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作者:屠鸽者 | 网游动漫

收藏

  方诚被砍下脑袋。 被刺穿了心脏。 被塞了满嘴大蒜。 被拉到阳光下曝晒。 被愤怒的的仇敌碎尸万段。 方诚重生了,对仇敌们将手双手:“跟你们彻底摊牌,实际上我也不是吸血鬼!”众人大吼:“我信你个鬼!” ………… 书友群:692761646 全订群:746181378,后台留言截屏给管理员。深夜,雨后的街道。。

    “方君……”朝香明惠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如水,但此时却有些沙哑,放佛丧失了活力。“我睡不着,想跟你说说话的。”“也可以啊,正好我也睡不着,巧了也不是?”换做平常,方诚当然直接挂了,你睡不着就能来打搅我睡着?但现在的他却有着足够多的足够的耐心,聆听朝香明惠的每一“我睡不着,想跟你说说话。”。...

    “方君……”

    朝香明惠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但此时却有些低沉,仿佛失去了活力。

    “我睡不着,想跟你说说话。”

    “可以啊,正好我也睡不着,巧了不是?”

    换做平时,方诚肯定直接挂了,你睡不着就能来打扰我睡觉?

    但现在他却有着足够的耐心,倾听朝香明惠的每一句话。

    朝香明惠也是轻笑一声,然后沉默着,好一会才说道:“抱歉,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方诚也笑道:“没关系,你想要说什么话题都好,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健康的还是不健康的,在下夜间陪聊员方诚,竭诚为你服务。”

    朝香明惠忍不住笑了出来,方诚也陪着她一起笑着。

    笑着笑着,朝香明惠的声音忽然变得哽咽:“对不起……对不起……”

    方诚收敛了笑容,轻声道:“不要道歉,你没有做错什么。”

    “谢谢你,方君,我总是这样控制不住情绪。”

    朝香明惠努力止住哭泣的冲动,带着浓浓的鼻音:“今天的课堂笔记我已经在网上发给你了,你记得查收,以后记得一定要准时上课……不然会错过知识点的……午饭要记得多吃点青菜,才能保持营养均衡……天冷了要记得多穿衣服……晚上不要总是出门……很……很危险的……”

    朝香明惠絮絮叨叨,宛如母亲或者姐姐一样,叮嘱着一些日常的小事。

    可说到最后,她已经泣不成声。

    方诚默默的听着,最后才缓缓问道:“朝香,发生什么事了?”

    朝香明惠的声音断断续续:“方君……你能这么问……我很开心,但是……已经太晚了。”

    方诚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我觉得不晚,现在离早上还有两个多小时呢。”

    沉默良久,朝香明惠的声音才响起来:“方君……你能喊我一声姐姐吗?”

    “可以!”

    方诚沉声道:“但是你必须到我面前来,亲自跟我说。”

    “对不起……我做不到……我们之间的距离,太遥远了。”

    朝香明惠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也许我对你来说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同学,也许十年后,二十年后,你会忘记我,但对我来说,认识你,真的很开心!谢谢你!”

    说罢,通话便被挂断了。

    方诚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默默按下重拨。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手机。

    朝香明惠平时都是乐呵呵来上学,没有被限制自由,情绪也没有不对劲。

    佐藤麻衣这边有警察和父母关注,有保镖保护,一切都很正常。

    为什么情况一下子就急转直下到如此恶劣的地步,两件事恰巧凑在一起?

    他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最终停留在几个关键词上。

    极乐教、神降之日、圣种圣女、两位一体、双重人格。

    “佐藤!”

    方诚忽然开口朝一旁的佐藤隼人问道:“你妹妹佐藤麻衣是不是有双重人格?”

    佐藤隼人吃了一惊,这件事只有他一家四口才知道,从未往外传过。

    面对方诚询问的眼神,他点了点头:“是的,我妹妹有双重人格。”

    “她身上有奇怪的疤痕吗?”

