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作者:屠鸽者 | 网游动漫

收藏

  方诚被砍下脑袋。 被刺穿了心脏。 被塞了满嘴大蒜。 被拉到阳光下曝晒。 被愤怒的的仇敌碎尸万段。 方诚重生了,对仇敌们将手双手:“跟你们彻底摊牌,实际上我也不是吸血鬼!”众人大吼:“我信你个鬼!” ………… 书友群:692761646 全订群:746181378,后台留言截屏给管理员。深夜,雨后的街道。。

    第二天回到学校的时候,朝香明惠了在自己的座位上。她也没像一如往常一样来找方诚说话的,也不是看了他几眼,接着迅速把脸转过去的,脸颊白里透红润的。的确昨天上突然发生的事情她也明白,么和叶语卿是实现共享记忆?方诚对双重人格但是挺感兴趣的,但现在的也也不是再次询问的时候。他她没有像往常一样来找方诚说话,而是看了他一眼,然后迅速把脸转过去,脸颊红润润的。。...

    第二天来到学校的时候,朝香明惠已经在自己的座位上。

    她没有像往常一样来找方诚说话,而是看了他一眼,然后迅速把脸转过去,脸颊红润润的。

    看来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她也知道,难道和叶语卿是共享记忆?

    方诚对双重人格还是挺感兴趣的,但现在也不是询问的时候。

    他正要掏出课本来,发现领座的佐藤隼人今天好像精神头很不好,坐在位置上发呆。

    而且脸色发白,黑眼眶十分明显。

    方诚用课本敲了敲他的桌子:“佐藤,怎么一副被掏空的样子?”

    佐藤隼人回过神来,连忙道:“没有,没有被掏空。”

    “没有?你脸上明明写着肾虚两个字。”

    方诚以过来人的经验劝说道:“要懂得节制啊,我前两天才把珍藏发给你。”

    佐藤隼人的脸一下子红了,显然被方诚说中。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给自己争辩一下,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继续缩在座位上继续发呆。

    很明显这少年碰到什么心事了,不止是肾虚那么简单。

    方诚没兴趣关心少年人的心里事,打开课本复习起来,最近因为来学校的次数较少,学习进度又落下了。

    午休的时候,方诚继续到平时吃饭的地方,他以为朝香明惠今天不会跟自己说话,没想到她还是带着便当盒,默默跟在自己屁股后面。

    “方君……”

    确定周围没人后,朝香明惠才脸红红道:“方君,语卿她……昨晚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方诚奇怪的看着她,难道两个人格的记忆不共享?

    他笑道:“还行吧,就是有点费房钱。”

    “房钱?”

    朝香明惠一下子猛地坐直了身体,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们昨晚到底做了什么事?”

    方诚很奇怪的反问:“她没告诉你吗?”

    朝香明惠迟疑道:“有,但她说的不是很清楚。”

    两个人格一般都是靠写日记留言来互相沟通的。

    今天早上起来后,朝香明惠发现自己腰酸背痛,腮帮子发肿,嘴里还有一股怪怪的味道。

    这差点把她吓死,以为叶语卿带着她的身体去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幸好检查一遍身体后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还是个纯洁的少女。

    看完日记后才知道,原来叶语卿昨晚出去溜达时碰上了方诚,然后被他送回家。

    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导致身体这么酸痛,叶语卿根本就没有写。

    朝香明惠本来以为语卿只是带着她的身体又去打架了,可现在一听方诚说费房钱,难道昨晚两人去开房了?

    想到这,她的心跳已经是砰砰砰的狂跳,虽然早上已经检查过身体,但这种事谁能百分百保证?

    说不定走的不是水路,而是旱路。

    “方君,你们昨晚到底去做了什么事?”

    “也没干什么啊,我在河边碰到她,两人聊了聊十分投机,气氛友好和谐,简直就是相见恨晚。”

    相见恨晚……

    朝香明惠微微一怔,纤细的手指无意识的绞着裙摆,默不作声。

    “聊完之后,我们决定买点东西,去爱情宾馆继续聊。”

    “爱情宾馆?!”

