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作者:屠鸽者 | 网游动漫

收藏

  方诚被砍下脑袋。 被刺穿了心脏。 被塞了满嘴大蒜。 被拉到阳光下曝晒。 被愤怒的的仇敌碎尸万段。 方诚重生了,对仇敌们将手双手:“跟你们彻底摊牌,实际上我也不是吸血鬼!”众人大吼:“我信你个鬼!” ………… 书友群:692761646 全订群:746181378,后台留言截屏给管理员。深夜,雨后的街道。。

    方诚最后但是把神崎凛从地上放出来,算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切记随便跑去自己家里来偷鸡。至于神崎凛是怎么开的门,这一点不需问,她有万能开锁器,开个门轻而易举。下面两人的特别注意力就较为集中在床底下这个大箱子。神崎凛也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确认,方诚是把至于神崎凛是怎么开的门,这一点不需要问,她有万能开锁器,开个门轻而易举。。...

    方诚最终还是把神崎凛从地上放起来,算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不要随便跑到自己家里来偷鸡。

    至于神崎凛是怎么开的门,这一点不需要问,她有万能开锁器,开个门轻而易举。

    接下来两人的注意力就集中在床底下这个大箱子。

    神崎凛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确定,方诚就是把金刚杵藏在这个箱子里面,家中里其他地方都搜遍了,只剩下这个箱子还没搜。

    而金刚杵那么大一根,方诚总不能随身携带,身上也没地方藏。

    哦,确实还有个地方,但一般人可塞不进去。

    神崎凛穿好衣服,对方诚道:“把金刚杵还给我。”

    方诚一屁股坐在床上,翘起二郎腿,摸出手机:“不好意思,那根棍子我忘记放在哪了,等我想起来就还给你。”

    神崎凛轻哼一声,不出所料,这混蛋果然开始找借口了,根本就不想把金刚杵还回来。

    她蹲下去,想要将面前的大箱子打开。

    方诚一脚踩在上面:“你要干什么?”

    “我要看看箱子里面是什么东西。”

    “不行,这是我的隐私。”

    “我怀疑你把金刚杵藏在箱子里,把脚拿开!”

    “我还怀疑你经常偷窥我的私生活呢。”

    两人争锋相对,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神崎凛好不容易才把金刚杵黑出来,自己都没用过,怎么可以让方诚黑走。

    她不满道:“你这样有意思吗?我希望我们的合作是充满诚意的,而非制造冲突,金刚杵的所有权并不是我的,你把它藏起来我很难办。”

    方诚脑海中陡然浮现出一句话——难办,那就别办了!(掀桌)

    当然这句话并没有说出口,方诚也不打算玩过火,他和神崎凛的合作还在蜜月期,没必要为一点小事争吵闹矛盾。

    他笑道:“我不是想跟你制造冲突,我是怕箱子里的东西你没看过,接受不了。”

    神崎凛闻言露出冷笑:“你以为我是什么都不懂的未成年小女孩?我什么场面没见过!”

    方诚把脚缩回来:“那你自己看吧。”

    神崎凛嘴角微翘,忍不住露出胜利者的嘴脸,在跟方诚的多次交锋中,能够获得胜利的次数少得可怜。

    她迫不及待的将箱子打开。

    打开的瞬间,一具雪白的肉体映入眼帘。

    神崎凛吓了一跳,还以为方诚在箱子中藏尸呢。

    等看清楚后,才发现这并不是尸体,竟然是一款不知羞的真人倒模。

    一般的11区男生都喜欢在床底下藏黄书,而方诚已经将他们远远甩在了身后。

    怪不得方诚会说这是他隐私。

    看到这见不得人的玩意后,神崎凛只觉得一股怒火从心底涌起:“你竟然买这种东西?”

    方诚惊讶道:“你生什么气?我买什么东西都是我的自由吧?”

    “是你的自由!”

    神崎凛愤怒道:“可你这混蛋整天跟我哭穷,吃我的喝我的,结果却偷偷买了这种完全没意义的东西,你说我该不该生气?”

