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作者:屠鸽者 | 网游动漫

收藏

  方诚被砍下脑袋。 被刺穿了心脏。 被塞了满嘴大蒜。 被拉到阳光下曝晒。 被愤怒的的仇敌碎尸万段。 方诚重生了,对仇敌们将手双手:“跟你们彻底摊牌,实际上我也不是吸血鬼!”众人大吼:“我信你个鬼!” ………… 书友群:692761646 全订群:746181378,后台留言截屏给管理员。深夜,雨后的街道。。

    方诚听见神崎凛说要暂别一段时间,轻轻一怔:“要去多长时间?”“不确认,快的话一个月,慢的话两个月也有可能会。”神崎凛上下打量着方诚脸上较为明显的不舍,不解道:“你像是舍严禁我?”方诚点点头否认:“是啊,我可太舍严禁你了,不去行不行啊。”长期饭票要跑,并且时神崎凛打量着方诚脸上明显的不舍,疑惑道:“你好像舍不得我?”。...

    方诚听到神崎凛说要暂别一段时间,微微一怔:“要去多长时间?”

    “不确定,快的话一个月,慢的话半年也有可能。”

    神崎凛打量着方诚脸上明显的不舍,疑惑道:“你好像舍不得我?”

    方诚点头承认:“是啊,我可太舍不得你了,不去行不行。”

    长期饭票要跑,而且时间这么长,换谁都会舍不得。

    神崎凛可没那么轻易就会上当,没好气道:“我看你是舍不得我的钱包吧?”

    “可你的钱包也有我的一份啊。”

    方诚旧话重提,鄙夷道:“我已经上网查过了,对策部的成员杀死怪物明明就有丰厚奖金,而我们每次猎杀行动后你就把对策部的奖金私吞。”

    “我的钱还不都花在你身上?”

    “别的富婆还会送iPhone12呢,而我只是吃你几顿饭而已。”

    “你光是吃饭就够把我吃垮了。”

    神崎凛不想继续纠缠奖金的事,直接转移话题:“这个内部培训能够有效提高能力者的作战能力,我必须去。”

    “这么吊?”方诚惊讶道:“那你以后岂不是要经常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得跟她重新换个合作协议,以后奖金对半分,饭钱也得按月给才行。

    “能去一次就烧高香了。”

    神崎凛不得不解释清楚:“这个培训会消耗大量的珍稀资源和经费,对策部一年才办一次。”

    从花钱的角度来论证,果然让方诚充分了解到培训机会的珍贵。

    既然机会如此难得,自然没法拦着不让神崎凛去,她的实力提高,对方诚来说也好好处。

    至少每次猎杀怪物的时候,不必让方诚一个人冲在前面。

    辅助也要出肉装顶在前排,获胜的几率才会更高。

    临走之前,神崎凛又叮嘱方诚一件事:“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在家呆着吧,不然被人算计了,我可帮不了你,真碰上麻烦的话,可以去找真澄,她在对策部内能做的事比我还多……”

    上次的匿名举报者,以及催眠森下大和的人,到现在都没有调查到什么线索,甚至连这两者是不是同一个人都无法判断,因为留下的线索太少了。

    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有人在暗中针对方诚,随时可能再动手。

    神崎凛去参加培训不在的这段时间,如果藏在暗中的人这个时候又针对方诚动手,而神崎凛无法在对策部内给方诚打掩护,那就很糟糕了。

    万一被对策部发现了方诚的身份,那真的就完蛋了。

    听着神崎凛不厌其烦的叮嘱,方诚忍不住笑了:“你比我过世的老母亲还要啰嗦,该不会真想要当我妈?”

    神崎凛的脸色顿时一黑,给了他一手肘,转身朝大门走去。

    临出门前,她忽然停下了脚步,回头对方诚道:“你要是不小心碰上神之笔神川拓海,千万不要试图跟他战斗……如果他要杀你的话。”

    她脸上闪过一抹迟疑,但最终还是说道:“你就说出我的名字,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报出你名字就没事,这么有排面?”

