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作者:屠鸽者 | 网游动漫

收藏

  方诚被砍下脑袋。 被刺穿了心脏。 被塞了满嘴大蒜。 被拉到阳光下曝晒。 被愤怒的的仇敌碎尸万段。 方诚重生了,对仇敌们将手双手:“跟你们彻底摊牌,实际上我也不是吸血鬼!”众人大吼:“我信你个鬼!” ………… 书友群:692761646 全订群:746181378,后台留言截屏给管理员。深夜,雨后的街道。。

    佐藤隼人的语气带着惊慌失措,除了隐隐的哭腔。方诚的心轻轻一沉,冷静问着:“什么时候的事情,在哪神秘失踪的?”听见方诚稳重的声音,佐藤隼人被压抑的惊慌失措放佛找到了了宣泄口,他哇的一下哭出:“就、就在上午放学时的时候,在路上神秘失踪的……”“报案了也没?”“报了方诚的心微微一沉,冷静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在哪失踪的?”。...

    佐藤隼人的语气带着惊慌,还有隐隐的哭腔。

    方诚的心微微一沉,冷静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在哪失踪的?”

    听到方诚沉稳的声音,佐藤隼人压抑的惊慌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他哇的一下哭出来:“就、就在下午放学的时候,在路上失踪的……”

    “报警了没有?”

    “报了,警察还在调查,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你妹妹的保镖呢?”

    方诚还记得佐藤家给佐藤麻衣专门找了一个私人保镖,虽然技术不怎么样,但好歹也是人高马大,有专业搏击能力。

    佐藤隼人的声音变得低沉和惊惧:“他死了,警察在路边的车里发现他的尸体。”

    方诚脑海中立刻闪过墨镜男的面孔,这还是个很有职业道德的人,被他揍了也不泄露雇主信息。

    “都怪我……没有去接麻衣……”

    佐藤隼人说着又哭了起来,因为有保镖在保护,所以他对接妹妹放学这件事就不上心了。

    这两天没有去接,偏偏就出事了。

    方诚没有安慰他,这个时候安慰无济于事,还不如让他先发泄一下积压的情绪。

    佐藤隼人倒是自己停下了,他仿佛找到救星一样,对方诚喊道:“方同学!方同学!求求你帮帮我!帮我找找妹妹哪去了!”

    方诚没有再开玩笑,只是缓慢而认真道:“佐藤,我现在帮不了你。”

    如果神崎凛在还好,可富婆已经去培训了,根本联络不上。

    靠方诚自己,连找只怪物出来刷都找不到,更别说找失踪的佐藤麻衣了。

    而且现在警方已经在调查,如果涉及到怪物或者邪教,对策部也会介入,方诚这个假鬼子贸然插手,很容易被识破身份。

    他相信警方和对策部的专业程度远比自己高,如果连他们都找不到人,加上自己也无济于事。

    虽然从武田真澄那里也学过一点情报收集,可那是依托在对策部内强大的情报网络才能起效,自己根本接触不到。

    难道要他开着摩托车出去闲逛碰运气?

    万一碰到对策部或者神川拓海,把自己也搭进去那就搞笑了。

    当然,方诚完全可以口头上假装答应,过段时间再说自己已经尽力,可这样就太恶心了。

    佐藤隼人听到方诚说帮不了,顿时急了:“方同学……”

    “佐藤!”

    方诚沉声打断他:“如果能帮忙我一定帮,帮不了你说再多也没用,明白吗?耐心等警方的消息吧。”

    方诚坚决的态度让佐藤隼人愣住了。

    他发了一会呆,等回过神来,才发现通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结束。

    ……

    挂断通话后,方诚走到窗户边,沉默看着窗外的夜景。

    他跟佐藤隼人谈不上朋友,两人的交集也就是在学校交谈几次而已,跟佐藤麻衣更是只见过两次面。

    之前顺手帮一把没问题,但没理由为了这对兄妹而冒险,这是理智思考后得出的结论。

    只是脑海中闪过佐藤麻衣羞涩的笑容,还有佐藤隼人受到欺负后委屈的模样,方诚的心情却有些烦躁。

    他已经在努力跟所有人保持距离了,为什么还会这样。

    大约半个小时后,门铃声忽然响起。

    方诚走过去开门,站在门外的果然是佐藤隼人。

    他一副憔悴之极的模样,头发乱糟糟的,眼眶红肿,脸色苍白,双眼布满了血丝。

    方诚叹了口气:“进来吧。”

