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李慕白被李适叫住,他向李适施礼施了一礼。“殿下有什么事盼咐便可,何需用个求字。”李适本性潇洒,见李慕白如此客套,他直截了当道:“慕白兄无须如此客套,你与我只以读书学习人论交。实际上我与慕白兄神交已久,慕白兄的文章,我每当读来便食不知道味。心中已视慕白兄“殿下有事吩咐便可,何须用个求字。”。...

    李慕白被李适叫住,他向李适躬身施了一礼。

    “殿下有事吩咐便可,何须用个求字。”

    李适本性洒脱,见李慕白如此客气,他直截了当道:

    “慕白兄不必如此客气,你与我只以读书人论交。

    其实我与慕白兄神交已久,慕白兄的文章,我每每读来便食不知味。

    心中已视慕白兄为已之兄长。

    明日便是京都的花灯节,我想借此机会与慕白兄畅谈国事。”

    李适这一席话让李慕白倍感意外!

    没想到皇子中还有如此爽快之人,不过这李适的性情倒让李慕白觉得亲近不少。

    “这赏灯本是风月雅事,再和殿下畅谈国事倒不失为一桩美谈。”

    李适听见李慕白还称呼自己为“殿下”,心中有了些不快。

    “我与慕白兄真心论交,慕白兄何必再用见外的称呼,以后私下里,你我就以平辈论交。”

    李慕白见李适如此模样,越发觉得这个皇子不像心机深重的人,值得交往。

    “实在得罪了,李适兄,明日戌时(晚上七点),你我相约澄明湖旁芙蓉花灯,告辞了。”

    李慕白边赔礼边改了称呼。

    听见李慕白改了称呼,李适露出笑脸。

    “慕白兄慢走。”

    待李慕白走远后,李适走向躲在宫墙拐角处的李淑婉。

    他笑着道:“阿姐,你交代我的事完成了。”

    看着李适有点取笑的样子,李淑婉不好意思,又没好气地道:

    “好小子,胆儿变肥了,敢取笑你阿姐,看我不收拾你。”

    李淑婉伸手作出要揪李适耳朵的样子。

    李适笑着跑了出去。

    李淑婉追了几步出去停了下来,笑着看李适远去,随后转身回了明珠宫。

    李适出了宫,回了禹王府。

    ……….

    翌日,戌时(晚上七点)。

    澄明湖。

    澄明湖是京都最大的内湖,周围都是官府修建的亭台楼阁,附近便是西市。

    澄明湖及周围修建的林苑本是皇家所有,遇到京都重大节日,这里便会开放供京都百姓游玩。

    而花灯节就是以澄明湖为中心举办,一直延伸至附近几条大街。

    此时澄明湖边已经热闹非凡。

    卖着各式小吃的京都小贩忙得不亦乐乎。

    京都百姓成群结队的逛着花灯,吃着小吃,人声鼎沸。

    澄明湖西南角挨着西市大街的地方,摆放着京兆府找匠人特制的巨型芙蓉花灯。

    巨大的芙蓉花灯将周围照亮许多。

    而在亮光下站着一位如玉般的公子,这便是李慕白。

    李慕白看着往来的人流,安静地等着李适。

    突然,一把扇子拍了一下李慕白,让李慕白吃了一惊。

    “哈哈哈,慕白兄,吓着了吧。”

    李慕白没想到这禹王李适除了心直口快,还是这般顽皮之人。

    他刚要发作就看到了李适身旁女扮男装的李淑婉。

    如此不一般的男子,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见常平公主李淑婉在这里,他便收回了准备说出的话,换了一番说辞。

    “确实被你吓了一跳,不是你我二人畅谈国事?

    你怎么将公主殿下也请了出来。”

    李适刚准备解释,被李淑婉拦了下来。

    “怎么?李状元不愿与我一同畅谈国事?还是认为女孩家不配畅谈国事?”