    这东西是原主买的,并不是方诚买的,但他也没法推卸。

    只能摊开双手,满脸无辜:“怎么能说没意义,我是个正常男人,也需要解决生理需求啊,不用这种东西,难道你来帮我解决?”

    神崎凛:“……”

    好家伙,她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吸血鬼需要买真人倒模来解决生理需求。

    这句话各种意义上都充满了槽点,却又让人无言以对。

    毕竟方诚是个不怕银器爱吃猪血炖粉条的特殊吸血鬼,有生理需求也不算离谱。

    倒不如说,作为吸血鬼有生理需求不出去袭击人,反而自己动手解决,这简直就是吸血鬼中的道德模范,怪物中的优秀代表。

    而且脸皮也是奇厚,别的男人在女性面前暴露这种私密玩具,就算不会社会性死亡,也会羞涩难堪才对。

    结果方诚还能面不改色的跟她争辩生理需求的问题。

    神崎凛不想再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了,不然尴尬的不是方诚,而是她。

    “金刚杵在哪呢?”

    她问道,箱子里竟然没有看到,不应该啊。

    方诚露出微笑:“我都说忘记放在什么地方了。”

    神崎凛狐疑的盯着他,又低头打量箱子中的倒模,表情渐渐微变,紧跟着就是脸色一黑。

    我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划掉)

    这场面我还真没见过!

    神崎凛整个人都懵了,如果被浅草寺的大师们看到,百分百会直接暴走,化身怒目金刚来降妖伏魔。

    她甚至都不知道这算不算亵渎佛祖,会不会导致金刚杵的效果消失。

    “你你你!”

    神崎凛气得都结巴了:“你就不怕大师们找你算账吗?”

    方诚笑了:“不怕,我已经从金刚杵的造型上理解了大师们的想法,倒模是法器,金刚杵也是法器,这叫法器归位,大师们见到这一幕也只会感到欣慰。”

    神崎凛怒道:“法器归位你个鬼,大师们要是看到这一幕只会用法器打爆你的头。”

    方诚:“哪个头?”

    神崎凛:“我怎么知道是哪个头……你不要转移话题。”

    方诚便反问道:“那你觉得大师为什么要把金刚杵弄成这种充满男性象征意味的造型?”

    “额……”

    神崎凛又被噎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就算是真的,万一失效了怎么办?”

    方诚却很有信心:“不会的,大师们的金刚杵如果连个区区倒模都降服不了,那要怎么降妖除魔?万一碰上女妖精,岂不是多年精修都保不住?”

    神崎凛彻底佛了,她知道自己在口舌上的功夫绝对不是方诚的对手,继续交锋下去也只是单纯吃口水而已。

    她瞪了方诚一眼,转身走出卧室。

    方诚还在后面叫:“哎哎,金刚杵你不要啦?”

    神崎凛恼火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留给你自己慢慢玩吧。”

    方诚笑了笑,弯下腰将箱子重新盖好,塞进床底下,然后走出卧室,发现神崎凛竟然还在客厅里没有走。

    他好奇道:“打算留下来过夜?我的床有点挤,你只能打地铺。”

    “我马上就走。”

    神崎凛已经冷静下来,恢复了情绪:“有件事要通知你。”

    方诚看她表情认真,也就没有再说什么骚话:“什么事?”

    “我因为最近表现突出,被对策部推荐去参加一个内部的超能力培训,机会很珍贵,要跟你暂别一段时间。”

    神崎凛在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声音低沉,虽然在说机会珍贵,但看不出她有啥高兴的样子。

    能够得到这个机会当然值得高兴,但神崎凛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功绩,再加上搞定邪神投影,也就堪堪有被推荐的资格。

    注意,只是资格,而不是一定会被推荐,对策部内有大量履历丰厚的前辈在等待这个机会,轮也轮不上她

    能够以实习生的身份得到这个机会,唯一的可能就是神川拓海跟对策部高层做了交易。

    所以神崎凛开心不起来,她努力想要和神川拓海保持距离,可事与愿违,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他们的兄妹关系。

    当然,神崎凛也不会矫情到放弃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她要抓住所有可趁之机,努力进入对策部的中层。

    才能够完成心中深藏的目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