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元成四十六年,腊月二十六初六,辰时(下午六点)。明珠宫。所以是冬天,此时天还有点儿黑。李淑婉早以穿好了蓝灰色棉袍,披起了白色大氅,一身男子打扮。为了断案更方便,她穿着十分低调。小苑也换了一身普普通通男子所穿的素色棉袍。在小苑的侍侯下,李淑婉早地用完后了早明珠宫。。...

    元成四十四年,腊月初五,辰时(上午七点)。

    明珠宫。

    因为是冬季,此时天还有点黑。

    李淑婉早已穿好了蓝灰色棉袍,披上了白色大氅,一身男子装扮。

    为了查案方便,她穿着十分低调。

    小苑也换了一身普通男子所穿的素色棉袍。

    在小苑的侍候下,李淑婉早早地用完了早膳。

    李淑婉心想,都到了约定时辰,这木头苏澈怎么还未前来报到。

    “小苑,出去看看,有没有人朝我们这边走来。”

    “是,公主。”

    小苑推开了宫门,同时传来“啊”的一声。

    “怎么了?”李淑婉被小苑这一声惊住了,起身向门边走去。

    只见在明珠宫宫灯的照明下,隐约能看见台阶之下站了不少禁军侍卫,领头的便是苏澈。

    李淑婉心想,这苏澈真是个木头。

    来了不通传一声,这大冷的天就傻傻地站在门外。

    她对着台阶之下的苏澈道:“苏将军,准备好本钦差的官轿了吗?”

    苏澈回话没有望向李淑婉,只是呆呆地望向正前方。

    “卑职早已备好,可以随时启程。”

    “那我们走吧。”

    苏澈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我和侍卫们都还未用早膳了。

    可他没有说出口,只是憋在了心里。

    ..........

    辰时四刻(早上八点)。

    李淑婉一行人到了明法司府衙外。

    小苑拿了公主令牌递给府衙前一身白衣的护卫。

    这便是明法司的专属内卫——护法卫。

    片刻后,段明迎了出来。

    段明虽是八旬老者,却依旧身形挺直,没有丝毫佝偻,只是发须皆白。

    段明看见李淑婉带着金甲侍卫,倒是暗自叹服,禁军的气势还是比明法司的护法卫更为恢弘。

    《大晟律例》规定明法司可配二千护法卫,着白衣,象征公道。

    明法司司首出巡可配二百护法卫。

    不过段明为人素来低调,平日办案出巡除了四个轿夫外,便只带了四名护法卫在旁。

    段明没有和李淑婉说客套之言,直接将李淑婉请进了明法司正堂右侧的暖阁中。

    这里便是冬季段明处理公事所在。

    小苑及苏澈跟在李淑婉身后。

    段明因与李淑婉有机密相商,便让他俩去了正堂左侧暖阁。

    那是明法司法曹处理公事所在。

    随行金甲侍卫都被段明吩咐法曹带去了护法卫营房。

    李淑婉与段明进入暖阁后,便各自在东西两把太师椅上落座。

    李淑婉先开口说了话:“段司首有何机密要事与我相商?”

    “公主不是对臣相助公主拿到李慕白被害一案监审权的动机有怀疑吗?”

    “确实如此,看来段司首是要将动机说与我听,那就请讲吧。”

    段明突然神情变得忧伤,双手掩面,一个八旬老者不顾颜面的在后生面前小声抽泣起来。

    过了一会儿,段明擦干眼泪,道:

    “公主,臣如今已是孤身一人,家中妻儿早已没了,你可知这是为何?”

    李淑婉不明白段明所说与相助她彻查李慕白被害一案有何关联。

    “淑婉不知,请老大人明示。”

    “这都是天意啊。

    臣自幼熟背《大晟律例》,刚行冠礼便中了进士,成了明法司四大法曹之一。

    这或许是上天有意安排臣为这不平世间主持公道吧。

    元成十年,臣秉公执法处斩赵衙内奸杀良家妇女案。

    元成二十年,臣不惧圣意,查办了七大将军之一的王家嫡长子所犯的私贩火药罪。

    臣名震朝野,晟国百姓皆呼臣为青天。

    可能也是因为如此,上天怜悯臣,在臣五十五岁这年,让臣的内人以五十岁高龄诞下麟儿,内人却因难产而死。

    臣知此子得来不易,为了臣的儿子,于是臣在晟国后面发生的两起冤案上犯了糊涂,退缩了。

    臣辜负了上天赐给臣的天赋和际遇,上天要惩罚臣。

    元成四十年,我儿行冠礼后,没隔些时日,便被上天雷击而去!

    现如今留臣孤身一人苟活于时间,恬不知耻地享青天之名。

    那两件冤案臣退缩了,哪还担得起青天之名。”

    李淑婉没想到段明还有如此心酸的家事,她有点糊涂了!

    究竟段明说出这段话是何意?

    段明口中两件冤案与李慕白被害案有何关联?

    “是哪两件冤案让段司首如此自责?”

    “这都是朝中提都不能提的旧案,关系着圣人的脸面,也是言卫道那奸臣的把柄。

    元成二十八年,雍州军千里奔袭血战北魏军于京郊。

    言卫道不知用何手段将时任丞相沈知与雍州都督刘胜往来书信全部交予圣人。

    朝中宰辅勾连驻边大将,而且在如此时机之下被发现,圣人对这二人起了担忧之心,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最后言卫道设计将这二人下狱,随后以谋逆之罪将这二人满门诛杀,雍州军在保卫京都血战之中存活的将士也被坑杀。

    当时便是由明法司主审此案,犬子那年才八岁,臣没有坚持良知,依着圣意判了此案,下了文书。

    当日臣写完文书回到家中,犬子额头突然发烫,大夫也药石无救,最后烧坏了脑袋。”

    段明停了下来,用随身带着的丝巾擦拭了脸上忍不住流下的眼泪,喝了口热茶,然后看着李淑婉道:

    “后面发生的这件大案,公主是知道一些的。”

    “什么大案?”李淑婉不知段明所指。

    “元成四十年,一枝梅叛逆案由承旨司查办,一枝梅的人被杀殆尽。

    当时监察司少卿沈念也被冤死在承旨司。

    李慕白怒发冲冠,上殿直陈时弊,大骂圣人,君不明便奸臣当道。

    随后李慕白及其父母以大不敬之罪交我明法司查办。

    臣念犬子已成痴傻,为照顾犬子,臣便心生退却。

    一纸文书治了李慕白的附逆罪!

    就在臣写完文书那时,突然雷电大作,倾盆大雨直下。

    待臣回到家中,犬子及家中仆人已被雷劈死在树下。

    都是天意!

    臣写得那昧良心的文书,不仅害了别人,还害了臣那无辜的痴傻儿!

    天意如若报应在臣身上,臣又何尝不愿接着,可是偏偏让臣活到这把年纪。

    就在几个月前,连州太守寄来关于释放充军人犯的文书让臣审核。

    当看到李慕白三个字时,臣明白了上天让臣仍苟活世间的意义。”

    当年李慕白被父皇李景定下附逆罪,李淑婉以死相逼,这是朝野都知道的事。

    只是李淑婉觉得段明所说另有他意。

    “段司首是说当年李慕白被定附逆罪是被冤枉所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