    李慕白自然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对李淑婉的出现有些意外。

    李淑婉今日看了李慕白与父皇李景的奏对,自然也知道李慕白不是这样的为人。

    这是李淑婉故意调侃李慕白。

    “当然不是,能有倾国倾城的公主殿下一同赏花灯、聊国事,这是多少读书人做梦也不敢奢望的。”

    李慕白不知何处让李淑婉不高兴,只得说些好话让其消消气。

    李适在一旁忍不住笑出了声。

    “想不到慕白兄竟然在女子面前也是圆滑之人。”

    李慕白被李适这样一调侃,脸红了起来,话也停了下来。

    李淑婉瞪了一眼李适,李适这才收了笑容。

    “想不到我能得到状元郎这样的赞赏,就是不知这是否是李状元的真心话。”

    “慕白从不说诳语,句句属实。”

    李慕白此话一出再加上他说话的样子,李淑婉忍不住笑了起来,憋住不笑的李适也笑出了声。

    李慕白看者开怀大笑的二人,心中也明白了过来,也跟着大笑起来。

    李慕白、李淑婉、李适三人朝着人稍微少一点的大街上走去。

    几人边走边聊。

    “慕白兄,今日我父皇奏对时所说友人被抓,所为何事?”

    李适心中也有疑问,按常理来讲,这些书生都是科考书生,怎会牵涉到危害朝廷之事?

    “其实我也并不知晓。

    只是承旨司做事不顾朝廷律法让我有点气愤。

    连深受圣人器重的承旨司都不依法而为。

    那怎么让天下百姓也遵守朝廷法度?”

    当李慕白一身正气说着心中所想时,李淑婉就在一旁直直地看着李慕白。

    李慕白说话时也看了看李淑婉。

    当两人眼神交汇,李淑婉竟有了些不好意思。

    李淑婉为免尴尬,也开了口。

    “李公子说得在理。

    朝廷法度只有拿着朝廷俸禄的人率先垂范,百姓才会效仿。

    以上率下才是正道!”

    李慕白想不到李淑婉竟能说出这番话来,连忙点了点头。

    三人漫步走着,不知不觉已经出了澄明湖林苑到了西市大街上。

    这里的人便比澄明湖林苑少了许多。

    几人说着话没有注意到前方动静。

    突然一个男子跑着过来与李慕白撞了个满怀,两人摔倒在地。

    李慕白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倒在一旁身负刀伤、浑身是血的男子。

    这男子虽说浑身是血,可几处刀伤都只是破了点皮肉,看来这男子是侥幸捡回条命。

    李淑婉与李适赶紧将李慕白与这男子二人扶起。

    此时,十几个拿着大刀的地痞无赖也跑了过来。

    看见李淑婉、李适、李慕白与这男子站在一起,便停了下来。

    一个头目道:“我劝各位不要管野狼帮的闲事,要杀他的人,你们惹不起。”

    听了这话,李适倒是哈哈大笑起来。

    “笑话,这京都还没有我惹不起的人。

    来人,把这几个泼皮给我抓了。”

    随着李适的一声“来人”,周围的几个看似闲逛的带刀侠客立马拔刀冲向十几个地痞无赖。

    这便是李适微服时身边长带着的护卫好手。

    李适与李淑婉自小在宫内也跟着侍卫统领学了点三脚猫功夫。

    两人拿着侍卫递来的剑也和地痞无赖打了起来。

    李慕白扶着受伤的男子站在一旁观战。

    这些街头地痞流氓哪是王府侍卫的对手。

    十几招过后,眼看地痞无赖就落了下风,其中一人趁乱跑了出去。

    片刻后,那跑出去的人带来了几百号人,声势浩大,这街上的百姓都被吓跑了。

    李淑婉与李适还有其他几个侍卫眼看形势不对,李适说了声:

    “撤。”

    此时撤为时已晚!

    几百号拿着各种兵器的人已将李慕白、李淑婉、李适、浑身是血的男子,以及几个侍卫团团围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