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昨日李淑婉在早朝上让步,恰恰所以我相信段明的为人,可昨日这般情况。李淑婉感觉后悔莫及。么错信了段明?被李淑婉如此一问,段明一瞬间愣了一下。他迟疑了。他心中所有筹谋是否可以能如实及时告知李淑婉?这时韦护不在场,段明自然而然不能够明言。“公主,臣所言皆安全的考虑本心李淑婉感觉后悔莫及。。...

    昨日李淑婉在早朝上妥协,正是因为相信段明的为人,可今日这般情况。

    李淑婉感觉后悔莫及。

    难道错信了段明?

    被李淑婉如此一问,段明瞬间愣了一下。

    他犹豫了。

    他心中所有谋划是否能如实告知李淑婉?

    此时韦护在场,段明自然不能明说。

    “公主,老臣所言皆出于本心,更符合大晟律法。

    待今日事了,老臣自会给公主一个满意的交待。”

    段明用坚定的眼神望着李淑婉。

    李淑婉糊涂了,不知是否应该继续相信段明。

    她思索片刻后道:

    “本宫相信老大人人品贵重,愿老大人过后能给本宫一个满意的答复!”

    李适是李淑婉同胞弟弟,韦护认为至少看在李淑婉面子上,段明会帮李适一把,让李适免于被调查的风险。

    可段明如此作为让韦护心中也犯了嘀咕。

    韦护也没料到门外百姓会对堂上审案作出回应。

    他现在只得平息民愤。

    “各位百姓,老大人误会本官的意思了,李适虽被废为庶人,可终究是皇子。

    涉及皇子,本官已无权再审,待本官与老大人进宫将情况奏明圣人后,圣人自有圣裁。”

    段明借门外百姓向韦护施压,让韦护当众说明已无权审案。

    韦护此言自然不虚,案件凶手涉及皇亲国戚,必须上报圣人,指定皇亲国戚调查此案。

    案件到此为止,韦护已无查案之权。

    韦护说完此话,门外百姓如同没有听见一般,依旧群情汹涌。

    “老大人,你就出面帮帮下官吧。”

    段明站起身来,走至大堂中央,向门外百姓拱了拱手,门外百姓这才安静下来。

    “各位百姓,韦府尹所言属实,此案既然涉及皇子,定然要圣人定夺后,才能再做处理。

    老朽以多年官声相保,此案一定会还李状元一个公道,今日堂审到此结束,大家先自行散去吧。”

    在外引导百姓的那几人向周边百姓说道:

    “段司首不会骗我们,我们先回去吧。”

    就这样,老百姓才都散去,衙门口也安静下来。

    韦护连忙跑至段明身边深深鞠了一躬:“下官多谢老大人解围。”

    “那韦府尹一同与本官进宫面圣吧。”

    韦护这次是骑虎难下,不得不去了。

    段明望向一旁静静观察没有说话的李淑婉,又对韦护道:

    “韦府尹你先去准备入宫的车驾,老夫与公主单独说两句。”

    韦护带着衙役走出了公堂,堂上只剩段明与李淑婉两人。

    “公主对老臣今日言行颇有疑虑吧。”

    李淑婉没有想到段明如此直接了当,便也直爽道:

    “段老大人今日之举的确让本宫有些失望。”

    段明听到此言没有丝毫生气,笑着道:

    “前些日公主不是想要李慕白被杀一案的调查之权吗?”

    调查之权已被父皇李景下旨定夺,李淑婉不知段明此话何意。

    “这与今日堂审有何关联?”

    “我朝律例有规定,案件牵涉皇子,必须由明法司主审,再由圣人指派有威望的皇亲监审。

    如若公主拿到李慕白被杀一案的监审之权,臣自然会配合公主彻查此案?”

