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这时膳堂的伙计端来了一份饭菜会出现在正堂门外。李忠国完全停止了与何成的对话,并盼咐伙计将饭菜放到何成身边。放下自己饭菜后,伙计告辞离开。“突然发生陈延寿、丁鹤年被毒死案,圣人雷霆震怒。我产生怀疑此事与韦岩脱不了干系。你作为此案校尉也责无旁贷。我会上几道奏折给圣人李忠国停止了与何成的对话,并吩咐伙计将饭菜放在何成身边。。...

    此时膳堂的伙计端来了一份饭菜出现在正堂门外。

    李忠国停止了与何成的对话,并吩咐伙计将饭菜放在何成身边。

    放下饭菜后,伙计告退离去。

    “发生陈延寿、丁鹤年被毒杀案,圣人震怒。

    我怀疑此事与韦岩脱不了干系。

    你作为此案校尉也责无旁贷。

    我会上一道折子给圣人,让你戴罪立功,你给我好好查查韦岩是否与此案有关联。

    我知道你也十分自责,但是该吃的饭菜还是得吃。”

    李忠国指了指何成身旁的饭菜:

    “你先将饭菜吃完,再随我去承旨司大牢查看陈延寿、丁鹤年死亡现场。”

    何成再次跪下,叩谢李忠国照拂之恩。

    李忠国不仅让何成戴罪立功,还这样关心其身体,何成对李忠国已死心塌地。

    何成吃完饭后,二人便前往承旨司牢房。

    承旨司牢房在承旨司西北角,牢房围墙厚度是普通宅邸围墙的两倍。

    上面还用油脂刷过,表面上光滑无比,纵使轻功了得,也无法攀爬而出。

    李忠国与何成疾步行走,都是练家子,走了只有约一刻钟便到了陈延寿与丁鹤年死亡时的监牢。

    牢房里还停放着都尉杨清及四名青衣卫的尸首,并且均被人毁了面容。

    李忠国给何成递了个眼色,何成对看守现场的青衣卫道:

    “你们都守在监牢门口,谁都不允许进来,你们头儿的仇,我和李将军帮你们报。”

    现在看守监牢的便是何成下辖都尉杨清所统领的青衣卫。

    昨日杨清及审讯陈延寿丁鹤年的四位青衣卫全部遇害,杨清手下的青衣卫气愤难当,何成故有此言。

    青衣卫纷纷出了牢房站在了监牢门口并识趣地关上了牢门。

    李忠国看了杨清及四名青衣卫被毁了面容的尸首,有些疑惑:这五具尸首均从背部被人用匕首割喉,已经被杀了为什么还要毁坏面容?

    “何成,这五具尸首你确认身份了。”

    “回将军,都已确认。”

    李忠国虽有疑惑但暂时还未想通。

    他看了看陈延寿及丁鹤年的尸首,两人嘴唇乌黑确认中毒无疑。

    “何成,关于这两人死亡情况,仵作说了些什么。”

    “仵作说,这二人所服用毒药是一种延后发作的毒药。

    将毒药服下后要等两个时辰才会发作,并且验了他们喝水的碗确认是在碗里下的毒。”

    “这么说是我们承旨司自己人下的手,这个碗是什么时间下的毒,谁下的毒,你可有线索?”

    “没有线索,这个碗是负责审讯的兄弟在监牢外竹林边捡的一个破碗。”

    “为什么没有直接用监牢里的碗。”

    “我听外面看守监牢的兄弟说,当时都尉杨清嫌这两个老头子脏,便吩咐审讯的兄弟出去弄个碗给他们喝。”

    “审讯期间韦岩来过没有?”

    “没有,昨日将军将这二人带进府衙的时候,韦将军刚好出去,可能将军没有注意。”

    “韦岩昨晚这么晚都没走是何缘故?”

    “据门口值守的青衣卫讲,昨日韦岩将军早就回府了。

    后面韦岩将军说有什么贵重东西丢了,在家里没找着,便回承旨司寻找。”

    “韦岩什么时间返回承旨司的?”

    “就在将军带我们出去抓人封府后不久。”

    这件毒杀案疑点颇多,很明显韦岩的行为有点失常,可是又抓不到他什么把柄。

    李忠国思索片刻后道:

    “何成,你去秘密查访杨清还有其余四位兵士最近是否有反常之处,还有他们的家人一并查访。

    你暗中还查一查韦岩是否与本案有关联。

    查案时,你要多加小心,避免被歹人所害。”

    “遵将军令。”

    “今日先到此为止吧。”

    李忠国吩咐好后续事宜,便与何成分头行事。

    ..........

    元成四十四年,腊月初三,未时(下午一点)

    今日早朝最后的结果,谁都没能预料到。

    就连幕后一手安排的圣人李景都没有想到,有人能在承旨司毒杀嫌犯。

    言卫道与言升虽说对换掉巡卫衙大将军有些猝不及防,但对陈延寿及丁鹤年之死却不太意外。

    因为早就有人为他们传递消息,摆平了这两个尚书。

    朝会后,言卫道叫上言升去了自己的府邸——竹园。

    “竹园”门口没有高高的台阶,门口只是放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下马石,大门左右两边砌的墙、盖的瓦也只是普通的白墙青瓦。

    由大门进去便是一小片竹林,竹林两侧是用竹子做成的走廊,随着走廊直走便出现了几个小木房。

    几个小木房连成的宅子看起来也十分简单。

    不过东西两侧房子都安排了强弓及用箭高手,并且竹园里的家丁都是江湖门派里的好手。

    这便是为什么如此简单的府邸,言卫道却不怕刺客的原因。

    此时,言卫道与言升两人待在正堂上围着一个火炉说话,火炉上烹着雨前龙井。

    言卫道端起茶杯,抿了口茶。

    “升儿,我们要早做准备啊。”

    言卫道突然这样一番话让言升摸不着头脑。

    “父亲,何出此言啊?”

    “以前我们帮着圣人做事赚银子,圣人信任我们。

    如今得知我们竟然敢动了他的银子,他不会再留着我们了。”

    言卫道面露担忧之色,伴君如伴虎啊!

    “父亲,陈延寿、丁鹤年不是都死了吗,圣人没证据便拿我们没有办法。”

    “杀了这两个人,只是让圣人暂时没了理由对我们动手。

    但是圣人内心有了这个想法,你我父子便不再安全了。”

    “儿子懂了,儿子全凭父亲安排。”

    言升此时才明白言卫道的话中之意。

    “你是兵部尚书,你看军中之人哪些能为我所用?”

    言升听了言卫道之言,心中先是一惊,仔细一想,后背直冒冷汗。

    看来父亲已经想到了最坏的一步。

    言升相信他父亲为官多年的直觉。

    他们父子俩到了如今的高位,如丧家之犬逃跑已是不可能,唯有赌上一把,或许还有别的出路。

    随后,言卫道与言升秘密商议起他们的冒险之策......

    两人商议完对策后,言卫道起身在屋内来回踱了两圈,心中暗暗思忖。

    片刻后,言卫道面向言升道:

    “升儿,此事今日就要着手去办,迟了恐怕就会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言升起身向言卫道躬身施了一礼。

    “儿子这就启程,借着兵部巡边的名义行事,朝中之事就拜托父亲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