    方诚惊讶的看着她:“神川拓海,难道是你的……”

    神崎凛冷着脸握紧了拳头。

    如果方诚敢说是你的情人或者你们有一腿之类,她今晚就非要跟这个混蛋同归于尽不可。

    方诚说出了后半截:“难道是你的另外一个儿子?”

    神崎凛:(눈_눈)

    如果你们俩都是老娘的儿子,腿早被打断几百次了。

    看到神崎凛黑着脸就要走,方诚喊住她:“等等,有件事你答应过我,是不是忘记了?”

    神崎凛回忆一下才想起来方诚说的是狐仙屋地址的事。

    她这两天一直在忙着处理邪神投影的事情,倒是忘记帮他找了。

    “我争取去参加培训前帮你搞到地址。”

    她丢下这句话后就离开

    ……

    方诚被耍了。

    神崎凛说走就走,消失得很快,第二天就不见踪影,学校那边也请了长假。

    说好的帮他找狐仙屋的地址,结果什么都没有,现在手机也打不通了。

    方诚去找武田真澄,这个肌肉闺蜜也很替富婆感到高兴。

    她还给方诚科普一下这个内部培训的珍贵程度,对策部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是没资格参加的。

    有资格参加的人,最多也不会超过两次。

    除非你能够展现出堪比三大王牌的潜力,那内部培训就是你家的大门,进进出出都没问题。

    总之,等神崎凛培训结束后,实力的增长绝对会让人大吃一惊。

    方诚并不如何期待,如果神崎凛变得太强,那黑奖金就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狐仙屋的事情也只能放到一边,等神崎凛培训回来再说。

    没有富婆,方诚的生活一下子变得轻松许多。

    他现在就靠自己每天在家锻炼体能和训练各项能力,训练场那边也不用去了,武田真澄已经被他掏空,没有新东西可以教。

    不过双方的关系已经很密切,偶尔走动走动也不错。

    就这样无所事事的过去数日,方诚终于忍不住了,半夜开着小摩托出去溜达,寻找怪物。

    整个东京圈的怪物都是明晃晃的生命碎片和能力碎片,就等着方诚去摸,他怎么忍得住。

    况且这两天光是饭钱就让方诚心疼死,必须再赚点横财才行。

    违法犯罪的事情不能干,那就只能指望怪物们来就济一下他这个穷鬼了。

    大家都不是人,分我一点钱不过分吧。

    “多冷的隆冬……多冷的隆冬……哒哒哒……”

    “多冷啊,我在东北玩泥巴,虽然东北不大,我在大连没有家……”

    伴随着高昂的歌声,方诚骑着心爱的小摩托,在东京第四层江户川岸边的公路上飞驰着。

    此时正是深夜,公路上一个鬼影都没有。

    没有富婆的协助,方诚还真不知道上哪去找怪物,只能用这种笨办法到处逛。

    希望能碰到哪个怪物瞎了眼哦不对,是希望碰到眼神好的怪物,发现他这朵无害的美男子,趁着夜色一起聊聊人生谈谈理想。

    如果能给他摸一摸心脏,那就再好不过。

    “多冷啊我……”

    方诚歌唱到一半,忽然猛地一脚踩下刹车,扭头看向河边的护栏,一只年轻的眼镜娘站在那里。

    又是熟悉的地方,又是熟悉的时间,又是熟悉的准备跳河。

    方诚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朝香,你是专门来堵我的吧?梅开二度不是你这样玩的。

    他有心想要装作没看见直接走路,不过看到朝香明惠一只脚已经踏在围栏上准备爬上去的样子,他还是下车上锁,然后走过去。

    刚刚走过去,方诚就看到朝香明惠整个人都爬到围栏上。

    她并没有往下跳,而是冲着漆黑的河流,以及河流对面灯火辉煌的钢铁都市,发出尖叫一般的呐喊:“去你妈的命运!!去你妈的世界!!”

    方诚:“……”

    他揉了揉双眼,再看过去,眼前这个人的确是朝香明惠,他现在的视力很好,不会看错人。

    但朝香明惠怎么可能会喊出‘去你妈’这种字眼,人设直接崩了喂。

    等靠近后,方诚才注意到一个细节。

    今晚的朝香明惠,没有戴眼镜。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