    佐藤隼人默默跟着他进入到客厅中,有些茫然和手足无措的站着,直到方诚给他倒了一杯水才回过神来。

    “方同学……”

    佐藤隼人一开口就哽咽了:“对不起……我实在没办法……”

    他一个普通高中生,交际圈仅限家庭和学校,唯一算得上人脉的,就是方诚这个对策部的‘实习生’了。

    对妹妹的失踪,佐藤隼人自责到快要无法呼吸,可他实在没有办法。

    所以哪怕在电话中已经被拒绝了,他也要找上门来再试一试。

    方诚没有在意佐藤隼人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家,这种事问一问班主任就知道。

    他问道:“警察怎么说?”

    佐藤隼人用衣袖擦着眼泪:“警察说正在努力调查……可他们什么时候能把失踪的人安全的找回来?等他们查到,我妹妹早就……”

    “对策部有没有介入?”

    “没有,警察说必须是特殊案件才会申请对策部介入……我告诉他们绑走麻衣的肯定是邪教徒,他们才说会申请,但需要一到两天的时间!!”

    佐藤隼人双眼通红,越说越激动。

    方诚任由他发泄,等他数落了一顿警察的不是后,才缓缓说道:“如果是杀怪物或者邪教徒,我还有点经验,但找人我实在是不擅长,很抱歉,这件事我无能为力。”

    佐藤隼人怔怔看着方诚,双腿一软就要跪下。

    方诚向前一步把他拎起来:“不要做没意义的事。”

    佐藤隼人看着方诚双眼,终于明白他是认真的。

    “对……对不起,打扰了。”

    佐藤隼人朝方诚深深一鞠躬,然后转身慢慢的朝大门走去,眼泪止不住的顺着脸庞滑落,滴在地板上。

    方诚沉默看着他的背影,心情越来越烦躁。

    ……

    佐藤隼人走出方诚的家门,宛如行尸走肉一样在走廊里挪动脚步。

    等来到电梯前,他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让他赶紧回家。

    一个女儿已经失踪了,极有可能回不来,不能让儿子也一起失踪。

    佐藤隼人答应母亲的哀求,挂断通话后发了一会呆,缓缓蹲到地上,把头埋进膝盖里,发出压抑的哭声。

    “小盆友,你在哭什么呀?”

    一个奇怪的声音忽然在身边响起,佐藤隼人抬起头,看到一个陌生男人站在他身边。

    这男人大概三十多岁,看着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大晚上却带着一顶鸭舌帽,正在一脸关切的看着他。

    佐藤隼人摇摇头,缓缓的站起来,眼神仿佛失去焦距一样,透露着茫然。

    帽子男又问道:“是不是碰到什么伤心事了,说给叔叔听。”

    佐藤隼人并不想搭理他,而是伸手按下了电梯键。

    帽子男锲而不舍:“是不是在担心你妹妹的安危?”

    佐藤隼人浑身一震,猛地转头看着对方:“你……”

    帽子男这才露出了微笑:“是我们抓走了你的妹妹。”

    这一瞬间,佐藤隼人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仿佛爆炸了。

    先是一片空白,然后怒火淹没了理智。

    “混蛋!!”

    他怒吼着朝帽子男扑过去,但下一刻就感到天旋地转,身体完全失去平衡。

    紧接着嘭的一声闷响,背部和后脑勺传来剧痛,他重重的撞在墙壁上,被帽子男单手掐住脖子举起来。

    佐藤隼人呼吸不畅,涨红了脸,他手脚挣扎着,从嘴里吐出断断续续的话:“把……妹妹……还给我……”

    “那可不行,你妹妹可是预备的圣女。”

    帽子男含笑道:“不过你不用担心,她是幸福的,可以进入极乐天国服侍至高的神,而你们这些无信者,很遗憾就得下地狱,被极怒烈焰永远的焚烧。”

    佐藤隼人已经听不见中年人在说什么,他感到耳朵嗡嗡作响,嘴巴和鼻子吸不进一点空气,意识渐渐模糊。

    帽子男正要掐断佐藤隼人的脖子,陡然察觉到危险。

    他急忙把手缩回来,一截鲜红的刀刃从面前旋转着飞过,如果缩手的速度再慢一点,可能就要被切断。

    帽子男扭头看去,看到一个高中年龄的少年站在不远处。

    “为什么要在我家门口杀人……”

    方诚盯着对方,面无表情的问道:“你知不知道洗地是很麻烦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