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元成四十六年,腊月二十六初二,未时(上午一点)。京都,雍州府大牢。散朝后,韦护便马不停蹄地奔向雍州府大牢。大牢衙役长年看管牢房,甚是无聊的。平时里韦护也鲜有巡查,衙役便也没了敬畏之心。每天必做之事是在大牢入口处的方桌上用色子开赌局。昨日了开了京都,京兆府大牢。。...

    元成四十四年,腊月初三,未时(下午一点)。

    京都,京兆府大牢。

    散朝之后,韦护便马不停蹄地奔向京兆府大牢。

    大牢衙役常年看守牢房,甚是无聊。

    平日里韦护也少有巡查,衙役便没有了敬畏之心。

    每日必做之事就是在大牢入口处的方桌上用色子开赌局。

    今日已经开了一个时辰,此时正玩得兴起。

    韦护急冲冲地进了牢房。

    门口站岗衙役都来不及给这几位赌博好手通风报信,韦护便已站在几人身后。

    韦护咳嗽了几声,这几位早已入神,没有反应过来。

    “大老爷驾临,还不接迎?”

    跟在韦护身后的门口站岗衙役特意大叫起来,提醒这几位不知死的赌手。

    这时,这几位沉迷赌博的衙役才反应过来。

    看见大老爷站在身后,他们连忙跪下道:

    “大老爷饶命。”

    这几人被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

    “起来吧,朱武关押在何处,速速带本官前去。”

    韦护此时没有闲心管这些事。

    “大老爷,请跟属下来。”

    这几人站起身来,头前带路。

    今日早朝明法司段明插手李慕白一案。

    明日韦护如要开堂问审,肯定要请段明过来监审。

    韦护心中生出一计。

    先对朱武进行威逼,借此让他在开堂问审之时主动认罪伏法。

    这样最为稳妥,也好给明法司一个交待。

    如若将朱武悄悄弄死,再制造一份假口供,恐怕又惹出别的是非来。

    况且明法司也不是那么好糊弄。

    过了几个牢房就到了关押朱武的所在。

    朱武坐在牢房东南的角落里。

    他双眼呆滞,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在想别的事,一动不动。

    衙役打开了牢门,韦护走了进去。

    这时,朱武似乎听见了有人进来的动静,双眼朝牢门看去。

    当他看到韦护时,立马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大人,小人冤枉啊!

    我只是按照往日的规矩给李状元送一缸水而已,我没有杀他。

    小人家中还有老母、少妻、幼子,求大人放过小人。”

    听到朱武心中还有如此多的挂碍,韦护便有了十分把握。

    他转过身,对牢外衙役道:

    “你们都下去吧,把这边上几个牢房的人都关到东边去,我有要事询问朱武。”

    衙役们不敢多问,不敢多想,便答道:

    “遵大老爷令。”

    按照韦护的指示,衙役们将周围牢房的犯人都清空了。

    看到周边的牢房被清空后,韦护这才转过身对朱武道:

    “昨日你给李慕白家送水可看到什么情况?”

    “回大老爷,昨日小人已经向抓我来的差爷都如实说了。

    昨日小人挑着两桶水,前去给李状元送水。

    大约辰时(早上七点)走到了安正街,我碰到了王家婶子,我平日里也给王家婶子送水。

    王家婶子向小人嘱咐道:‘朱武啊,我家老头子这两天熬药,你挑的水可得干净点啊。’

    我笑着回答:‘王家婶子,您就放心吧,一定给您挑最干净的水,那个桶都洗上十遍。’

    和王家婶子说完话,我从安正街转弯进了李状元宅子前的甲宁巷。

    在李宅门口,我遇见了走街串巷卖鸡蛋的马二。

    平日里小人和他关系不错,我也和他寒暄了几句。

    然后我就站在李状元门外叫门:‘状元郎,朱武给您送水了。’

    李状元没有回话。

    以前李状元给我嘱咐过,他现在身体患了病,有点嗜睡,有时叫不醒的话,就让我自行进门,将水倒进水缸。

    他还开玩笑说,家里没有值钱的东西,大门没有栓过,平日里只是虚掩着。

    我进院里倒水时,看到那灶台有几天没有生火了。

    只是药罐子洗得很干净,估计是李状元这几天没怎么吃饭,光喝药了。

    李状元以前也帮过我,我就想去问问,看他需不需要帮忙买点吃食。

    我走到李状元门口,刚准备敲门,发现门没关紧,还留了一条缝。

    从门缝往里看,只看见一张倒在地上的椅子。

    朝床上望去,李状元没在床上睡着。

    我好奇地推开房门,便发现李状元吊死在房梁之上。

    于是我被吓得跑出了李宅,朝安正街跑去。

    小人迎头就撞上了两位差爷。

    大老爷,这就是昨日小人送水的全部经过,求大老爷明察,放了小人吧。”

    朱武边求饶边哭,看着像受了惊天奇冤一般。

    “原来如此,大老爷我给你说句实话,朝廷作主的人想让你认下这个案子。”

    还没等韦护说完,朱武又磕头如捣蒜一般。

    “使不得啊!大老爷,这可是死罪啊!小人上有老下有小,使不得啊!”

    韦护一把揪住朱武衣襟,让其安静下来。

    “本官说了,这不是本官的主意。

    本官还给你说,你若认了这笔账,保证你家里人从此荣华富贵,衣食无忧。

    如若不认,本官也保证让你家破人亡。”

    韦护说完松开朱武衣襟,同时将朱武往后一推。

    朱武浑身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他回忆起被抓来时家中留着的那些衙差,便明白了韦护所说。

    他毕恭毕敬地给韦护磕了一个头。

    “希望大老爷不要食言。”

    韦护哈哈大笑起来。

    “好,好,好,朱武你放心,此事一了,我将你家人送往扬州。”

    韦护走进朱武,躬身到朱武脑袋旁,附着朱武的耳道:

    “明日本官开堂问审,你就这样说......”

    说完后,韦护便向监牢门口走去。

    似乎想到了什么,韦护突然站住。

    他回过头对朱武道:“今晚你一家老小有本官派去的人保护,你就放心吧。”

    随后韦护哈哈大笑出了牢房,似乎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

    元成四十四年,腊月初四,辰时(上午七点)。

    京都,京兆府。

    韦护本以为用上赵六准备好的证人、证物,再加上朱武亲口认罪,这个案件便可以顺利结了。

    可谁知昨日未时四刻(下午两点)又接到一道圣旨,常平公主李淑婉到堂旁听李慕白被杀一案。

    于是韦护昨日便将今日开堂问审的安排告知了李淑婉及明法司段明。

    今日已至腊月初四,京都早已下过了几场冬雪,寒气渗入骨髓。

    平日这朱雀大街上除了卖点小货糊口的货郎外,便再见不到什么人。

    可今日情境却与往日有些不同,朱雀大街上人头攒动。

    人群都如约好了一般朝京兆府方向汇聚。

    李慕白被杀一案早已在东西市一百零八坊传得沸沸扬扬。

    昨日京兆府将今日巳时(上午九点)开堂问审李慕白被杀一案的告示一贴,于是便有了今日朱雀大街上这般情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