    朝香明惠猛地坐直身体,用震惊的眼神看着方诚:“你你你们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啊?”

    爱情宾馆跟普通的宾馆不一样,就是专门提供给情侣或者非情侣入住,给他们提供空间做情侣游戏的。

    一想到方诚竟然带着另外一个人格和自己的身体跑去这种地方,朝香明惠只觉得自己的小脑瓜快炸了。

    “因为附近只有一家啊。”方诚两手一摊:“你放心,我们没有做什么,就是玩游戏而已。”

    “哪有去那种地方玩游戏的啊?”

    朝香明惠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的吐槽着,又狐疑的看着方诚:“你们……真的只玩游戏而已?”

    究竟是玩什么游戏,才会玩到腮帮子发麻,腰酸腿疼?

    方诚笑容温和,语气也十分的真诚,但是听在朝香明惠耳朵中,却宛如来自魔鬼的低吟。

    “当然,说实话她的技术太差劲,我怀疑她根本就没玩过,一直输,输了惩罚做深蹲,蹲了一会就说受不了要换姿势,还让我帮她,我直接让她自己动,最后她说腰疼才停下。”

    最后做仰卧起坐的时候,叶语卿耍赖让方诚给她按住脚,结果没有得逞,只能自己做。

    朝香明惠嘴巴张大,两眼失神,就这样愣愣看着方诚。

    她的脑海中,闪过了无数令人面红耳赤的三俗画面,最后定格在‘自己动’三个字上,由这三个字构建出来的画面是叶语卿坐在方诚身上,自己努力运动的一幕。

    朝香明惠语气颤抖,试图进行最后的抢救:“我早上起来……嘴里一股怪味……难道你们?”

    “用了十盒小雨伞啊,叶语卿没跟你说吗?”

    方诚笑道:“她一直吹到嘴发麻,以后肯定看到小雨伞就要吐。”

    朝香明惠唰的一下站起来,白嫩的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得通红,几乎快要冒出蒸汽来。

    她用手指着方诚,嘴巴张开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眼睛更是迅速积蓄满了水雾:“你……你们……你们……”

    这下子石锤了,怪得不早上起来浑身酸痛嘴里还一股怪味。

    十盒啊!!

    你们俩是禽兽吗?!

    此刻她已经无法思考,脑袋变成一团浆糊,只有几个残缺的念头不断在起伏。

    语卿跟方君……做了?

    用我的身体……

    那岂不是我跟方君……

    “啊!”

    朝香明惠脸色发白,忽然发出一声尖叫。

    她双手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整个人瑟瑟发抖,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

    看到朝香被吓坏的模样,方诚忽然意识到两人的频道可能没对齐。

    他以为叶语卿至少把事情的大概告诉给朝香明惠,但现在那女人可能根本就没交代清楚。

    方诚伸手把朝香明惠从地上拉起来,结果她一脸惊慌的拒绝:“不要,不要在学校里!”

    方诚:(눈_눈)

    草,你这脑瓜里到底在想什么?

    搞得我好像要胁迫你在这校园里做点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作为玩过无数小黄油的老色批,方诚一瞬间就理解朝香明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抬手就是一个脑瓜崩弹过去,啪的一声脆响。

    “呜!”

    朝香明惠双手捂着额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你打我干什么?”

    “给你洗洗脑。”

    方诚解释道:“我跟叶语卿之间没发生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们只是在一起玩了半个晚上的手游而已,输了就惩罚做运动。”

    朝香明惠眨了眨眼睛,不敢置信:“那……那你还说用了十盒……小……小雨伞?”

    方诚耸了耸肩:“是啊,吹着玩,你不是说嘴里一股怪味吗?应该是橡胶味,十盒小雨伞都是叶语卿吹爆的。”

    朝香明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