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后半句话李治又也没说出,可李景又又何不知道李治言外之意。就目前仍然可以看出,李治确实是最最合适人选。他自己不提出,李景倒想委派他。可现在的他急着争夺战这葛慧慧之权,李景又怕他对李适有利。李治这样做,正好正中央李淑婉下怀,李淑婉一次出手了,她后转身跪在李景右前侧。“就目前来看,李治确实是最合适人选。。...

    后半句话李治又没有说出,可李景又何尝不知李治言外之意。

    就目前来看,李治确实是最合适人选。

    他自己不提出来,李景倒想指派他。

    可现在他急于争夺这监审之权,李景又怕他对李适不利。

    李治这样做,恰好正中李淑婉下怀,李淑婉出手了,她转身跪在李景右前侧。

    “父皇,儿臣也愿意替父皇分忧,还我阿弟一个应有的公道。”

    李淑婉也想插手此案,这是李治没有想到的,李治连忙接过李淑婉的话。

    “淑婉姐姐,女子不能涉政,这是亘古不变的圣贤之礼。”

    李治如此一招,李淑婉岂能不知。

    她赌的便是李景心中对李适的疼爱,对太子的怀疑与忌惮。

    况且她也明白李适活着便是李景对付太子的一柄利器。

    李景心里清楚,以李淑婉的身份,及与李适的同胞血亲关系,她来监审最合适不过。

    可太子李治所说便是现在最大的阻碍,即这先贤教化、晟朝祖训!

    此时殿外传来声音。

    “承旨司罪臣李忠国求见圣人。”

    正在李景难以下决心之时,最大的变数李忠国出现了。

    李景向李保递了一个眼色。

    “太子殿下、公主殿下,两位大人,你们先去殿外候着,待李将军奏报完要事,圣人再传几位。”

    这是晟朝的规矩,在朝的人都清楚,承旨司的事只能圣人知晓。

    四人出了殿门,李忠国向这几位行了一礼,便进了祈年殿。

    不消片刻,李忠国出来再向众人行了一礼,便向宫外走去。

    如此短的时间,而又如此急切,殿外四人心中都在猜测究竟是何要事?

    此时李保也跟着出了殿门。

    “诸位贵人接旨。”

    李淑婉、李治、段明、韦护都跪了下来。

    几人虽不知李忠国进去说了什么,但他们明白李忠国所言定与这监审之权有关。

    不然为何刚才还在左右为难的圣人李景,此时却如此果断地做了决断。

    “圣人说了,李慕白被害一案交由明法司主审,常平公主监审。

    诸位贵人可以起来了。

    圣人还说了,有什么疑问也不要再提了,以后诸位各司其职。

    诸位也不用进殿告退了,各回各家吧。”

    李保面向众人说完这些话后,转身回了祈年殿。

    看来李忠国所言与今日被承旨司抓的那几名侍卫有关,李治捏紧双拳,努力平息心中愤怒。

    殿外四人各自寒暄几句就都打道回府。

    李淑婉回到了明珠宫,她终于可以亲手彻查李慕白之死的真相。

    ..........

    元成四十四年,腊月初四,酉时四刻(下午六点)。

    明珠宫。

    此时李保到了明珠宫。

    李淑婉看着李保。

    “父皇可是有什么新的旨意?”

    “没有新旨意,刚才圣人已让老奴派人去明法司与京兆府传旨。

    让他们交接了人犯及相关物件,公主明日便可去明法司查案了。”

    李淑婉觉得李保话还没有说完。

    “父皇可还有什么嘱托?”

    李保看了看李淑婉,眼里好像有点泪光,神情一下变得有些忧伤。

    “昨日李忠国将军走后,圣人不让你们进殿,是因为圣人在你们出去后已经无法坐起来,只能躺着说话,四肢已经不听使唤。

    祈年殿已经调派禁军指挥使李哲带着重兵日夜值守。

    公主,为了您的安全,圣人特意派了禁军指挥副使苏澈保护你查案。”

    李淑婉知道父皇李景派来苏澈,不过是为了让他自己间接行使监审之权。

    毕竟父女一场,听到李景身体如此,李淑婉还是有点伤心。

    李淑婉关切地问道:“父皇身体不是已经好了吗?太医也说没有大碍,怎么又成这样?”

    “老奴也不知为何如此,太医都说静养一段时间便会好,圣人现在就待在祈年殿静养。”

    “那就好,希望父皇早日康复,帮本宫护着阿弟。”

    李保看着李淑婉,心想到底还是姐弟情深。

    随后李保话锋一转,还有更重要的事交待。

    “公主,你可知为何圣人突然下了决断,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让你去监审此案?”

    “因为李适是本宫一母同胞的弟弟。”

    李淑婉何尝不知定是与李忠国的奏报有关,只不过李淑婉只能这样回答。

    “那是其中之一,更重要的是李忠国将军来报。

    京兆府审理此案时,门外有人刻意煽动百姓要求彻查废禹王李适,与里面嫌犯及证人遥相呼应。

    门外之人被带到承旨司刑讯之后招供说是受太子指使,而太子又进宫请旨监审。

    即使无法确信太子指使人陷害李适,但太子的嫌疑最大。

    为了保全李适,圣人觉得派你最为合适。

    如若李适性命不保,加上圣人如今的身体,恐怕太子便不会再忌惮圣人,引发朝廷大乱。”

    李淑婉终于明白父皇保护李适,不仅是因为心里还惦念着这个皇子,而且还因为留着李适有大用。

    让太子知道还有一个有利的竞争对手在,就会继续对圣人李景有所依赖,这便是朝局平衡。

    “圣人还交待,李慕白被害与李适被构陷是一环扣着一环,所以安排朱武在堂上招供出李适,定与杀害李慕白脱不了干系。”李保继续道。

    此案这样一环,李淑婉心中早已知晓,只不过父皇李景如此说,是想让自己防着李治,还是让自己与李治相争?

    想到此处,李淑婉呵呵一笑。

    她提醒自己,不要忘了父皇李景不仅是父亲,更是一个皇帝。

    “本宫明白了父皇的良苦用心。李总管,你所说的禁军副指挥使苏澈在哪?”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李淑婉心想只有了解这位父皇派来的探子,才能让自己有所防备。

    “他就站在门外。”

    李保对着门外大叫一声:“苏澈,公主唤你进来。”

    苏澈推开宫门进了明珠宫。

    苏澈身着禁军侍卫金甲,但比普通侍卫还高上半个头,星目剑眉,颇有些武人的英气。

    苏澈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抱拳向李淑婉施了一礼:

    “卑职禁军副指挥使苏澈奉圣人旨意,特来保护监审钦差常平公主行在无虞。”

    李淑婉看了一眼苏澈,觉得他眉清目秀,倒不像是奸险狡诈之人。

    “你起来吧。”

    苏澈站起身来。

    李保笑着道:

    “公主,今日圣人交给老奴的差事算是办完了。您日后办差可千万得多些心眼,小心着那些居心叵测之人。”

    李淑婉不知李保突然来这么一句,背后有何深意?

    “李总管,淑婉记住了。”

    “老奴告退了。”李保出了明珠宫。

    李淑婉看着站在面前的苏澈,心想,多了个苏澈,日后查案说话得谨慎些。

    “苏将军,今日你先回去吧。明日辰时(上午七点),你带上侍卫随本钦差去明法司查案。”

    “是。”苏澈没说多的话,转身出了明珠宫。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