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听见此言,韦岩心中暗暗欢欣,李忠国获知便之意着圣人获知,这下便有好戏看了。李忠国脸色突然变的凝重,像是忆起什么,出了神。“李将军、李将军......”韦岩连叫了几声,李忠国才回过神来。“真的很抱歉,本将军突然忆起除了急事未办,先不陪韦将军审这李忠国脸色突然变得凝重,好像想到什么,出了神。。...

    听到此言,韦岩心中暗自欢喜,李忠国知晓便意味着圣人知晓,这下便有好戏看了。

    李忠国脸色突然变得凝重,好像想到什么,出了神。

    “李将军、李将军......”

    韦岩连叫了几声,李忠国才回过神来。

    “实在抱歉,本将军突然想起还有急事未办,先不陪韦将军审这要案了,告辞了。”

    还未等韦岩说话,李忠国就急切地起身出了承旨司监牢。

    韦岩当然知道李忠国是去要干什么,这也是韦岩想要达到的结果。

    望着李忠国离去的背影,韦岩露出狡黠的笑容。

    李忠国出了承旨司直奔祈年殿。

    ........

    午时三刻(上午十一点四十五分)。

    段明、韦护及李淑婉的官轿都到了承天门,由通传太监引着进了祈年殿。

    李景还如往日一样修仙悟道。

    李保一身青衣道袍站在李景左边伺候。

    “韦府尹,朕听说你京兆府今日开堂问审李慕白被害一案,出了什么事让你们三人都进宫见朕。”

    当李淑婉听见“李慕白被害”几个字时,心中不自觉地隐隐痛了一下,每天晚上那个梦还在不断重复,好像李慕白就在身边。

    “圣人,今日堂审,嫌犯朱武及两位证人都指认废禹王李适是本案凶手。”韦护答道。

    听完此言,李景心中一惊,感觉气血上涌。

    他强压着血气,眼神却透露出十分的怒气,再向韦护问了一遍。

    “谁是凶手?”

    韦护缓缓抬了抬头,望了眼圣人李景,顿时感觉到了天子之怒,又赶紧低下了头,小心答道:

    “废禹王李适。”

    “噗”地一声,李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直接落在了玉床之上。

    殿中所有人都吓呆了,就在李景快要倒下去时,李淑婉赶紧上前抱住了李景:

    “父皇,你这是怎么了,李总管,赶快去请太医。”

    李保踉跄着走出了祈年殿,并唤了平日脚程快的小太监在前面先走着。

    就在这时太子李治进了祈年殿。

    太子李治见此情状,也赶忙跑向玉床。

    他面露担忧之色,却仿佛内心深处有点深深埋藏着的窃喜。

    “父皇,您这是怎么了?这是为何啊?”

    李景短时间已说不出话来,就这样静静地望着李治,眼神里透露出很多话,身边人却看不懂。

    “太子殿下,李适涉嫌杀害李慕白,父皇才被气成这般模样。”李淑婉道。

    李治故意装作不知。

    “淑婉姐姐,你说的是哪个李适?”

    能把李景气成这样还能有谁?李治这是在故意装傻。

    李淑婉岂不知这位太子弟弟自幼心思深沉,有什么想法只说一半,另一半让你帮他猜出来,好让你不知不觉间帮他办成了事。

    “你说呢?”李淑婉没好气地道。

    李治望向段明及低着头的韦护。

    “段司首,韦府尹,你们说呢?”

    韦护道:“李适正是废禹王李适。”

    李治作出一幅吃惊的样子。

    “怎会如此?当年李慕白与李适可是推心置腹的至交好友啊!李慕白怎可能是李适所杀?”

    李治这样说岂是好心。

    段明马上回答:“现在还不能下定论,只是李适有嫌疑,到底此案真相如何还需详查。”

    李治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段司首有何高见?”

    “按照我朝《大晟律例》,涉及皇子,应由明法司主审,但还需圣人指派皇亲监审。”

    “原来如此,那就只有等太医医治好父皇后,由父皇做决断。”

    此时殿外传来疾步奔跑的声音,李保带来了太医院三名太医逐个问诊,然后一齐商量救治医案。

    这三人已经诊断出,圣人李景的身体已经中了丹毒,回天乏术。

    这些太医心里都还记得,元成四十年那位冤死的同僚,只因说了金丹误身的实话便被处斩。

    于是这三人商量一同言道,圣人只是冬日饮食太过大补,加上情绪激动导致气血上涌,并无大碍,只需用针灸扎上几针,然后内服散热祛火之药便能好起来。

    李淑婉按照太医的嘱咐将李景缓缓放在玉床之上,然后出了祈年殿。

    李治、段明、韦护也跟着出了祈年殿,殿内只留下三名太医及伺候李景的李保与几名小太监。

    祈年殿的殿门也关上了。

    半个时辰后,李保笑着打开了殿门:“太子殿下,公主殿下,两位大人,蒙三清保佑,圣人醒了,传召几位入殿觐见。”

    李淑婉表现得格外关心,迫不及待跑进了祈年殿,一下扑在了李景右肩上,哭了起来。

    她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父皇李景放心地将监审之权交给自己。

    李景拍着李淑婉道:“婉儿,朕没事了,朕修道多年哪是那么容易倒下的。”

    说后半句话时,李景的眼神有点硬气地朝太子李治及段明、韦护看了过去。

    不过此时,李景虽然表现得中气十足,但嘴唇发白掩饰不住身体的虚弱。

    “婉儿你起身站在旁边,朕要处理李适这个逆子惹来的麻烦。”

    李淑婉擦了擦眼泪,站起了身,她帮着李适说了句话。

    “父皇,刚才您也听到了,段老大人说此案还未定论,说不定李适是被人构陷的。”

    “不是李适最好,不然这逆子又要给朕丢脸。”

    李景是最好脸面的人,但也从心底里疼爱李适。

    元成四十年李适截囚。

    虽说李景盛怒,但也因不舍爱子,便只将李适削去爵位,幽禁起来。

    可李适平时府里的开销用度还是由内廷司暗自供着的。

    如今又出现这桩子事,李景更是气上加气,这个儿子怎么就不晓得为他这个父皇留点脸面。

    “圣人龙体无恙,实乃有三清庇佑。

    常平公主说得在理,李适牵扯此案,实情还需进一步查实。

    因涉及皇子,京兆府便已无管辖之权,应由明法司主审。

    老臣进宫便是请旨,请圣人指派一皇亲监审。”

    段明直接了当让李景下旨。

    李景闭上眼睛深吸两口气,缓缓身体因病带来的疲累。

    稍息片刻,李景睁开双眼望向段明。

    “朕的叔叔伯伯辈都不在了,兄弟辈倒是还有几个,可这些都是听曲儿喝酒的闲散王爷,不是监审办案的料。”

    李治站在一旁,听完李景所言,心中窃喜,机会来了。

    他站了出来。

    “父皇,儿臣身为太子便是最为尊贵的皇亲,且李适乃儿臣血亲哥哥,别的人来审,儿臣不放心。”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