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被传上堂做证的王家婶子、马二均是赵六今日提早安排好好的证人。赵六从公堂东侧偏房内将王家婶子、卖鸡蛋的马二带上公堂。王家婶子年纪在五旬左右,身材微胖,一身粗布衣裳,眼神中透漏出很紧张、怕。马二年纪但是弱冠之年,面目俊秀,身上的粗布衣服打了几个大补丁赵六从公堂东侧偏房内将王家婶子、卖鸡蛋的马二带上公堂。。...

    被传上堂作证的王家婶子、马二均是赵六昨日提前安排好的证人。

    赵六从公堂东侧偏房内将王家婶子、卖鸡蛋的马二带上公堂。

    王家婶子年纪在五旬左右,身材微胖,一身粗布衣裳,眼神中透露出紧张、害怕。

    马二年纪不过弱冠,面目清秀,身上的粗布衣服打了几个大补丁,他大腿抖个不停。

    王七、马二站到了朱武右侧。

    “民妇王氏、草民马二叩见大老爷。”

    王家婶子与马二同时下跪向韦护行礼。

    “你们二人都起来吧,今日本官请你们来京兆府,是有话问你们。

    你们不用害怕,此案与你们没有多大干系。

    你们只需将看到的实情说与本官及本官身旁两位贵人知道就行了。”

    李淑婉与段明均是正襟危坐,即使韦护说到他们,二人也没有什么表情。

    “谢大老爷。”

    王家婶子与马二同时站起身答道。

    “王家婶子,本官先问你,跪在你身旁之人,你可认识?”

    “回大老爷,草民认识,这跪下之人便是常年往大安坊卖水的朱武。”

    朱武常年从玉泉山挑出天然泉水送到大安坊各户,以此赚取钱银,故被王家婶子称为卖水之人。

    “赵六,你将银簪交予王家婶子看看。”

    按照韦护的吩咐,赵六将刚才收起来的银簪再次拿到王家婶子面前,交由她辨认。

    “王家婶子,昨日辰时(早上七点)你在安正街看到挑着两桶水的朱武路过。

    你与他闲谈时,是否看到这支银簪从朱武身上掉落?”

    “禀大老爷,你所说之言,民妇全然不知。”

    王家婶子直接矢口否认。

    这是怎么回事?韦护心中又惊又怒。

    在京兆府任上办了这么多案子,按照他的手段就没有办不成的铁案。

    百姓们都畏官如虎。

    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他想如何做就如何做!

    今朝倒是头一回!

    韦护捏着惊堂木,闭了一下双眼然后睁开。

    他望向堂下他看不起的草民,因李淑婉与段明在场,他努力地压着心中怒气。

    他再看向赵六,目露凶光。

    此时赵六将头低了下去,不敢与韦护对视。

    “啪!”

    韦护重重地拍了一下惊堂木。

    “大胆王氏,你竟敢给本官装糊涂,你给本官跪下。”

    韦护厉声呵斥,王家婶子吓得立即双膝着地。

    李淑婉本欲阻拦,韦护如此吓唬百姓让她看不惯,段明望向她然后摇了摇头。

    她收住了心中愤慨。

    她想,这狗官,早晚要收拾了他,为民除害!

    “马二,本官来问你,你可要如实回答!”

    韦护一字一字从嘴里慢慢说出,语气中带着威胁。

    “回大老爷,草民一定将所见所闻如实道来。”

    “好,本官问你。

    昨日辰时(早上七点)你走街串户卖鸡蛋,在经过甲宁巷李慕白宅子时。

    你是否听到朱武与李慕白争吵?

    是否看到朱武从李慕白的宅子里惊慌地跑了出来?”

    “回大老爷,草民昨日确实听到李相公宅子里有争吵声,过了片刻,有人惊慌地从里面跑了出来。”

    韦护指向跪着的朱武。

    “此人是否就是从李慕白家中跑出来之人?”

    马二仔细看了看朱武。

    “大老爷,昨日辰时从李相公宅子里出来的人,身着青衣华服。

    虽说样式不太招摇,但可看出绝非普通人家公子。

    我与朱武相识了一段时间,那人怎么可能是朱武呢?”

    “不是朱武,你可识得跑出之人?”

    “依那人如此衣着,草民怎会识得这等贵人?但如若那人站在我身前,我估计能认出来。”

    “胡说八道,一派胡言,你分明是戏耍本官。”

    “啪!”

    韦护说完此话,将手中的惊堂木重重砸向条案。

    他再也压抑不住心中愤怒,这个案子不仅圣人交代要迅速结案,就连自家上头那位也派人嘱咐过。

    李慕白之死绝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再拖下去,恐被居心叵测之人利用。

    一瞬间,惊堂木的声音响彻公堂,连正襟危坐的李淑婉与段明也微微侧目。

    马二吓得跪了下来。

    此时马二与王家婶子都胆战心惊,双双低下了头。

    他们俩害怕是真!

    可今日堂上,他俩未按着赵六提前交待所说也是真!

    这二人定是遇到了比京兆府更大的威胁,或是收了天大的好处,才敢在公堂上改口。

    朱武却与他二人不一样,依旧腰板挺直,面露一丝微笑,仿佛是在嘲笑韦护一般。

    此时韦护心中满是疑惑,往日赵六安排证人、证物十分顺当,今日为何出现这般局面?

    他实在想不通,这堂下三人难道不怕京兆府报复?

    还是这三人背后也有能人?

    无论如何今日必须了结此案,否则乌纱帽不保事小,就怕日后为此丢了性命。

    韦护想到此处,心中急切起来,也顾不得李淑婉与段明了。

    “大胆刁民,三人竟然合起伙来蒙骗本官。

    看来不用刑是不肯从实招来了,来人,给堂下三人各打二十大板。”

    段明听到此处,阻拦道:

    “韦府尹,且慢,依我《大晟律例》,哪有对证人用刑的道理?”

    李淑婉心中窃喜,是时候火上浇油了。

    “韦府尹,你乃京都父母官,查案按大晟律法就成,你用刑来威吓百姓招供,这恐怕不妥吧。”

    韦护不敢在李淑婉面前造次。

    “是下官冲动了,公主教训的是。

    来人,打朱武二十板子,看他还敢在本官面前偷奸耍滑。”

    韦护对疑犯用刑,这是有法可依,段明便不好再行阻止。

    李淑婉见段明都未阻止,定是韦护所为合乎律法,她便不再作声。

    只能眼看着朱武被打。

    赵六指挥着堂上衙役对朱武用刑。

    朱武一声未吭,倒不像是普通百姓。

    过了片刻,赵六道:“大老爷,对朱武用刑完毕。”

    韦护略带恐吓及些许嘲讽的意味。

    “朱武,现在可有什么话要对本官说来。”

    “大人,小人不能说啊。”

    “还嘴硬,看来本官是对你太客气了,来人,再打五十大板。”

    刚打了十大板,朱武臀部已然见红。

    朱武道:“大人,小人招了。”

    “果然刁民,不见棺材不落泪,非得大刑伺候才能口吐真言。

    你速速与本官说来,你为何作案杀害李慕白。”

    朱武忍了忍疼痛,缓了缓力气道:

    “杀人凶手不是小人,是废禹王李适。”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