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元成四十四年,腊月初四。承旨司。昨日,李忠国调查“两尚书被毒杀案”后,便一直待在承旨司内等候韦岩。他询问平日直接听命于韦岩办案的几个校尉,竟没有人知晓韦岩行踪。不知为何...

    元成四十四年,腊月初四。

    承旨司。

    昨日,李忠国调查“两尚书被毒杀案”后,便一直待在承旨司内等候韦岩。

    他询问平日直接听命于韦岩办案的几个校尉,竟没有人知晓韦岩行踪。

    不知为何,昨日早朝散朝后,韦岩便未出现在承旨司。

    今日,李忠国早早来到承旨司处理公务,顺便等着韦岩。

    可门外青衣卫告知李忠国,一大早韦岩就带着几个青衣卫出去办案了。

    到了午时(上午十一点)。

    韦岩带着那几个从京兆府衙门外抓来的青衣男子进了承旨司监牢。

    一个青衣卫走到了正堂。

    “李将军,韦副将军回来了,他在外面抓了几个嫌犯去了监牢。”

    “好,本将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

    李忠国虽说是承旨司大将军,官衔比韦岩大一级,但韦岩却不太给李忠国面子。

    因为副将军也是由皇帝直接任命,如此设置便是为了让大将军与副将军相互制衡。

    加上圣人李景对韦岩颇为看好,以致如今承旨司成了李忠国与韦岩分庭抗礼的局面。

    两尚书被毒杀后,李忠国本想向圣人直言韦岩嫌疑,但是查无实证,他担心非但动不了韦岩,还会让圣人对自己产生嫌隙。

    为今之计只有自己明面上牵制韦岩,吸引韦岩注意力,好让何成暗自行事。

    李忠国起身出了正堂,去了监牢。

    韦岩将抓来的这几人直接关进了牢中,自己去了审讯房,然后将这些人一个个过酷刑审问。

    手下的青衣卫从牢中拖来一人,直接绑在审讯房的十字木柱上。

    承旨司有个规矩,先不问话,直接过刑,吓住嫌犯。

    “动手。”

    韦岩一声令下,审讯都尉亲自动了手,一时间审讯房内喊声震天,直呼冤枉。

    不消片刻,这嫌犯身上见了红。

    “停。”

    韦岩叫停了审讯都尉,审讯都尉退到一旁。

    他坐在椅子上,眼神十分冷峻地望向被行刑之人:“可以说了吧。”

    那人忍了忍疼痛,缓慢地张开了嘴:

    “回大人,小人实在不知被大人抓进大牢所为何事啊!”

    韦岩愤怒地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些人竟这般嘴硬。

    “给我打,打晕了再换下一个。”

    此时从门外过来一青衣卫走到韦岩跟前,小声道:“韦将军,李将军来了,就在门外。”

    韦岩点了点头:“请他进来。”

    “是。”

    “将刚才抓来的嫌犯都这样来一遍,我就不信。个个都是铜锤铁打的筋骨不成。”韦护十分不耐烦地道。

    片刻后,李忠国进了审讯房。

    韦岩与李忠国二人眼神相对,都没有先开口说话,但好像两人又说了好几轮的话。

    韦岩打破了沉寂。

    “大将军,恕我未能远迎,不知大将军来此有何贵干?”

    “你亲自悄无声息的抓来几个人,莫非是什么大案,为何不向我禀报?”

    李忠国往日与韦岩都是各自办自己的案子,李忠国也懒得干涉。

    不过如今在承旨司出了“毒杀案”,李忠国说出这句话只是想压一压韦岩。

    韦岩知道李忠国今日如此反常,定是因为昨日“毒杀案”盯上了自己。

    他心想,没必要与李忠国其交恶,让其缠上。

    “是卑职疏忽了,今日卑职带着几个青衣卫出去办案,正巧看见这几人在京兆府衙外煽动百姓起哄闹事,卑职便将他们拿了回来。”

    李忠国现在对李慕白被害一案无心过问,眼下只想尽快破了“两尚书被毒杀案”,向圣人交差。

    “原来如此,韦将军办案,本将军不好干涉,本将军前来并不是为了此事,而是有几个问题要问问韦将军。”

    李忠国直接亮明了来意。

    “将军请讲,韦岩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韦岩还是一如既往的滑溜。

    “如此甚好,前日亥时(晚上九点),不知韦将军身在何处啊?”

    李忠国单刀直入。

    韦岩早已想好应对之言,他将腰间吊坠拿到李忠国面前。

    “前日亥时卑职正准备宽衣睡下,突然发现自己腰间这环形吊坠不见了。

    若是普通之物掉了也就掉了。

    只不过这环形吊坠是卑职那亡妻的遗物,卑职无论如何也要寻回。

    于是就在亥时(晚上九点)回到了承旨司,寻找这枚环形吊坠。”

    李忠国知道韦岩为人,他岂是那痴情之人,家中小妾都娶了三房。

    “韦将军原来也是痴情之人,那韦将军是何时出的承旨司?”

    李忠国问这个问题更让韦岩有恃无恐。

    “回将军,卑职是在您抓人犯进承旨司时,出的承旨司。”

    李忠国仔细看着韦岩说话时的表情。

    说出此话时,韦岩面露微笑,不知是向李忠国表明内心坦荡,还是在向他示威。

    “韦将军,你可知道本将为何问你这些?”

    “卑职不知。”

    “昨日你见到本将带回来的人犯便是户部尚书陈延寿及吏部尚书丁鹤年。

    昨日审讯完他们之后,两人便毒发身亡。

    负责连夜审讯的都尉杨清及四个青衣卫在承旨司大门外不足十丈处被人割喉,并且几人面容全部被毁。”

    韦岩身为承旨司副将军岂能不知如此重要之事,圣人还因此发了雷霆之怒。

    只不过李忠国单独再给他说一遍,韦岩一时也猜不透用意。

    “李将军给卑职说这些作甚,卑职直属的校尉今日已报给卑职知晓。

    卑职知道此案由李将军亲自查办,便吩咐手下校尉不要插手,也不要在承旨司内多嘴。”

    李忠国见韦岩如此滑头,便不再旁敲侧击,直接当着周围审讯房的青衣卫说明来意。

    “本将军不再和你兜圈子了,本将军怀疑你昨日突然返回承旨司定有其他安排。

    昨日两位尚书被毒杀,你的嫌疑最大,你也不用解释。

    本将军只是怀疑没有证据。

    不然本将军也不会和你浪费口舌,你好自为之。”

    韦岩没有想到李忠国会不顾同僚情面,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青衣卫直接说出这等诛心之论,他便没有再接着李忠国的话说下去。

    他强压怒气,强颜欢笑。

    “大将军教训的是,此事是大将军误会卑职了。

    卑职对朝廷、对圣人的忠心日月可鉴,今日便抓来了意图攻击朝廷的宵小之徒,请大将军一同审问。”

    李忠国倒是佩服韦岩的心性,被他这样弄得颜面无存,还能稳住心神。

    “好,那本将军就看看你抓的是些什么胆大包天之人。”

    李忠国找了一把椅子坐下。

    在李忠国敲打韦岩之时,青衣卫一刻也没有停止审讯。

    拖进来的第四个人终于扛不住了。

    “大人,我招。”

    “快说。”审讯的青衣卫不耐烦地吼道。

    “我是太子府的侍卫,指使小人的是太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