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住嘴!李适,这里仅有审你的人!也没亲戚!”李淑婉怕李适坏了她与段明了已达成的共识,张口呵斥道。在李淑婉说出来这话时,她眼中隐约泛着泪光,她又又何不心痛下面跪着的阿弟。双眼饱含哀求之意的李适用力他望着李淑婉,希望能她能明白了自己的一片苦心。李淑婉在李淑婉说出这话时,她眼中隐约泛着泪光,她又何尝不心疼下面跪着的阿弟。。...

    “住口!李适,这里只有审你的人!没有亲戚!”

    李淑婉怕李适坏了她与段明已经达成的共识,开口呵斥道。

    在李淑婉说出这话时,她眼中隐约泛着泪光,她又何尝不心疼下面跪着的阿弟。

    双眼充满恳求之意的李适用力地望着李淑婉,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

    李淑婉望着李适,摇了摇头。

    李适见这样无用,他无奈地开了口:

    “我与李慕白的恩怨源于元成三十八年,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李适开始回忆前尘往事。

    *

    元成三十八年。

    京都,畅春楼。

    畅春楼是京都有名的酒楼。

    一雅间内。

    一位妙龄少女轻抚古琴,在几指来回之间,美妙琴声绕梁不绝。

    弹琴少女左右两边分席而坐,依次坐了四位少年郎。

    “马兄,在下于三年前就已知兄台才名,今年状元非兄台莫属。”

    一位小眼、嘴角上一颗痔的书生正拍着斜对面着灰色长衫书生的马屁。

    着灰色长衫书生名为马乐清,说话者名为刘絮语。

    “刘兄谬赞,李慕白老弟才是少年成名。

    五岁熟背四书五经,十岁七步成诗、十步成文。

    全天下是无人不知晟国出了一位百年难得一遇的才子!”

    马乐清望向坐在对面着白色秀才衣、面目清秀的书生说着,他似笑似不笑的模样,不知是高兴还是嫉妒。

    着白色秀才衣的书生正是马乐清口中的李慕白。

    “马兄莫吹捧我,这都是别人瞎传的,当不得真。”

    李慕白听见马乐清的马屁,有些不自然甚至浑身不舒爽。

    “李兄不必过谦,我等士子应试所用书籍都有你的功劳。

    你十五岁所著《慕白读诗经注解》、《慕白读尚书注解》是我等读经吃力书生的宝物。

    没有李兄,我等这样的书生估计连秀才身份都考不上,哪还有机会上京科考。”

    说这话的人名为沈成,雍州人士。

    说话间,楼下忽然喧闹起来。

    一队青衣卫冲进了畅春楼。

    “官爷,这是作甚,这畅春楼是谁开的想必您是知晓的。”

    说话者正是畅春楼掌柜孙志。

    孙志见此状没有丝毫慌张,竟显得颇为自信,这份自信应该来自其幕后真正的老板。

    “承旨司办案,管他是谁,上楼。”

    领头的青衣卫队长似乎并不在意。

    随着一声令下,青衣卫数十人便上楼搜查起来。

    孙志见青衣卫并不领情,便不再阻拦,神情木然。

    他站在一旁,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

    只见两名青衣卫进了李慕白所在雅间。

    “你们是什么人?竟未敲门而入!”李慕白站起身呵斥道。

    一名青衣人亮出玉牌,上书“承旨司”三字。

    另外一名青衣卫从胸间掏出一幅画像,并望向刘絮语、马乐清、李慕白、沈成四人比对起来。

    片刻后,这青衣卫收起了画像,右手指向沈成。

    “就是他,带走。”

    说着两人就将沈成提溜了起来,足见练武之人力量之大。

    “为什么抓我?”沈成向两名黑色锦衣人辩解。

    “承旨司办的都是逆案,你说为什么抓你。”

    李慕白吃了一惊:这沈成远在雍州,怎会和逆案牵扯在一起?

    他挺身上前,拦住两名青衣卫。

    “尔等虽是青衣卫,拿人办案也要有拘捕文书。

    你们这样无视法度,岂不让外邦耻笑我大晟非法度之国。”

    “李兄,慎言。”

    “慕白老弟,快点赔不是。”

    刘絮语和马乐清见此状立马规劝道。

    只要是读书人哪能不知承旨司是干什么的,像李慕白如此博学之人更清楚不过了。

    只不过见青衣卫如此行径,李慕白的书生气便涌了上来。

    楼下青衣卫队长见雅间如此情形,十分不快,承旨司办案以来从未发生今天这样的事。

    “将那个白衣书生一同拿下。”

    青衣卫队长下令的声音格外洪亮,表情异常犀利而冷酷。

    畅春楼堂内的酒客们都呆若木鸡,生怕招惹了承旨司的青衣卫。

    就在此时,外面大街上传来喧天的锣鼓声、叫嚷不停的人群声,好不热闹,如过节一般。

    “恭喜李员外家李大郎高中状元。”

    叫声此起彼伏,一声更比一声大。

    孙志闻此叫声,脸上微微一笑,心中思忖片刻。

    随后孙志将脑袋慢慢附到青衣卫队长耳边,并用右手遮挡一下,生怕别人听了去。

    “官爷,这白衣书生抓不得。”

    “放肆,承旨司办案你敢阻挠。”

    青衣卫队长的眼神瞪向孙志。

    “官爷,你有所不知,这李员外就是成侯李春的大女婿李怀财。”

    青衣卫队长听得此言,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一直端着的架子放了下来,似有兴趣地配合着孙志小声说话的动作。

    “你继续说。”

    “是,这楼上白衣书生名为李慕白,是李怀财独子,是现今成侯的大外孙,你且听门外叫声。”

    孙志说完指了指堂中大门。

    领头人刚才专心办案,无暇也无心顾及外面喧闹,被掌柜孙志一引,便仔细听了起来。

    “恭喜李员外家李大郎高中高中状元。”

    青衣卫队长听到此叫声后,面露惊讶之情,向孙志问道:

    “难道这白衣书生正是新科状元?”

    “正是”孙志立马回答道。

    孙志不愧是老江湖,心中又一思忖:

    如若让承旨司在长春楼将李慕白抓走,定会给老爷带来麻烦。

    况且青衣卫似乎对成侯还有些忌惮,不如我来帮帮李慕白。

    他想到此处便只身往门外走去,对着大街上奔走相告的人群大声叫了起来。

    “状元李大郎在我这儿,快来领赏。”

    青衣卫队长并未阻拦孙志,为避免无事生非,办案出差错,便对李慕白所在雅间的两名青衣卫下了命令:

    “将沈成带走,不要管那白衣书生,我们速速回去复命。”

    两名青衣卫用力将李慕白推开。

    李慕白刚要上前继续阻拦,沈成给其递了眼色并摇了摇头。

    见此情状,李慕白便再未阻拦,似乎沈成对此事成竹在胸一般。

    “收队。”

    一行青衣卫迅速出了畅春楼。

    马乐清走到李慕白身边,拍了拍李慕白肩膀。

    “慕白老弟不用担心。

    沈兄父亲是雍州马商沈文涛,和朝中勋贵皆有交情。

    只要沈兄清白,承旨司不敢乱来。”

    李慕白心中对承旨司如此行径久久未能释怀,捕人竟无衙门文书相告,实在太过于霸道,太没有法度。

    此时,街上人群已经进了畅春楼。

    人群为首之人望了望畅春楼内,清了清嗓子,放开声向屋内喊去:

    “请问哪位是李员外家李大郎?”

    李慕白抱拳向楼下之人施了一礼。

    “在下正是。”

    “恭喜大郎,您中状元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