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听见朱武此言,李淑婉非常惊讶。她最在乎的弟弟怎会不动手杀掉自己最爱的人?她都忍喝斥朱武:“你胡说八道,李适与李慕白为莫逆之交,他怎会不动手杀掉李慕白?”朱武面对自己李淑婉的问话也没提问,不是望向段明,眼神中好像有寻求帮助之意。段明立刻劝解李淑婉:“公主,她最在意的弟弟怎会动手杀死自己最爱的人?。...

    听到朱武此言,李淑婉十分震惊。

    她最在意的弟弟怎会动手杀死自己最爱的人?

    她忍不住呵斥朱武:

    “你胡说,李适与李慕白为莫逆之交,他怎会动手杀死李慕白?”

    朱武面对李淑婉的问话没有回答,而是望向段明,眼神中似乎有求助之意。

    段明马上劝慰李淑婉:

    “公主,此案正在审讯之中,犯人之言不足为凭,需详查之后方可下结论,我们还是看韦府尹如何处置吧。”

    李淑婉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乱了分寸。

    朱武的供述一下子让韦护也不知如何是好。

    李适虽被废为庶人,圣人李景心里还是装着这位当年最疼爱的皇子,逢年过节都有赏赐。

    虽说幽禁还未解除,但自去年始,李适去芙蓉楼还有东市、西市便没有了限制,如同恢复自由身一般。

    韦护背后虽有人为他撑腰,可终究不想惹上这等麻烦。

    “大胆,你这刁民怎么会认识禹王?”

    朱武忍着皮开肉绽的痛苦:

    “大老爷,小人因送水去过李状元宅子多次。

    有几次清晨都碰到了禹王与李状元谈笑风生。

    当时小人见禹王衣服华贵便觉得不是普通人。

    李状元还打趣道说让小人别小看他,以前可是禹王殿下。

    小人这才认识了禹王。”

    “那你怎么如此肯定杀人者就是禹王?”

    “小人亲眼所见,禹王给了小人一锭黄金,还威胁小人若小人说出去,全家都会被灭门。”

    “亲眼所见”一词一出,让府衙外百姓哗然。

    李淑婉心中开始忐忑不安,双手激动地抖了起来。

    段明似乎胸有成竹,没有任何反应。

    “笑话,既然禹王杀了李慕白,那为什么不杀你灭口?”

    “小人从小便走几十里山路挑水卖水。

    估计他是怕打不过小人反而将事情闹大,于是用钱封小人的口。”

    朱武所说也有些许道理。

    韦护绞尽脑汁也不能让禹王牵扯进来,否则圣人会砍了他。

    “那你为何还要跑到大街上吸引衙差的注意,你闷声逃走不就行了?”

    “大老爷,李慕白被杀迟早会被人发觉。

    并且小人每日很早都会去送水。

    如果小人闷声逃走肯定会给自己惹上嫌疑,还不如主动叫来衙差,也好洗清自己嫌疑。

    没想到还是被大人抓来过堂。

    没办法,小人只得招认了。”

    韦护没想到朱武竟然有这样的头脑,他这番说辞也不无合理之处。

    这时站在公堂之上的马二道:

    “大老爷,小人有一事忘记禀报了。”

    韦护看马二似乎有转向之意:“你快说来。”

    “那日清晨,小人提着一篮子鸡蛋路过李状元宅子门口。

    突然听见宅子内隐约传来争吵声,由于宅子大门虚掩着,小人听不太清楚具体吵的什么。

    小人就在门口多站了一会儿。

    争吵声消失之后,小人刚准备走。

    朱武就挑着两桶水进了院子给李状元送水。

    片刻后,突然有一身着华服的公子十分慌张地从李状元宅子里跑了出来,差点撞碎小人的鸡蛋。

    我就没忍住,骂了他一句。

    那位公子突然转过身来,面露凶光看着小人,小人吓得直接跑出了京都。”

    “你可知那慌张男子姓甚名谁?”

    “小人不知,只是觉得面熟。

    小人的鸡蛋曾被他买过去几篮赠予李状元,但是不知晓他的名字。”

    韦护大概猜出马二话中所说是谁,可韦护不能顺着马二的话说。

    “马二,既然你连人都不认识,本官找人岂不是大海捞针。”

    “大老爷,马二这样说,民妇也想起一事来。”王家婶子说道。

    韦护估计王氏也会指认华服男子,但没办法,只得继续问案。

    “你速速说来。”

    “是的,大老爷。

    昨日清晨,在安正街,有一身着华服的公子朝小人面对面地走了过来。

    当他从民妇身旁走过时,民妇发现他神情恍惚。

    于是民妇便跟在他身后,发现他鬼鬼祟祟拐进了甲宁巷,然后进了李宅。

    在这公子进门时,民妇发现他右手袖口处露出一小截麻绳。

    今日听说李状元被人吊死,民妇觉得应与此人有关。”

    经过王氏这样一番说辞,韦护更不好再说些什么了。

    韦护心想,难怪这几个草民今日如此硬气,现在明里暗里都指认李适是杀人凶手。

    莫不是背后之人是太子?

    太子想李适死,圣人想李适活,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韦护左右为难之时,段明开了口。

    “韦府尹,老朽倒是觉得王氏与马二所说是同一人。

    且从那人行迹来看,定与李慕白之死脱不了干系。

    加上朱武供述,可以断定废禹王李适有杀害李慕白的重大嫌疑。”

    案子审理到此处,李淑婉的心凉了一截。

    她坚信李适不可能对李慕白动手。

    她想,今日这一切,包括李慕白之死都是有人刻意为之,他们的目的难道真是一石二鸟——既杀了李慕白又能陷害李适?

    如今案件的走向已经不受审案之人控制了。

    就连韦护那昏官都着了幕后之人的道。

    李淑婉唯一没有想明白的是,段明以公正闻名于世,可今日怎么成了那推波助澜之人?

    段明此话一出,门外便有人开口道:

    “我刚来之时便听有人说,废禹王李适因记恨当年受了李慕白蒙蔽被贬为庶人,所以动手杀了李慕白。”

    立刻有人接过话去。

    “我也听说了这事,俗话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况且李适已经成为庶人,更应该查他,还李慕白一个公道。”

    接着又有人道:

    “彻查废禹王李适,还李慕白公道。”

    于是门外百姓都叫了起来。

    “彻查废禹王李适,还李慕白公道。”

    这几个故意引起群情激奋之人,便是开堂问审前在门口点头示意的青衣男子。

    韦护慢慢挪到段明身边,附耳小声道。

    “老大人,今日堂审到此为止吧。

    先将朱武收监,容日后小人再详查此案时相邀老大人过来监审。”

    段明听得韦护此言,故意放大声音。

    “今日堂审,嫌犯及其余两位旁证都说明废禹王李适有重大嫌疑。

    韦府尹不传唤李适到堂,却想现在停止堂审。

    老朽倒是没什么,你去问问门外的百姓答不答应!”

    段明现在所为让李淑婉无法理解,她质问道:

    “段老大人,这是何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