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作者:屠鸽者 | 网游动漫

收藏

  方诚被砍下脑袋。 被刺穿了心脏。 被塞了满嘴大蒜。 被拉到阳光下曝晒。 被愤怒的的仇敌碎尸万段。 方诚重生了,对仇敌们将手双手:“跟你们彻底摊牌,实际上我也不是吸血鬼!”众人大吼:“我信你个鬼!” ………… 书友群:692761646 全订群:746181378,后台留言截屏给管理员。深夜,雨后的街道。。

    方诚想出来的也不是一件尤其最重要的的事,否者他也会忘了。之后他心爱的小摩托第一次被偷,追过去的后遇上一个手臂被改造后成机械臂的女人。方诚很清楚的记得我,那女人的胸很大。毕竟这也不是着重,着重是她的胸……除了她的机械手臂,让方诚很感兴趣,想明白这东西的情况之前他心爱的小摩托第一次被偷,追过去后碰上一个手臂被改造成机械臂的女人。。...

    方诚想起来的不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否则他也不会忘记。

    之前他心爱的小摩托第一次被偷,追过去后碰上一个手臂被改造成机械臂的女人。

    方诚清楚的记得,那女人的胸很大。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胸……还有她的机械手臂,让方诚很感兴趣,想知道这东西的情况。

    但那天回去后在网上搜索,却没有搜到什么有用的资料。

    现在想起来,正好问一问武田真澄。

    至于为什么要问武田真澄,是因为机械臂女人所使用的刀术,与武田教给方诚的刀术如出一辙。

    听完方诚的问题后,武田真澄沉吟道:“你把那女孩的样子给我说一下,可能是我认识的。”

    于是方诚就将南宫沙耶的模样描述一下,就是个普通的美女,如果不是因为机械臂和胸大,他根本就没兴趣去记。

    “果然,的确是认识的。”

    武田真澄听完后一脸感慨:“你说的这个人叫南宫沙耶,曾经是对策部的实习生,也被我教导过的,很出色的一个女孩,我记得她的刀术天赋十分不错,人也是很好学……”

    方诚打断她:“我不是跟你了解她的为人,我是想知道她那条机械臂是怎么来的,你知道吗?”

    武田真澄沉默着不吭声,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就在方诚以为她不想回答时,才忽然听她开口道:“政府以前有一个技术项目是对人体进行机械改造,后来没动静了,南宫沙耶应该是参加项目的成员之一,你有机会自己去查资料吧,我不太清楚。”

    方诚看武田真澄这半死不活的表情和语气,顿时笑道:“你这模样明显就是一副很有故事的样子,该不会你也参加过这个项目吧?”

    武田真澄哼了一声,却没有等到方诚继续往下问。

    方诚才没有兴趣关心武田真澄有什么故事,他只关心机械臂的来源就够了。

    武田真澄反而来了点兴趣,用手肘碰了碰他:“你这么上心,是不是看上南宫沙耶了?我记得她挺漂亮的。”

    方诚摇摇头:“我这个人脸盲,根本分不清楚谁漂亮谁不漂亮。”

    武田真澄直接无语,就你这个小色鬼还敢说自己脸盲?

    她嘲讽道:“那你怎么能记得住南宫沙耶的模样,还来问我?”

    方诚瞥了一眼武田真澄的胸口,露出不屑中带着轻藐的表情,嗤笑一声:“因为她的胸比你大,我一眼就记住了。”

    武田真澄:“……”

    她没想到方诚反手一刀就插在自己膝盖上,气得胸口不停起伏。

    这是方诚第二次当面嘲讽她胸小了,她这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水平,哪里算小了?

    虽然脾气暴躁喜欢武力,但武田真澄在这方面还挺怂的。

    方诚见她不敢上来跟自己舞棒弄棍,也就没了兴趣,转身走下擂台。

    ……

    今晚神崎凛有事没来,方诚洗完澡后就早早离开训练场,回家去了。

    一路回到家门口,他刚掏出钥匙准备打开房门,目光下意识朝下面的门缝一看,开门的动作不由得停下来。

    在门缝底下做的记号不见了,有人在他离开时打开过房门!