    李淑婉不懂晟国律例,她仔细回想今日堂审一些细节。

    现在看来今日堂审就是为了将此案扯上有着皇子身份的李适,由此将此案彻底脱离京兆府掌控,改由明法司主审。

    李淑婉不明白段明为何要帮她。

    “段老大人为何帮我?况且李慕白生前与您似乎并无往来。”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待公主向圣人要来监审之权,臣一定找机会详禀。我们一起进宫面圣吧。”

    李淑婉内心充满疑惑,虽说段明以青天闻名于晟国,但也并非不懂朝局厉害的人。

    如此帮她究竟为何?

    韦护准备好了车驾便与李淑婉、段明一同去了祈年殿。

    ............

    京兆府府衙外,韦岩一直躲在人群暗处观察整个今日堂审。

    待百姓散去,府衙外那几名互相递眼色之人便被韦岩抓回了承旨司。

    不过暗中指挥者却躲过了韦岩视线,急匆匆地奔向了太子府。

    ............

    太子姓李名治,元成十五年生人,自幼聪明好学。

    因禹王李适太过耀眼,李治便早早懂得人情世故,性格也极为隐忍。

    李治母妃萧蔷,出生于晟国开国元勋七大将军之一的萧氏一族,至萧蔷已历经四代。

    萧蔷是燕州都督萧致远的嫡长女,其同胞弟弟萧云笙便是监察司直属护卫军“监察卫”统领。

    燕州东部是潮国,与潮国隔福海相望。

    燕州北部是魏国重镇闵州,相距百里,燕州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萧氏一族自开国时便镇守燕州,统领燕州军二十万。

    李景为平衡朝局,便迎娶了作为萧氏一族嫡长女的萧蔷,册封为萧妃。

    元成三十五年,李治在行冠礼时被李景册封为泰王。

    元成四十年,禹王李适率巡卫衙叛乱,李景吐血晕倒。

    当时太医诊断出李景吃的金丹有问题,让李景十分难堪,太医被治大不敬之罪而斩。

    自吐血之后,李景感觉身体不如从前,便有了立太子的想法。

    曾经的爱子李适已成叛逆,看来立太子要立一个受控制的皇子。

    李治自小隐忍,对李景表面上是唯唯诺诺,故李景觉得李治便是太子最佳人选。

    元成四十一年,太子李治被册立为太子。

    李治在昨日朝会貌似对李慕白一案并不关心,这便是李治性格使然。

    今日便早早安排徐朝辉派了几个得力的太子府侍卫去了京兆府。

    徐朝辉来到李治书房。

    “殿下,我们的人有几个被抓去了承旨司。”

    李治惊得站起身来。

    “承旨司也在暗中跟进这件事?

    看来父皇对李慕白被害一案也是十分在意。

    这几个人抓进去会招供吗?”

    李治这样问,徐朝辉自然无法作出肯定回答。

    “臣不知,承旨司是个鬼神都怕的地方,就看这些小子能不能扛得住了。”

    李治气得坐回椅子,闭上双眼。

    “不过有一个小子跑了回来,送来一个十分重要的消息,这件案子有了新进展。”

    李治睁开双眼,注意力被“新进展”吸引过去。

    “快说。”

    “京兆府抓来作替死鬼的嫌犯朱武,今日在重刑之下招出是废禹王李适杀了李慕白。”

    当年正是李适风光的时候,李治过得如履薄冰。

    李治听到这个消息,竟然不自觉有些欣喜,刚才的担心仿佛一扫而空。

    “据本王所知,李适当年与李慕白可是至交好友,他怎会对李慕白动了杀机?”

    “朱武所说,是因为李适当年受李慕白蒙蔽而被废为庶人,李适心生怨恨,便杀了李慕白。”

    李治对这样的理由半信半疑。

    当年李适叛乱助他成为太子,可终究父皇李景对李适有着比他还深的感情,这是最大的变数。

    不过现在终于有机会对付李适,李治自认为这是天赐良机。

    “朝辉,现在堂审是否还在进行?”

    “殿下,因涉及皇子,堂审已经停止,京兆府尹与段明大人、长公主进宫面圣请旨去了。”

    李淑婉还掺和其中,这倒让李治有点棘手,他决定也进宫探探风声。

    “朝辉,随本王进宫面圣。”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