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胡说八道!”李景出声劝阻韦护。“臣知罪。”韦护又重重地在地上磕了一个头。“这肯定是有人故弄玄虚。一枝梅早以除掉,怎么可能会会与旧案有关?贼子谋害李慕白留下的梅花定是别有企图。天子脚下突然发生这样的命案,韦爱卿你责无旁贷,朕命你速去查明此案。”李景“臣知罪。”。...

    “胡说八道!”

    李景出言制止韦护。

    “臣知罪。”

    韦护又重重地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这一定是有人故弄玄虚。

    一枝梅早已铲除,怎么可能会与旧案有关?

    贼人害死李慕白留下梅花定是别有企图。

    天子脚下发生这样的命案,韦爱卿你责无旁贷,朕命你速速查清此案。”

    李景急忙定了这个论调,堵住众臣的嘴。

    旧案是怎么回事?

    圣人李景十分清楚!

    朝中众臣也都心知肚明!

    这也就成了晟国朝野忌讳之一。

    “臣领旨,行凶嫌疑最大之人已被臣羁押于监牢之中。”

    韦护见圣人李景的旨意与自己心中所想一致,内心自然十分欣喜。

    而韦护这番顺着旨意的说辞,李景自然识得其中之意。

    “如此甚好!

    将此人好好查办,尽早了结此案,以慰朕与成侯之心,还李慕白一个公道。”

    李景心想,不管制造这件凶案的背后势力是什么目的,只有将李慕白身死一案马上平息,这背后势力不可告人的目的便无法达成,进而稳定朝局。

    “臣一定迅速结案,不负圣恩。”韦护已心领神会。

    此时殿外传来一个声音。

    “渎职枉法的庸官,你不仅害了无辜百姓,还想掩盖案件真相吗?”

    一身男儿装、已在殿外多时的李淑婉走进了奉天殿。

    女子不能干涉朝堂之事,这是晟国先贤定下的规矩!

    一身男儿装的李淑婉进入奉天殿着实将李景及殿内诸臣吓得不轻。

    自李慕白被定罪处置,李淑婉便不自觉地疏远了李景,只是朝廷重大节日才会去给李景请安。

    “婉儿,你怎么来了?这不是女儿家该来的地方。”

    李景对李淑婉还是有着感情,没有让人将其拖下去。

    李淑婉走至龙阶之下,双膝下跪磕了头。

    “父皇,李慕白冤死,这庸官竟然想用替罪羊草草了结此案!

    您一定要彻查此案,还李慕白一个公道。”

    成侯李春听闻此言也立马出列跪在了龙阶之下。

    “老臣请求圣上彻查此案,决不能让京兆府尹草草了结此案。”

    李淑婉的出现打乱了李景心中的安排。

    连一直忍着不出声的成侯都趁机站了出来,李景心中有了些君王之怒。

    “常平公主与成侯是误解朕的意思了。

    即使是一个普通凶案也要彻查凶手,更何况成侯外孙?

    朕的意思是让韦护认真仔细查办,公主及成侯速速平身吧。”

    成侯在军中威望让李景有所忌惮,心爱嫡长女也让李景无法用强,李景只好安抚。

    成侯毕竟是宦海沉浮多年的老手,圣人李景已经退步,便识趣地站起身来。

    李淑婉今日此行的目的就是制止京兆府继续调查此案。

    圣人李景如此说,李淑婉还是不放心,依旧跪地不起。

    “父皇,请饶恕儿臣冲撞之罪!

    据儿臣所知,韦护早已备好一切证据,只待他明日开堂问审此案,那无辜之人便会定了死罪,此案就会了结,真相将永不见天日。”

    李景不知何时李淑婉竟然有了宫外的消息来源,但为了护住她,此时不宜追究。

    “常平公主大胆!朕已令京兆府认真调查此案,你是认为京兆府不会遵旨办事,还是认为朕的旨意没有效用?”

    李景厉声呵斥着李淑婉,而没有追问消息来源,也没有正面回答李淑婉的对京兆府的揣测。

    “儿臣并无此意,儿臣请旨,将此案交由儿臣调查。”

    李淑婉此言一出,奉天殿内瞬间哗然,群臣议论不止。

    即使看在李景的颜面,群臣没有说出声来,但李景也知道他们说些什么。

    历代王朝都是男权当道,哪里有女子参与朝政一说,先不说李淑婉能否获得查案之权,单就李淑婉这个想法足以让天下腐儒震惊。

    “李淑婉!”

    李景气得睁大双眼,直呼李淑婉的闺名。

    “你究竟想干什么!”

    李景此时又气又不好意思面对群臣,这是他手把手教大的嫡长女,此时已完全失了往日的规矩。

    这是将皇家的脸面置于地上供群臣嘲笑。

    李景一声怒喝,朝堂叽叽喳喳议论声瞬间安静了下来。

    李淑婉跪在地上,低着头,没有作声。

    就在此时,一个瘦骨嶙峋的老者站了出来,跪下道:

    “圣人息怒,既然公主不放心京兆府会遵旨办事,明法司段明请求监审李慕白被害一案。”

    明法司是晟国最高的司法机构,负责核查刑部报送的死刑案及承旨司报送的谋反案,对全国案件均有提审之权。

    明法司最高长官官名为司首。

    现任明法司司首段明乃三朝元老,以秉公办案而闻名天下。

    段明的请求很高明,并不是直接请求提审此案,而是请求监审,既能帮助李淑婉打圆场,又照顾了圣人的颜面。

    在李景幼年时,段明已名扬天下,如今段明已有八十岁。

    段明在晟国的威望连李景都要礼敬三分。

    李景看到段明如此,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李淑婉,他知道李淑婉性格刚烈,再硬下去只会让自己下不来台。

    “准段老所请,常平公主,你不相信京兆府,总该相信段老大人,你与段老大人一同起来吧。”

    李淑婉虽然刚烈但不是无脑之人,段明的公正天下皆知,有了段明监审此案,李慕白被害一案便有了查清真相的希望。

    “谢父皇宽恩,不治儿臣不敬之罪。”

    李淑婉说完站起身来,顺便扶起了身旁跪着的段明,两人退到一旁。

    而韦护从上朝到现在还一直跪在地上。

    “韦爱卿,李慕白被害一案由你主审,段老监审,一定要彻查此案,还李慕白一个公道,还天下一个真相,你也起来吧。”

    此时让韦护精神为之一振的便是“起来吧”三个字。

    “臣领旨。”

    韦护如释重负般站起身来,退到一旁。

    李慕白被害一案如何调查就这样在朝堂上被定了下来。

    李淑婉的出现让李景本已作好的计划出了一些偏差,更让他平静应对朝局的心晃动起来。

    李景站在龙阶之上闭上眼深吸了几口气,然后睁开眼继续说道:

    “李慕白身死,朕也十分悲痛!

    元成三十八年李慕白高中状元,朕对其十分器重,特将其拔擢为御笔郎官,后又委以监察司少卿。

    可谁也没想到李慕白竟然附逆,每想至此,朕也甚感惋惜。

    如今人死灯灭,一切罪过皆成过往。

    朕也念在成侯劳苦功高,特旨李慕白以子爵身份风光大葬。”

    李景这样下了恩旨既是安抚成侯一族,也是照顾到李淑婉对李慕白的情谊。

    成侯李春跪下谢恩:“谢圣人隆恩。”

    李淑婉及众臣也跪下山呼“圣人圣明。”

    “众卿平身吧。”

    李景边说边坐回了龙椅。

    “众卿说朕圣明,可朕觉得,在用人上面朕还是有些糊涂的地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