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臣敢确认,但以臣的直觉,及对李慕白为人的了解,臣会觉得李慕白叛国投敌案其中事有蹊跷。臣始终想找机会彻查此案,而如今机会来了。”段明之言让李淑婉一下子蒙了,眼泪慢慢的从眼眶中流了出。倘若李慕白叛国投敌是被冤,那当初朝臣突然发生了多少令人无法想像的龌蹉之事!臣一直想找机会彻查此案,如今机会来了。”。...

    “臣不敢确定,但以臣的直觉,及对李慕白为人的了解,臣觉得李慕白附逆案另有蹊跷。

    臣一直想找机会彻查此案,如今机会来了。”

    段明之言让李淑婉一下子蒙了,眼泪慢慢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如若李慕白附逆是被冤枉,那当年朝中发生了多少令人难以想象的龌龊之事!

    那李慕白当年是经历了怎样的冤屈!

    而当年那些英勇抗敌的将士至今也应该死不瞑目吧!

    李淑婉擦掉了流出眼眶的泪水,望着段明。

    “本宫明白了段司首的动机,段司首想借彻查李慕白被害一案,查一查当年的那两桩旧案!”

    段明面向李淑婉,躬身作揖道:

    “正是如此,臣正是知道公主对李慕白的感情,臣才斗胆将公主设在计划之中,望公主恕罪!”

    李淑婉双手扶起段明。

    “段司首,何出此言,是本宫应该替李慕白,替冤屈的将士感谢司首。

    但是,段司首又如何肯定李慕白被害一案能牵扯以前旧案种种?”

    这样一问,确实让段明无法如实告知。

    “公主,你是否信得过老臣?”

    看见段明这样情真意切的抽泣,且段明八十高龄,如今孤家寡人一个,李淑婉没有理由不信段明。

    “段司首在晟国的声望,本宫自然信得过。”

    “多谢公主信任,至于在调查李慕白被害一案真相时,如何还当年两件冤案公道,现在臣不便告知。

    待真相大白天下那日,臣自会告知公主。

    如今朝堂危机四伏,朝野上下甚至有些江湖门派都被言卫道控制,他势力太强。

    我们力量还很薄弱。”

    段明心生无力之感。

    李淑婉双眼犀利起来,好似发着光一般。

    “段司首,这世上还有我们,这世道就还有希望,那些被埋藏的冤屈就能昭雪。”

    段明看着一身男子装扮的李淑婉,仿佛又看到了当年大闹朝堂的李慕白,眼神犀利而又充满力量。

    他也被调动得充满力量。

    “公主,查旧案注定九死一生,你可有畏惧之心。”

    “虽死无悔。”

    李淑婉坚定地答道。

    ..........

    李淑婉与段明谈完后来到了左侧暖阁。

    此时小苑与苏澈就这样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

    小苑与苏澈见李淑婉进来,便瞬间恢复了精气神。

    小苑走到李淑婉身边都叫了声“公主。”

    木头还是木头,苏澈呆呆地望着李淑婉,没有言语。

    小苑,段明是认识的。

    不过苏澈,段明倒是第一次见。

    他刚才急着和李淑婉交谈,便忘记问苏澈的身份。

    他指着苏澈向李淑婉问道:

    “这位小兄弟是?”

    苏澈家世并不显赫,只是机缘之中拜了李哲为师,才受到如此重用。

    李淑婉看了看苏澈。

    “段司首,这位便是圣人派在本宫身边,贴身保护本宫的禁军副指挥使苏澈将军。”

    听到李淑婉介绍自己,苏澈便躬身抱拳向段明施了一礼。

    听到李淑婉这句话,段明立马便就明白了,这么多年,圣人心性是丝毫未变,连亲生女儿也要控制在股掌之中。

    “原来如此,苏澈将军如此年轻便身居要职,我大晟真是人才辈出啊。”

    “段司首谬赞了,段司首才是我大晟的股肱之臣。”

    李淑婉看见两人如此客套,便直言:

    “我们客套之言不用多说了,段司首,今日不是开堂问审,怎么不见提来嫌犯李适。”

    “公主不必担心,早在一个时辰前,老朽就派了法曹赵言率一百护法卫前去永和坊请李适过来。”

    虽说是请,可派了一百护法卫,李适也应该知道其中意味了吧。

    此时一护法卫来报:“司首大人,废禹王李适已被赵曹带至门外。”

    “公主,你有何吩咐?”

    李淑婉不仅是公主更是钦差,代表着圣人李景,段明自然要向其请示。

    “一切听段司首的。”李淑婉更加尊重段明。

    对着来报的护法卫,段明提了提精气神,道:

    “通知三班护法卫,准备升堂问案,将关押于牢中嫌犯朱武,以及安置于明法司班房内的证人王氏、马二一同带上堂来。”

    按照《大晟律例》,证人没有犯罪嫌疑,是不能关押于牢房之中。

    因与案子有关,便不能放其出衙门,于是以安置之名囚禁于班房之内,不过生活起居比狱中还是强上不少。

    故对温饱没有解决的穷人而言,遇上一个大案能做上几天证人也是不错的差使。

    吩咐完升堂的安排,段明便相邀李淑婉、苏明一同上堂。

    小苑因身份的原因,不能上堂,只能待在暖阁中等候。

    “公主、苏将军,你们请吧。”

    苏明俨然成为了第三个办案钦差。

    段明坐在正堂正中木案之后。

    李淑婉坐在段明左侧,面前放了一个小木案。

    法曹赵言辅助审案坐在段明右前方。

    苏明坐在李淑婉左前方。

    一声惊堂木起,然后紧接着喊出了升堂。

    “威武!”

    护法卫的“威武”声比京兆府衙役要强上不少。

    李适、朱武、王氏、马二均被带到了堂上。

    看见李适披头散发,衣裳虽说干净,但看样子有些颓废,李淑婉估计他阿弟这些年过得有些压抑。

    李适看见一身男儿装的李淑婉没有将她认出来。

    但见李淑婉一直盯着他看,李适再仔细一瞧,这不是他姐姐常平长公主吗?

    “今日堂审李适涉嫌杀害李慕白一案由明法司司首段明主审,常平公主监审。

    嫌犯李适作为皇子可不跪审案主官。

    其余堂下之人也一视同仁不用下跪。”

    问案之前说的这一番话,这便是段明令人敬佩的地方——不惧权贵,一视同仁。

    “李适,你可知今日本官传你上堂所因何事?”

    “知道,明法司法曹去传唤我时便已告知于我,说我杀害了李慕白。”

    “那你可愿意认罪?”

    “段老大人,在我陈述前,我请求让你左侧所坐之人回避本案。”

    李适知道彻查李慕白被害一案背后所蕴藏的危险,他不想让李淑婉掺和到这件案子中来。

    因为他知道自己后面所说的话将会引起整个晟朝滔天巨浪。

    听到李适这样的要求,段明转过头看了看李淑婉。

    李淑婉一直盯着李适,面无表情。

    即使李适这样,李淑婉还是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李淑婉知道,她的这个傻弟弟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她。

    “李适,本官左侧所坐之人是当今圣人钦点的监审钦差,不在回避范围内,你还是好好陈述吧。”

    李适激动道:“阿姐,此案与你无关,你不要插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