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在赶去雍州府的人群之中,有不少人在故意地和身边人主动搭讪。“这位兄台,你可明白李慕白是被谁所害?”一位穿着装扮很清秀,可言行举止有点儿市井的男子向身旁的灰袍书生问着。灰袍书生会觉得此人问得有点儿莫名其妙,双眼蒙蔽他望着身旁这位很奇怪男子。这厮莫也不是今日喝“这位兄台,你可知道李慕白是被谁所害?”。...

    在赶去京兆府的人群之中,有不少人在故意和身边人搭讪。

    “这位兄台,你可知道李慕白是被谁所害?”

    一位穿着打扮很秀气,可言行举止有点市井的男子向身旁的灰袍书生问道。

    灰袍书生觉得此人问得有点莫名其妙,双眼迷惑地望着身旁这位奇怪男子。

    这厮莫不是昨日喝醉了酒,至今日还未醒?

    如今满京都都在传,杀害李慕白的是一个叫“一枝梅”的江湖帮派。

    当然也有传闻是朱武干的。

    只因昨日朱武被京兆府的捕快抓了去。

    不过大多数人更愿意相信前种传闻。

    朱武和李慕白无冤无仇,况且以朱武的身份地位杀李慕白着实没有缘由。

    “现在满京都都在传,是当年那个没被承旨司剿尽的江湖组织一枝梅杀了李慕白!”灰袍书生答道。

    奇怪男子听了此言,贴近灰袍书生的耳朵。

    他故作小声说话的姿态,但实际上说出的声音能被周围一行人听见。

    “我从别的小道消息听说,李慕白是被废为庶人的禹王李适所杀。

    李适因当年受了李慕白的蒙蔽而截囚,后被圣人贬为庶人。

    如若禹王没被废为庶人,他便是当今的太子。

    因此他怨恨在心,对李慕白痛下杀手。”

    灰袍书生听后一脸震惊,马上离开了奇怪男子,生怕招惹到是非。

    奇怪男子将消息放出之后趁行人不注意,悄悄找了一个小巷溜走。

    人群还未走到京兆府衙。

    禹王李适因恨杀李慕白的消息,又成了大街上一个耳熟能详的传言。

    ..........

    昨日李淑婉已收到韦护派人送来的消息——今日巳时(上午九点)开堂问审李慕白被杀一案。

    她早早便已洗漱妥当,依旧是一身男儿装的打扮。

    ..........

    今日的韦护十分尽心,比往日早起了一个时辰。

    他穿上昨日早已备好的朝服,还特意吩咐夫人多熨上了几遍。

    他还吩咐衙役仔细洒扫了公堂。

    只因今日不光有诸多百姓过来旁听此案的审理,还有段明亲自前来监审,更有长公主李淑婉过来旁听。

    为了防止百姓过多的聚集在府衙门前,韦护安排了十班衙役早早管制了府衙前的大街。

    只放了二百多人进来,其余百姓都被赶了回去。

    来到府衙前的百姓之中有几个青衣男子相互点头示意,好像有什么谋划一般。

    至此时,韦护已安排好开堂问案前的诸多事宜,足足用了将近一个时辰。

    明法司段明的队伍已到了京兆府衙前。

    李淑婉的车驾也浩浩荡荡地出现在段明之后。

    韦护看到后便主动将这二人迎至公堂上。

    公堂正中的条案后放了一把太师椅,左右两边各放了一把太师椅。

    韦护与段明均未作声,都在等李淑婉开口。

    虽说李淑婉旁听,但此时还是以李淑婉的身份为尊。

    李淑婉自然看出了其中之意,主动坐在了右边太师椅上。

    “今日一案由韦府尹主审,段老大人监审。

    本宫只是个旁听之人,本宫就坐在右边即可,二位大人也请自便。”

    李淑婉说完后,段明也主动坐在了左边,中间位置留给了韦护。

    韦护以示尊敬,躬身拱手向李淑婉及段明各施了一礼,随后便在中堂落座。

    “啪!”

