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幸好李适身边带了个腿脚功夫极佳的侍卫,这侍卫非常机敏地以迅雷还来掩耳之势跑了回去。围上去的人还来还来追,那个侍卫了拐进了幽暗处。几百号打手的人群中走出一个身材健硕、一脸横肉的彪形大汉。他看了看被团团围住的几人,已发出了冷冷一笑与讽刺。“我也看不出围上来的人还来不及追,那个侍卫已经拐进了黑暗处。。...

    幸亏李适身边带了个腿脚功夫极好的侍卫,这侍卫十分机警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出去。

    围上来的人还来不及追,那个侍卫已经拐进了黑暗处。

    几百号打手的人群中走出来一个身材健硕、一脸横肉的彪形大汉。

    他看了看被围住的几人,发出了冷笑与嘲讽。

    “我也看不出你们几位有什么特殊的能耐,你们哪来的胆量敢和京都盟作对!你们这是作死啊!”

    京都盟,听起来还挺唬人,其实不过是京都附近三教九流组成的松散组织,做着京都见不得光的生意。

    因为背后有官府中人撑着,所以做大成为京都地头蛇帮派。

    李适虽说是懂理之人,但也是在京都地面上被人恭维惯了的主。

    “我看是你在作死,赶紧放我们走,以免给你们京都盟惹来抄家灭门的祸。”

    李适“以横治横”说出了一番狠话。

    彪形大汉狂笑几声后,说了一番令人寻味的话:

    “还抄家灭门!

    实话告诉你,在京都地界上混了这么多年,什么尚书、皇亲国戚没见过。

    还怕你这句恐吓!”

    彪形大汉伸出右手,指向李慕白身旁浑身是血的男子。

    “只要你们几个识趣地将此人交出来。

    我就卖你们一个面子,放你们走。”

    李淑婉看着这样嚣张的地痞早已气愤难当。

    “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是谁?京都归你管吗?无法无天。”

    彪形大汉本没有注意到女扮男装的李淑婉,不过李淑婉声音一出,便立马被他识破。

    “哟,这里还有个小娘子,小娘子你也走不了了,今晚陪本大爷喝小酒。”

    彪形大汉对着李适、李慕白还有几个侍卫道:

    “你们几个将我要的人和小娘子留在这,你们就可以走了。”

    李慕白没有功夫,但也有着不惧的胆量。

    “无知匪徒,天子脚下视王法如无物,就不怕朝廷将你抓去砍头!”

    彪形大汉又仔细打量了一下李慕白,笑着说道:

    “小秀才,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你赶紧劝劝他们,或许还能留你一命。”

    李适早已怒火中烧,但为了给逃出去的侍卫拖延时间,也就顺着彪形大汉说话。

    “实不相瞒,这位娘子是我亲姐,那书生是我亲姐夫。

    你要夺人所爱,不得让我们一家人商量商量,再作答复。”

    李适这一番胡诌,让李慕白与李淑婉同时望向他。

    李慕白有心欣喜。

    李淑婉有点心动但又十分害羞。

    李慕白看了一下李淑婉,两人眼神相对,李慕白微笑了一下,李淑婉害羞低下了头。

    彪形大汉将一切尽收眼底,在他看来,这秀才与小娘子绝对是一对,不过不是夫妻,而是未表露心意的小年轻。

    “这都什么时候了!

    秀才和小娘子还给我来这个,我受不了了。

    弟兄们,给我动手,除了小娘子,其余人都不留活口!”

    将李慕白几人团团围住的几百打手,刚准备动手,只听见外面传来一声怒喝。

    “住手!”

