铁之血硬化。

    一把简陋的钥匙就做好了。

    神崎凛寻找好射击的方位,真要动起手来,还是得方诚冲前面,她在背后辅助。

    这种情况本来应该先丢催泪弹的,可惜今晚的目标是地缚灵,所以只准备了一堆除灵装备,催泪弹反而没携带。

    方诚将手上的伤口扩大,血液流淌出来,在他手中凝聚成一根标枪。

    他手握标枪,猛地扭开房门。

    屋内一片通亮,格局十分简单,入门就是客厅。

    客厅中有三个身穿黑白色制服的人,以等边三角形的方位站成一个圈。

    三人脚下是一个用血液绘制而成的圆形图案,中间堆着一些血淋淋的残肢,还躺着一个身体半透明的长发少女。

    客厅中十分凌乱,到处都有损坏的痕迹,显然之前发生过战斗,角落里还有个人被捆住手脚丢在地上,竟然是佐藤隼人。

    大门推开前,三人手持一本黑色经文正在阅读,推门的动静,让三人齐齐抬头看过来。

    方诚不到半秒就弄清眼前是怎么一回事。

    他一个大步踏入屋内,手臂同时向后弓起,握紧标枪猛地一掷。

    最前面的人刚反应过来,就被呼啸而至的标枪洞穿击飞,飞过大半个客厅,砰的一下钉在了墙壁上。

    趁着剩下两人被震慑得一瞬间失神,占据良好射击位置的神崎凛立刻扣下扳机,电击枪射出一道闪亮的电弧,将第二个人电得抽搐倒地。

    转眼间就失去两位同伙,最后一人终于反应过来。

    他就地一滚,躲开方诚投过来的第二根标枪,整个人缩到沙发后面,翻开手中的黑色经文,快速阅读起来。

    随着阅读,他身上的皮肤迅速干枯脱水,体型也在跟着收缩,转眼间就从中年人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仿佛数十年的寿命被一下子抽空。

    方诚正要凝聚出第三根标枪,便看到空中陡然出现一个高大的虚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