    一声惊堂木响彻公堂,府衙内外鸦雀无声。

    “升堂。”韦护大喊一声。

    “威武。”

    “带案犯朱武上堂。”

    此时从公堂右侧传来脚链拖地的声音。

    这声音越来越近,韦护心腹赵六从公堂右侧带着朱武上了堂。

    朱武转过头朝着门口观审的人群微微一笑,似乎有人会给他回应。

    赵六将朱武押至公堂中央,厉声呵斥:

    “跪下。”

    朱武跪在堂上,面带笑容,表情从容,身板挺直。

    他等这天等了四年。

    韦护瞧着朱武,内心也疑窦丛生。

    朱武还是昨日瞧见的朱武,但又不完全是。

    这个朱武不似昨日他在牢中所见的朱武那般胆小,那样怯懦,那样无所适从。

    今日堂上的朱武眼里有着光。

    “堂下何人?”

    “草民朱武。”

    “哪里人氏?”

    “草民京郊玉泉山人士。”

    “本官今日开堂问案,你可知你所犯何罪?”

    “草民不知。”

    韦护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今天审案不顺?

    幸好有朱武一家老小在手,就不怕他不配合。

    “朱武,本官还有一话忘记问你,你家中有几口人?”

    这是在敲打朱武。

    韦护以为朱武会瞬间磕头认罪,可朱武朝韦护笑了一笑。

    “回大老爷,草民家中仅有草民一人。

    父母在草民年少时便饿死街头,草民幸得恩人相救才苟活于世,至今孤身一人。”

    韦护吃了一惊,面容失色。

    他右手紧捏着惊堂木,又恼又气,将全身的愤怒和担心全捏进了惊堂木。

    赵六昨日来报,在抓朱武回府之前,还留了班房衙役四人守在朱武家中,以朱武母亲、妻儿作为把柄,这些朱武是看见了的。

    不知为何朱武此时竟完全不顾妻儿老小的性命。

    韦护见朱武反口不认,便对赵六道:

    “赵捕头,带上证物。”

    赵六下去带来了一根做工极其简单、没有任何样式的银簪子。

    这个银簪子就是赵六昨日向朱武发妻要的信物,用作威胁朱武之用,必要时可作证物。

    朱武仔细观瞧一下,知道是发妻之物。

    可韦护不知道的是,韦护的衙役可看不住朱武的家人。

    昨日留在朱武家中的那四个衙役早已被人迷晕绑了起来。

    朱武面容不改。

    “大老爷,这是何物啊。”

    听到朱武如此回话,韦护双眼愤怒地看向赵六。

    赵六将无奈的面容和充满疑惑的眼神回给了韦护。

    李淑婉今日本想竭力阻止韦护草菅人命,可现在看来完全不需要她出手了。

    公堂上的一切尽在李淑婉、段明眼中,两人如看好戏一般,只看不说话。

    韦护转念一想,这朱武也是狠辣之人,竟然为了自己活命,连家中老母妻儿性命都不顾了。

    幸亏他还留有后招,用证人、证物形成证据锁链,即使朱武不认,他也照样能定朱武死罪!

    “大胆朱武,本官给你点提示,帮你回忆一下。

    这支银簪子是本官在李慕白被害现场找到的。

    本官将这银簪交予和你相熟的大安坊王家婶子辨认。

    她说早上你挑水路过安正街与她闲谈时,这个银簪从你身上掉出来过。

    当时你告诉王家婶子,今日是你发妻生辰,此簪是你特意买给你发妻的,可有此事。”

    韦护果然是多年识案断案之人,竟然临时编了这一套看起来天衣无缝的瞎话。

    “大老爷,绝无此事。”

    “想你这刁钻的贼人不会承认,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来人,传大安坊王家婶子与马二上堂作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