    随后几百号打手中间让出了一条路。

    几十名京兆府衙役在京兆府捕头何隐君的带领下,小碎步跑到了人群中央,将李慕白、李淑婉、李适几人护在其中。

    这是刚才被吓走的百姓找来的官差。

    彪形大汉见京兆府衙役来了,多少还是要给点面子。

    “何捕头,今日花灯节的治安由你负责。

    不过实在不好意思,上面人有话,这里面有个人今日不能留活口。

    我可以将人带走后再处理。

    其他人阻碍京都盟办事,本来也是要杀了的。

    不过你来了,兄弟卖你个面子,除了我要的人,其他人都可以放了。”

    在何隐君看来,这件事能这样解决最为妥当。

    何隐君抱拳施了一礼。

    “那就多谢马盟主了。”

    何隐君口中所称的马盟主便是京都盟的彪形大汉马安。

    何隐君转过身对李慕白、李淑婉、李适几人道:

    “将京都盟要的人给他们,我带你们走。”

    李慕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他斩钉截铁地对何隐君道:

    “不可能,这人我是不会交出来的。

    何捕头,你吃着皇粮,理当护卫公道。

    你心中难道和他们一样没有了王法与正道吗?

    你穿着朝廷的官服,便是朝廷法度的象征。

    一个要杀人的恶人当着你们的面要带走一个人杀掉。

    你难道无动于衷?”

    何隐君被李慕白说得无地自容,他又何尝不想荡平黑恶。

    可终究拗不过现实。

    你的上司甚至上司的上司都和他们一伙。

    你能怎么样?

    何隐君不想辩白,毕竟在百姓心中他们早已不干净了。

    “我现在能救的只有你们,这个阵势你也看见了,京都盟要的人我救不了。

    还有谁要和这个书生一样要保那个人的?”

    李淑婉大声道:“还有我!”

    李适也跟着大声道:“还有我!”

    其余侍卫也都跟着说出了声:“还有我!”

    马安哈哈大笑起来,向何隐君道:

    “何捕头,这你也看到了,不是兄弟不给你和京兆府老爷的面子,实在是这些人不识抬举。”

    何隐君见无能为力,便向李淑婉几人抱拳躬身施了一礼。

    “诸位英雄大义,何某钦佩之至,请恕何某无能。”

    何隐君转过身,对身后几十名京兆府衙役道:

    “我们走。”

    京兆府衙役刚准备收队撤走时,李适大喝了一声:

    “站住!何捕头,你过来看一样东西。”

    李适拿出了自己的信物,一枚平时处理朝政时用的小印玺递给了何隐君。

    何隐君连忙跪下道:“参见禹王殿下!”

    “你起来吧。”李适道。

    李适亮出的那枚印玺便不是普通的材质及工艺,是内廷司所造,上面刻的便是“禹亲王宝”。

    何隐君虽说位置低微,可久在京都地面上维持治安,自然知道些官场的门路,便识得了此物。

    他此时已有自己的打算:禹王乃是圣人寄予厚望的皇子,自己走了,禹王被杀,自己肯定会被株连九族。

    留下来,即使战死,也能帮后世挣个功名,也只能如此了。

    何隐君指着李适向马安道:

    “马盟主,这位便是当今禹王殿下,他既然要护住你要的那人。

    我看不如就给禹王殿下一个人情,对你我都好!”

    马安听到何隐君这般称呼那男子,心中便开始挣扎起来:

    杀他,肯定会被株连九族,不过自己孤家寡人,没什么好怕的。

    如果今日冒险摆平此事,上头一定会有笔赏赐,再加上自己多年的积蓄,逃至别国也能过上富家翁日子。

    不杀他,那浑身是血之人被救了回去,自己多年积蓄都会化为泡影,而且无论逃到哪里都会被上头派的人干掉。

    那还不如赌一把!

    马安担心手底下的人不敢动手,心生一计。

    “说什么废话,这禹王肯定是假的!

    何捕头,你肯定收了这小子的好处,想用禹王的名号吓唬我们。

    你当我们京都盟混迹京城这么多年白混了。

    兄弟们,既然京兆府衙役不给面子,那就连他们一起收拾,动手!”

    京都盟的这些地痞流氓都是些没长脑子的人。

    马安一声动手,那些人便什么也不顾地杀向京兆府衙役还有李适几人。

    看来今日恶战在所难免,李淑婉及李适将李慕白与浑身是血男子护在身后。

    就在此时,在花灯照明之下,只见从大约三十丈(一百米)外,有两人快速地向混战中的人群奔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