    “这……没有。”

    方诚没有再问,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用双手揉着脸,脸上充满了倦意。

    从穿越后,他一直在努力跟所有人保持距离,哪怕跟合作伙伴神崎凛也一样,双方从未真诚的交流过。

    他怕因为情感的因素,让自己某一天陷入到进退两难,疲于奔命的困境中。

    身体能够复活的能力,训练就能变强的能力,也让他有一种微妙的游戏感。

    可朝香明惠压抑的哭声,终于彻底击碎了这种错觉。

    这些人不是游戏,而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情感,有自己的好恶。

    而他的情感,也如滴入清水中的墨汁,早就与这个世界深深的融合在一起,已经不分彼此。

    “方同学,你没事吧?”

    佐藤隼人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

    方诚重新抬起头来,脸上的倦意已经一扫而空。

    取而代之的是坚毅的神色和眼中熊熊燃烧的烈焰。

    “佐藤,我有事要先走一步,你回去吧,不要到处乱跑了。”

    “好的,我明白了。”

    方诚叮嘱他一句,然后启动车子,伴随着引擎的咆哮声,疾驰而去。

    佐藤隼人默默注视着方诚离去的背影,转身返回家中。

    ……

    朝香明惠坐在客厅里,慢慢放下手机,双眼茫然的看着前方,眼神里没有焦距。

    房东松田奶奶就站在沙发的一侧,开口提醒道:“明惠酱,电话打完就开始吧,时间已经不早了。”

    朝香明惠回过神来,缓缓用衣袖擦干净脸上的泪痕。

    她站起来,走向客厅角落里的灵龛,给父亲和弟弟供上一炷香,然后才走进母亲的卧室。

    松田奶奶留在外面没有进来,她的母亲朝香静子已经在卧室内等待。

    卧室内的布置很简单,甚至是简陋,只有床和衣柜。

    在一面墙壁上却挂着一幅巨大的画,画的内容云里雾里,唯一能看清的就是两个被无数信徒环绕的女性。

    一个身披斗篷铠甲,双手杵着一把巨剑,浑身被火焰笼罩。

    一个身披轻纱长裙,头戴桂冠,浑身光芒万丈,面带微笑。

    这两个女人就是极乐教的双子之神,愤怒之神和怜爱之神。

    朝香明惠走进来的时候,朝香静子正跪在地上,双手交握对着画进行虔诚的祷告。

    朝香明惠默默站在一旁,视线也落在画上,目光空洞。

    母女同视一张画,情绪却完全不一样。

    等祷告结束后,朝香静子才从地上站起来,顺手拎起一根两指宽的细长竹条。

    她回望着女儿,眼中竟没有一丝亲情,只有冷漠。

    朝香明惠默默将上半身的衣物都脱下,赤裸的皮肤上遍布着扭曲丑陋的疤痕。

    她将衣服整理好放到一旁,然后才缓缓跪到画像前。

    朝香静子高举手中的竹条,对准女儿的后背用力抽打下去。

    啪!

    朝香明惠的后背出现一道清晰的血痕。

    她面无表情的承受着,似乎对这种痛楚早已习惯。

    朝香静子并不停下,继续用竹条抽打着女儿的身体,口中同时用尖锐的嗓音叫道:“你的原罪害死了你的父亲,你的原罪害死你的弟弟,你要向至高的神赎罪!”

    听到这声音,朝香明惠脸上才浮现出痛苦之色,双手抱着肩膀,默默的闭上双眼。

    朝香静子的动作越来越快,口中的咒骂也越来越尖锐,双眼中闪烁着对宗教的狂热。

    当她最后一下冲着朝香明惠的脑袋打下去时,一只手忽然抬起,抓住了落下的竹条。

    朝香明惠用另外一只手摘下眼镜,从地上站起来,将竹条用力扯过来折断。

    “语卿!”

    朝香静子看到女儿摘下了眼镜,连忙问道:“明惠没有睡着吧。”

    现在控制身体的人是叶语卿,她冷冷瞥了母亲一眼,将衣服穿好,径直走出卧室。

    外面的客厅中,除了松田奶奶之外,又多了十几个穿着黑白教服的邪教徒。

    见到叶语卿出来,他们默默分开在两侧,让出一条路来,同时从身上掏出黑色的圣经,翻开,低声朗诵。

    “走吧……”松田奶奶在一旁说道:“是通向极乐天国的道路啊。”

    “不!”

    叶语卿冷笑道:“这是一条通往死亡的路。”

    她将眼镜贴身藏好,然后在朗读声中迈步向前,没有再回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