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李慕白听到这样的消息自然十分高兴,爽快地将身上带来的银两分给了前来报喜之人。随后,李慕白出了畅春楼回到了自己府中。..........翌日,按照往年的规矩,中了状元自然要进宫谢恩...

    李慕白听到这样的消息自然十分高兴,爽快地将身上带来的银两分给了前来报喜之人。

    随后,李慕白出了畅春楼回到了自己府中。

    ..........

    翌日,按照往年的规矩,中了状元自然要进宫谢恩。

    刚到卯时四刻(早上六点),李慕白就在母亲李瑾的催促下,一切准备就绪。

    李慕白虽说是一介书生,但也会骑马。

    他出了门便骑上府内准备的雍州马。

    在大晟来说,雍州马是最好的马。

    大约半个时辰,李慕白到了宫门外,递上了身份证明。

    待宫门侍卫进去禀报后,从宫内出来了一名引路太监。

    “李状元,随奴才进去吧。”

    李慕白躬身施了一礼,便跟着引路太监向宫内走去。

    在宫内长廊上左弯右绕,上行下走,大约一刻钟,便到了圣人李景所在的祈年殿。

    小太监站在殿外向殿内禀报了一声,李慕白独自进入了祈年殿。

    当李慕白看到祈年殿及殿内的摆设时,他心中对大晟的这位皇帝有了些失望。

    作为一国之君,不信儒家“齐家治国平天下”,偏偏信那修道长生之说,置朝政于不顾。

    李慕白跪下行了大礼。

    “新科状元李慕白恭请圣人安。”

    “起来吧。”

    圣人李景盘坐在玉床之上,双眼盯着李慕白,嘴里不紧不慢说出这三个字。

    李淑婉与李适昨日便得知圣人已经钦点了今年新科状元。

    他俩想看看这位早已名声在外的晟国大儒究竟是何模样!

    于是他二人今日便比平日早了一个多时辰进宫给李景请安,等着这位新科状元。

    李景上下打量了李慕白一番。

    “不错,新科状元不仅以文采扬名天下,这仪表也是人中翘楚,不愧是大晟的栋梁之才。”

    “圣人谬赞,臣愧不敢当。”

    “进退有节,不骄不傲,人品也是不错的。适儿,你觉得这新科状元如何?”

    李景当然知道,李适与李淑婉今日这么早进宫请安,是为了看新科状元,便望向李适问道。

    “儿臣也觉得这新科状元无论仪表,还是文采堪称天下之表率,实乃上天相助大晟国运,为大晟降的人才。”

    李适这一番话倒是让李慕白有点吃惊,没想到朝中贵人会这样拍他的马屁。

    李慕白一脸疑惑望向李适,李适顽皮地笑了一下。

    “贵人这样说实在让慕白无地自容。”

    “李状元,这是禹亲王李适。”

    李景指着李适道,然后又指了指李淑婉。

    “这是常平长公主李淑婉。”

    李慕白躬身向李适及李淑婉各施了一礼。

    “臣恭请二位殿下安。”

    李淑婉率先开了口。

    “李状元不必多礼。”

    李适也跟着道:“我姐说得是,李状元不必多礼。”

    圣人李景看了看身边这对儿女,微微笑了笑。

    随后他又望向李慕白。

    “李状元,朕看了你的文章,知道你对朝政弊端看得十分透彻。

    朕想委你重任,可毕竟你从未涉足朝堂。

    正好御笔郎官转任吏部任职,你明日便来祈年殿任御笔郎官吧。”

    他又指着角落里那张木案及后面的书架道:

    “那里便是你日后处理公务的地方。”

    御笔郎官,只有五品,官阶不高,但职责是帮助皇帝处理所有文书,当然最重要的是圣旨。

    也就是说这个官职可以了解到朝廷所有重要信息,可见这个官职的重要性。

    李慕白自然明白御笔郎官的意义,立马又跪下行了大礼。

    “叩谢圣恩,臣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起来吧,朕听禹王说过你的才名,朕还担心这个小书吏的官职委屈了你。”

    李慕白看了看李适,又望向圣人李景。

    “臣从未任过朝廷官职,中了功名便得到圣人如此赏识,臣感激涕零,怎还会有其他想法呢?”

    “那就好。

    你的文章虽说写了很多朝政弊端,可并未说细。

    今日无其他朝臣在场,你可以畅所欲言。”

    李慕白听闻此言,心中倒是对李景印象有些改观,他认为这位圣人还是有心重振朝纲。

    “那臣便斗胆进言了。

    臣昨日看到承旨司办案太过霸道且有违法度,臣深受启发。

    臣认为,诸多朝政弊端可以找到一个共同的根本原因。

    那就是大部分吃着皇粮的官员,甚至是小吏,他们对朝廷法度没有敬畏之心,甚至带头违法,不遵《大晟律例》。”

    李淑婉与李适听到李慕白的耿直之言,心中对李慕白都有了些欣赏之情。

    因提到承旨司办案,圣人李景心中有些不喜。

    承旨司是直接听命皇帝的特务组织,朝中无人敢对其进行指点。

    李景也不希望任何人干预承旨司办案,但也不好直接训斥李慕白。

    “李状元说得很好,朕也认为如此,如果每个臣子都按照朝廷法度办事,那就天下太平了。

    李状元是何时看到承旨司未依法办案?”

    “圣人,臣先声明,臣并不是为好友说情。

    昨日,臣与好友在畅春楼相聚,后来了一队承旨司青衣卫直接将臣的好友沈成带走,却未出示任何文书。

    臣记得《大晟律例》有明文规定,任何衙门抓人前必须将长官签字盖印的文书出示给嫌犯,并告知家中亲友。

    而昨日青衣卫未依法办事,随意抓人,这便是破坏大晟的法度。”

    圣人李景自然知道《大晟律例》的规定,但是承旨司的颜面他是要护着的。

    “原来如此,承旨司办案有时也是事急从权,李状元太过苛刻了。”

    李慕白没想到李景会对承旨司这样纵容。

    他还认为李景是个好说话的主,他开始较真了。

    “圣人,法度便是一国之准则,如若世人均能事急从权,那天下还有谁愿意遵守法度?”

    李淑婉替李慕白捏了一把汗,没有哪个臣子敢这样直接顶撞圣人。

    “父皇,李慕白心性耿直,言语有些不当,还望父皇海涵。”

    李淑婉替李慕白求情,也是让圣人李景找个台阶下。

    李慕白看了看李淑婉,两人对视了一下,李淑婉害羞地低下了头。

    此时圣人李景心中已有了些许怒气。

    不过这个新科状元倒是个敢言的直臣,李景认为另有大用。

    况且李淑婉已经出面求情,今日君前奏对可以结束了。

    “好了,今日之论就到此为止吧,你们都退下吧。”

    圣人李景坐在玉床之上闭上了双眼。

    李淑婉、李适、李慕白三人出了祈年殿。

    李慕白一个人在前走着,将今日君前奏对仔细复盘了一遍。他知道了承旨司是圣人李景心中的逆鳞,谁都不能提及。

    李淑婉与李适在李慕白身后并排走着。

    李淑婉给李适悄悄地耳语一句,然后递了个眼神给李适。

    李适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跑到李慕白身边。

    “慕白兄且慢,我有一事相求。”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