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作者:屠鸽者 | 网游动漫

收藏

  方诚被砍下脑袋。 被刺穿了心脏。 被塞了满嘴大蒜。 被拉到阳光下曝晒。 被愤怒的的仇敌碎尸万段。 方诚重生了,对仇敌们将手双手:“跟你们彻底摊牌,实际上我也不是吸血鬼!”众人大吼:“我信你个鬼!” ………… 书友群:692761646 全订群:746181378,后台留言截屏给管理员。深夜,雨后的街道。。

    这名邪教徒只会觉得脑袋传来阵阵剧痛,身体都快散了架了。他争扎着翻越身来,就看见方诚走到面前,手里的长刀溶化内部分裂,变为几根细长的利刺。“你、你要做什么?”邪教徒语气颤抖着,这个头球破门而入连杀两人的奥特曼,让他惊惧胆颤。方诚默不做声,将利刺猛然刺入对方他挣扎着翻过身来,就看到方诚走到面前,手里的长刀融化分裂,变成几根细长的尖刺。。...

    这名邪教徒只觉得脑袋传来阵阵剧痛,身体都快散架了。

    他挣扎着翻过身来,就看到方诚走到面前,手里的长刀融化分裂,变成几根细长的尖刺。

    “你、你要做什么?”

    邪教徒语气颤抖,这个破门而入连杀两人的奥特曼,让他惊恐胆颤。

    方诚默不作声,将尖刺猛地刺入对方手脚,戳穿四肢钉在地板上。

    “啊——”

    邪教徒张嘴就要发出痛苦的尖叫,却被方诚用手捂住,变成含糊的呜咽声。

    他的四肢下意识挣扎起来,但挣扎带来的二次创伤又让肢体感受到更加强烈的痛楚。

    方诚冷漠的盯着,这名邪教徒刚才因为同伙的死亡而出现迟疑,有大概率不是狂信者。

    只要不是狂信者,那就能逼问。

    方诚也不会什么逼供的技巧,唯一能想到的方法就是痛苦。

    用痛苦来瓦解对方的意志。

    如果这都能承受住,他也不介意让对方明白,蛋疼有时候也是能疼死人的。

    有些男人不畏惧死亡,但绝不希望自己以卵击石,变成无鸡之人。

    佐藤隼人此时也从房外走进来,默默走到方诚身边。

    他对房内的血腥场面感到不适,却咬牙强迫自己接受这一切。

    心中残留的天真和幼稚也在一点一点的褪去。

    等邪教徒的惨叫结束,方诚才松开他的嘴巴,将尖刺抵在他的喉咙上。

    “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放过你,不然就陪你两个同伙一起下地狱,当然临死前我一定会让你提前享受到地狱的待遇,比如剥皮抽筋什么的。”

    方诚冷声说出威胁的话,手中的尖刺缓缓向前,已经刺破对方的皮肤,鲜血流淌出来:“你们今天下午抓走的女孩,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名邪教徒果然不是狂信者,面对方诚的威胁,眼中浮现出强烈的惊恐。

    但是他的心理素质还不错,竟然没有被吓崩溃,而是紧张的反问道:“如果我回答了,你肯放过我吗?”

    “当然!”

    方诚的语气充满真诚:“我可以用我自己和父母亲戚的性命,向你们的神发誓,只要你老实回答问题,我就不杀你,如果违反誓约就全家死光光。”

    对于信徒来说,用他们的神发誓显然是挺有说服力的。

    这名邪教徒听着方诚发誓的语气是如此真诚,才选择相信,如实回答问题:“我也不知道那个女孩现在在什么地方,只知道下午的时候就已经送出第三层了,可能会送到东京以外的地方去。”

    佐藤隼人闻言双眼一瞪,死死盯着邪教徒,拳头已经握紧。

    如果不是方诚交代过他不要随便出声,他早就冲上去给这个混蛋一拳了。

    方诚又连问了两个问题:“为什么要抓佐藤麻衣?为什么要这么着急把她送出东京?”

    “因为她是圣种,有资格能够成为圣女,明天就是神降之日,要举行献祭仪式让圣女们前往极乐天国侍奉至高的神,所以才会急着送她离开东京。”

    “什么是圣种?仪式地点在什么地方?”

    “我、我不知道啊!”

