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纪天谣

作者:周司仪 | 白领职场

收藏

  她从天而降,自黑夜复苏,边为了报仇处心积虑,边去学习肉体凡胎的为人处世,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只为凭借天赐的气运重返天界。却,当她真正的以肉眼看过人间,一切了悄悄改变……一辆马车疾驰而过,车轮翻滚,溅起青石路上一阵水花。。

    此行是无意之举,楼昭特地需要考虑到白老夫人,穿得很是素雅,在络绎不绝前去道观的贵女诰命中不作声,也并不醒目。两人回到正殿,望着后边有不少空着的蒲团,楼昭挑了靠前的一个跪坐下去,扭头盼咐青衣去找那个李小道士。过了一会儿,两个小太监抬着一个红木箱进两人来到正殿,看着后边有不少空着的蒲团,楼昭挑了靠前的一个跪坐下来,转头吩咐青衣去找那个李小道士。。...

    此行是有意之举,楼昭特意考虑到白老夫人,穿得很是素净,在络绎不绝前往道观的贵女诰命中不做声,也并不显眼。

    两人来到正殿,看着后边有不少空着的蒲团,楼昭挑了靠前的一个跪坐下来,转头吩咐青衣去找那个李小道士。

    过了一会儿,两个小太监抬着一个红木箱进来,到正殿前头打开箱子,把一卷卷竹简小心地堆在那张矮案上,又一起把那个红木箱从偏殿抬了出去。

    又过了一会儿,那些小姐诰命都到了正殿,蒲团几乎被坐满了。

    这时,老国师才拖着他那枯瘦的身子慢慢走过来,坐在案前。

    楼昭心想,他实在是太老了,干什么都慢吞吞的。

    他慢慢翻开竹简,混浊的眼睁大,费力地辨认着竹简上的字,然后慢慢地把字都念出来。

    其实老国师已经念了很多年的经啦,可他居然一点儿都记不住。

    她真是搞不懂,国师是用来干嘛的。

    苍蝇嗡鸣般的念经声传开,在正殿中每一个人的脑袋上边徘徊,就是进不到脑子里。

    楼昭微微蹙眉,双眼炯炯有神地听着那个老国师讲学,看起来认真非常,事实上却已经无聊非常。

    在场的其他小姐大都也是这样的,但她们没有她装得好,双眼呆滞一看就是在走神,甚至还有小姐呆着呆着脸上就浮起了莫名其妙的微笑,脸上升起了一片红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认认真真从头听到尾的,恐怕也只有那些严肃端正、心怀敬畏的夫人们了。

    直到那矮案上的香燃尽,直到国师颤颤巍巍直起了两条腿,众人忽然觉得脑袋一轻,吐出一口气浊气来。

    一位老夫人微笑:“果然是国师大人讲学不同凡响,老身听完灵台空明了许多!”其他夫人听了纷纷附和,表示自己同样的感受。

    呵呵。

    楼昭觑见白老夫人由她的孙女搀着,慢慢离开正殿,估摸着是像下人说的那样“去后院走走”了,便不动声色地跟了上去。

    说是去走走,就是想看看能不能碰上后院后面的老方丈合虚呗。

    之前楼昭被合虚传见的事知道的人不多,可偏偏“不小心”传到了白老夫人的耳朵里,她这才有了底气。

    要知道,合虚不是国师,胜似国师,不问世事,也绝无虚言,至今经历三位皇帝,传见过的人仅有六位:三个皇帝,如今的皇后,老国师,以及楼昭。

    除了楼昭,哪一个说出去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她慢慢落在后面,见那祖孙二人隐没在竹林小径上,而一身粉衣的青衣,正走过来。

    白老夫人叫住了青衣,问了两句话,回过头来,正看见楼昭,顿时一愣。

    楼昭远远地向她行了一礼。

    青衣走过来,低头:“合虚方丈请小姐过去一叙。”

    楼昭脸上浮起恰到好处的温婉笑容,踏上那条竹林小径。

    待来到白老夫人跟前,又行了一礼:“臣女见过白老夫人,老夫人身子可还安好?”

    白老夫人笑了:“尚好。方才那丫鬟和老身说,合虚方丈要见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