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巡卫衙将军官阶不大,可巡卫衙兵马数与禁军兵马数不相上下,还配有强弓重弩,战力不凡。可见巡卫衙在京都的地位举足轻重。胡仕成虽说是巡卫衙大将军,但也只有三脚猫的功夫,而且胆小...

    巡卫衙将军官阶不大,可巡卫衙兵马数与禁军兵马数不相上下,还配有强弓重弩,战力不凡。

    可见巡卫衙在京都的地位举足轻重。

    胡仕成虽说是巡卫衙大将军,但也只有三脚猫的功夫,而且胆小如鼠。

    他之所以能成为巡卫衙大将军,皆因曾在兵部任过主事。

    巡卫衙的职责是维护京都治安。

    李景想拿巡卫衙开刀,李慕白被害一案就是绝佳的由头。

    李景追问道:

    “你自称罪臣?罪在哪里你可知晓?”

    此时胡仕成早已缩成一团,像个鹌鹑一般。

    “不敢欺瞒圣人,罪臣犯了渎职之罪。

    成侯外孙李慕白被歹人所害,巡卫衙没有尽职尽责维护京都治安,才酿成此祸。

    这不仅令成侯痛心,更损了圣人威名。”

    胡仕成不愧是老官油子,这一番话既反思了已过,又顺便拍了李景的马屁。

    李景看这胡仕成如此识趣,缓了几分怒气。

    “算你还不至利令智昏,有几分人臣之思,那你打算朕如何处置你?”

    胡仕成听了圣人这番话更是心惊胆战,他缓缓说出话来:

    “罪臣愚钝...罪臣不知...还请圣人圣裁。”

    胡仕成说完将头重重地磕在地砖之上。

    李景嘴角微微一笑,然后望向低着头的兵部尚书言升。

    “言尚书,你认为胡仕成该如何处置?”

    言升听见李景点了自己的名字,便站了出来。

    昨日有人传递消息说江南茶道出事,言升便连夜和言卫道商量了今日朝堂应对之策。

    可胡仕成一事却在预料之外!

    言升稳了稳心神道:

    “回圣人,元成四十年,兵部与禁军合力平了禹王截囚之乱,斩杀巡卫衙大将军刘勤。

    巡卫衙大将军职位空缺,圣人让臣举荐一忠诚可靠之人,臣便举荐了时任兵部主事的胡仕成。

    胡仕成在兵部一直实心用事,边境驻军军饷、兵械皆是由其统管,多年来无丝毫差错。”

    言升这一番话滴水不漏,将李景抛出来的球又踢了回去。

    李景听完言升这一席话,心想,言氏父子果然都不好对付。

    “原来如此,言尚书真是良苦用心!”

    言升丝毫不露怯,继续赶着李景的话说:“臣只是做了分内之事。”

    “那你觉得胡仕成当罚吗?”

    “臣觉得当罚。”

    “如何罚?”

    “应当罚俸一年以教群臣。”

    言升的底气十足,这底气源于言氏父子多年的朝堂经营。

    虽说言氏父子羽翼渐丰,可毕竟京都还是在李景掌控之中。

    言卫道发现不妙,未免给李景留下处置的口实,他赶紧站了出来,跪下道:

    “圣人息怒。

    竖子莽撞无礼,竟大言不惭替圣人决断。

    念在老臣多年勤于朝政,恳请圣人饶恕竖子的罪过。”

    言卫道这是在给李景台阶下,同时也是向李景示威。

    他话中之意便是,晟国多年朝政都是在他掌控之中。

    言升也不是蠢材,也知道刚才所言着急了些,连忙跪下道:

    “圣人恕罪。”

    李景闭上眼,仔细回味刚才言卫道说话时的眼神及话中之意,这哪里是示弱?

    分明就是在示威!

    李景深吸了两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今时不同往日,没有铁一般的证据不能妄动言氏父子。

    他忍着心中之气,睁开双眼。

    “内廷司拟旨,将胡仕成革职赶出京都。”

    随后奉天殿外的禁军将胡仕成拖了出去。

    李景看着还在跪着的言氏父子。

    “两位爱卿请起吧。

    将胡仕成革职不单单是为了李慕白,他在民间积怨颇深。

    朕曾听说,在京都朱雀大街有王侯子弟当街赛马重伤百姓,巡卫衙竟置若罔闻,简直伤天害理。”

    言升及言卫道站了起来,无奈道:

    “谢圣人,圣人英明。”

    李景在龙椅前来回踱了两圈,开口道:

    “巡卫衙执掌京都治安,职责不可谓不重,如此重要之位一定要用忠勇耿直之人担当。”

    太子李治自今日朝会始至现在,便一直默不作声。

    此时他听闻圣人李景要选拔人才担任巡卫衙之职,便站了出来。

    “父皇,儿臣举荐太子府侍卫统领徐朝辉。”

    “举贤不避亲,太子倒是坦荡。

    朕记得徐朝辉以前便是禁军将士。

    在你寿宴之上,他与禁军指挥使李哲比武惜败,被你看上挑去做了太子府侍卫统领。”

    “父皇真是博闻强识,正是此人。”

    此时李淑婉听到是徐朝辉,便也站出来道:

    “父皇,儿臣去太子府时与徐朝辉有过几次碰面,此人十分正直,能担此大任。”

    太子李治没想到李淑婉竟会帮他,他侧着头与李淑婉相视一笑。

    “既然太子及常平公主都十分看好徐朝辉,那就宣他上殿听旨。”

    因徐朝辉随行护卫太子,便待在奉天殿不远处。

    片刻后,一位银甲将军意气风发地迈步进殿,这便是徐朝辉。

    徐朝辉一进殿便发现李淑婉着了男儿装站在大殿之上。

    他猜到了李淑婉定是为了昨日她所说阻止韦护草菅人命结案。

    殿内众人都望向徐朝辉。

    徐朝辉向李治及李淑婉点头示意,然后跪下行礼。

    “臣徐朝辉恭请圣安。”

    言卫道看到此景,预感到日后太子李治及常平公主李淑婉定是他的绊脚石,必须早做打算。

    “起来吧,徐将军,从今日起,朕就将巡卫衙交给你了,愿你能不负众望。”

    “谢圣人隆恩,臣一定用心办差,不负圣恩。”

    徐朝辉起身退到一旁。

    此时已届午时(上午十一点),早朝已经进行了两个多时辰。

    李景继续道:

    “朕多年未曾临朝,一心修道。

    这些年来,诸位爱卿对于朝政还算勤勉。

    我晟国也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朕心甚慰。”

    殿内诸臣听闻此言按照已经形成的规矩,跪了下来。

    “臣等惶恐,晟国多亏圣人庇佑。”

    “朕今日也着实累了,散了吧。”

    说完李景朝奉天殿内堂侧门走去,随后殿内诸臣也都各自散去。

    言氏父子互相看了看一同出了奉天殿。

    韦护昨日已安排好的计划被李淑婉的出现打乱,而段明监审更得小心应对。

    韦护快步出宫,急忙赶回京兆府安排后续之事。

    徐朝辉出奉天殿时跟在太子身后。

    为免别人怀疑,李淑婉与徐朝辉只是对视了一眼,李淑婉便离开了奉天殿。

    徐朝辉边走边回味着刚才与李淑婉对视的眼神,还情不自禁地看了几眼李淑婉的背影。

    徐朝辉突然觉得自己竟对与以往判若两人的李淑婉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