    方诚又问了几个问题,结果邪教徒一问三不知,什么答案都没有。

    这个人只是普通的外围教徒,根本不了解具体的事务,甚至都没有参加过绑架佐藤麻衣的行动,只是跟随领队留下来处理后患而已。

    能够知道上面这些情况,还是因为他跟领队的关系比较好,从对方口中打听到的。

    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佐藤麻衣已经被带离市中心,具体去哪一无所知。

    仅有这样的线索,是不足以在短时间内找到人的。

    邪教徒看着沉思的方诚,小心翼翼问道:“你、你会放过我吗?我已经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了。”

    “当然,我不会杀你。”

    方诚回过神来,笑着把尖刺从对方脖子上拿开。

    这让邪教徒深深的松了口气,心想果然至高的神显灵了,让这么穷凶极恶的人也能遵守誓言。

    但紧接着他便看到方诚将尖刺塞进佐藤隼人的手中,抓着他的手往下一刺,尖刺瞬间没入胸口。

    邪教徒没想到方诚竟会这么无耻。

    他瞪大双眼,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情绪。

    佐藤隼人吓得松开手后退两步,看着地上死不瞑目的邪教徒,脸色苍白,双手都在颤抖。

    看来亲手杀人对这个高中生造成的冲击还是太大了点。

    方诚瞥了他一眼:“是不是觉得我很无耻?不讲信用?”

    佐藤隼人连忙摇头。

    方诚笑道:“不用否认,告诉你一个经验之谈,对付坏人,你就要比他们更加卑鄙无耻更加不守信用。否则躺在地上骂人的就是你了。”

    说完就丢下三观崩塌的少年,方诚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武田真澄:“我在民宿又干掉了三个极乐教的教徒,你有办法处理掉尸体吗?”

    “臭小子,等你打电话过来黄花菜都凉了,我已经安排人手过去处理,你们早点离开,别碰上了。”

    “麻烦了,谢谢你。”

    “噫,你别这么肉麻。”

    方诚挂断通话,开始对三具尸体摸尸。

    结果一无所获,这三个混蛋都是普通人,完全没有超自然力量,就算摸破皮也摸不出东西来。

    气得方诚把他们身上的钱包都搜刮干净,然后对还在发呆的佐藤隼人说道:“走了。”

    佐藤隼人回过神来,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连忙跟在方诚背后。

    房间外的走廊,已经有一些听到动静的旅客偷偷打开门缝张望,看到人又急忙缩回去,警惕得很。

    方诚带着佐藤隼人离开民宿,走出大门时,柜台后的小姑娘还朝两人鞠躬,不知道一会看见尸体后会不会吓尿了。

    走出民宿后,两人就看到一个身影鬼鬼祟祟躲在摩托车后面,正在用工具撬锁。

    佐藤隼人正要叫,就看到方诚上去一脚把偷车贼踢飞数米远,直接踢昏过去。

    佐藤隼人:“……”

    为什么感觉方同学很熟练的样子。

    方诚打开锁,招呼佐藤隼人一声,两人坐上车,扬长而去。

    这次方诚没有开得太快,一边开一边对背后的佐藤隼人道:“佐藤,我会拜托的我朋友调查一下极乐教的动向,看看能否找到你妹妹的下落,但你不要期望短期内有什么结果,现在我送你回家吧,好好休息,保持体力才能继续找你妹妹。”

    佐藤隼人沉默了好一会,才低低的‘嗯’了一声。

    刚才那个邪教徒交代的线索,佐藤隼人也已经听到了,这种情况下已经无法再苛求方诚做什么。

    方诚今晚已经为了帮他而连杀四个人,这种恩情已经还不起,他实在是没资格再要求更多。

    就算要求了,方诚也是做不到,他又不是超人,只是一个连财务自由都没有的高中生罢了。

    在佐藤隼人说出自己的家庭地址后,方诚很快就将他送到家门口。

    下车后,佐藤隼人朝方诚深深的一鞠躬:“方同学,今晚实在是万分感谢。”

    “都是同学,不必客气。”

    方诚打算跟佐藤隼人一起到他家看看,免得有邪教徒在他家里埋伏。

    刚要下车,手机忽然响起,掏出来一看,竟然是朝香明惠打来的。

    现在可是凌晨四点多。

    方诚的心情顿时烦躁起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选择接听,把手机放到耳边,尽量以轻松的语气笑道:“喂,朝香,这个时间还打电话,是不是彻夜难眠无心睡觉,想跟我聊一聊私密话题?”

    佐藤隼人默默站到一旁,听到方诚说出朝香这个名字,他眼中闪过了一抹好奇,但很快又黯淡下去。

    和方同学比,自己完全就是一无是处。

    朝香同学又怎么可能会在方同学那耀眼的光芒下,注意到微不足道的自己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