    自从上次被匿名举报者搞过一次后,因为没有找到举报者到底是谁,方诚就养成每次出门前在门下做记号的习惯,防止有人跑来偷家。

    这么久过去了,他还以为这个习惯是多此一举,没想到今天竟然能派上用场。

    不确定对方是否还在家中,方诚轻轻的插入钥匙拧开房门,悄然无声进入到家中。

    房子面积小的好处这个时候就能体现出来了,进入玄关后一目了然,客厅没人,厨房没人,浴室和马桶里也没人。

    但很多地方明显被人翻动过,对方似乎肆无忌惮,根本不怕事后被发现。

    而在此时,卧室里忽然传来了细微的动静。

    竟然还没走?

    方诚用指甲划破皮肤,鲜血流淌出来,凝聚成一把长长的血刃。

    他握着血刃,慢慢的走到卧室门口,探头往里面看。

    然后看到了……一个屁股。

    一个被黑丝包裹着,形状完美多肉,足以让臀控疯狂的屁股,正在朝着门口的方向轻轻晃动。

    方诚:“……”

    他掏出手机,调到静音模式,对准屁股拍了两张照。

    而屁股的主人此时上半身正钻在床底下,不知道在干嘛。

    ……

    神崎凛正在努力搬动床底下一个大箱子。

    她今天专门借口有事没去训练场,就是为了趁方诚不在家,来寻找被他藏起来的金刚杵。

    搜遍屋子都没有找到,唯独床底下没找过。

    神崎凛往下一看,发现床底下竟然藏着一个体积不小的箱子。

    她钻进去准备把箱子拖出来,结果这玩意太大了,竟然卡在床底,拽都拽不动。

    神崎凛正准备换个方式,就听到外面传来‘啪’的一声脆响。

    与此同时,她也感到屁股一痛,被人用力拍了一巴掌。

    “啊!”

    神崎凛发出一声惊叫,双手一拽,竟然将卡住的箱子给拽出来了。

    她顾不上检查箱子内有什么东西,急忙爬出床底,又惊又怒的往外一看,就看到方诚笑吟吟的站在一旁,两手空空。

    神崎凛的俏脸一瞬间涨得通红,怒火冲破了理智线,猛地朝方诚扑过去。

    “你找死!!!!”

    方诚轻轻一晃,避开神崎凛的攻击。

    走位,走位,回首掏,轻松把她一拳撂倒。

    神崎凛忍着眩晕从地上爬起来,脱下外套往地上一甩,捋起衣袖,明亮的大眼睛中满是喷涌而出的怒火:“今天我跟你没完。”

    两分钟后……

    神崎凛屈辱的趴在地上,双手被反剪身后。

    又是熟悉的体位,又是熟悉的男上女下。

    神崎凛又开始感到呼吸困难了:“你放我起来。”

    方诚哈哈一笑:“放你起来可以,不过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在我家干什么?咱们都这么熟了,你竟然还来我家里偷东西,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你才偷东西!”

    神崎凛呼吸急促,气急败坏:“我是来拿回金刚杵的!”

    方诚惊讶道:“那不是送给我的装备吗?”

    “我送你个大混蛋,明明是你自己一声不吭就拿走。”

    “哦,那你直说啊,干嘛来我家里偷?你这分明就是做贼心虚,体制内的蛀虫竟然还偷东西,我要检举你。”

    神崎凛被噎住了,偷东西确实是她理亏。

    不过她很清楚如果直说的话,方诚肯定会找各种借口不肯归还,还不如自己直接来偷走。

    只是没想到这混蛋今天竟然这么早就从训练场回来,被他逮了个正着。

    继续这么纠缠下去没玩没了,神崎凛只能道:“你先放我起来,这个姿势我不舒服。”

    方诚笑道:“没关系,我挺舒服的。”

    神崎凛:“……”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