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这两人刚逼近人群,此外拨剑,片刻便生擒了几名京都盟的打手,如同切菜通常灵巧。这两人一男一女,身手不凡,剑式锐利,招招致命索命。一看就也不是普普通通行走江湖之人,必然出自于名门大家。让本已快深陷死境的李淑婉、李慕白等人,一瞬间又有了喘息的机会。所有人都望向这两人一男一女,身手不凡,剑招凌厉,招招索命。。...

    这两人刚接近人群,同时拔剑,片刻便斩杀了几名京都盟的打手,犹如切菜一般轻巧。

    这两人一男一女,身手不凡,剑招凌厉,招招索命。

    一看就不是普通行走江湖之人,必定出自名门大家。

    让本已快陷入死境的李淑婉、李慕白等人,瞬间又有了喘息的机会。

    所有人都望向武功不凡的两人。

    京都盟马安怒火中烧,今日这是怎么了?

    往日京中之人,无论黑白两道都会给上几分面子。

    今日倒是遇到了几个不怕死,也不知世事的后生。

    “身手好的兄弟去将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我杀了,爷重重有赏!”

    “是。”

    十几个自认为身手还不错的京都盟打手迅速集结向这援助的二人包围过来。

    两人相视一笑,这笑中没有丝毫露怯,更多是不屑。

    这样一来,李淑婉、李适及几名侍卫压力就小了不少,足以护住李慕白及血衣男子。

    何隐君带着几十名京都衙役也在外围护住李慕白、李淑婉、李适等人。

    不过已经死了十多个京都衙役。

    果然,包围过来的打手身手确实比普通打手强上不少。

    援助的一男一女使的杀招便没有像刚才那样一击毙命,被这十几人缠住了。

    马安暗自笑了起来,虽说暂时无法立即斩杀这几人,看这情形,只要再战上几刻,再厉害的高手也会体力不支,显出颓势。

    李淑婉看出了京都门的行动意图,便和李适道: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人多势众,如若不能赶紧解围,和他们耗下去,我们恐怕都会葬身于此。”

    李适也略微有了些焦急,但还是安慰着李淑婉:

    “阿姐不用担心,我平日带的侍卫早就训练有素,我想救兵马上就会过来。”

    此时从远处有几行排列有序的火把朝李淑婉这边行进,还有马蹄疾驰的声音。

    马安看到这些奔袭而来的火把,居然丝毫没有胆怯,反而变本加厉。

    不知他背后所站之人究竟是谁?竟让他有如此胆量。

    “兄弟们,速战速决,不要留活口,这些人全部杀掉,事后每人赏银一百两。”

    听到赏银一百两的京都盟打手更加疯狂,用劲更猛。

    对于他们来说,这一百两到手便可退隐还乡。

    这些亡命之徒哪里知道危险正在靠近。

    随着京都盟打手的猛攻,护在李适、李淑婉外围的京兆府衙役已经死得没剩几个,何隐君、李淑婉、李适也有几处负伤。

    就在此时,那一几行打着火把的人群全部进到了跟前,都是穿着黑甲的官兵,这便是京都巡卫衙的兵,实力仅次于禁军。

    这一行人足有千人之众,迅速将京都盟打手团团围住,弓箭手待势而发。

    带队之人还未下马就发了号令。

    “全部给我住手,否则格杀勿论。”

    京都盟打手见官兵如此兵势,都被吓呆了,停住了手。

    李淑婉、李适长舒了一口气。

    马安看见马上校尉笑了笑,推开了将其围住的巡卫衙兵士,似乎这些兵士也畏惧这位地头蛇,纷纷让开了。

    他慢慢地、毫无怯意地、笑着走到带队校尉身边。

    “原来是胡校尉,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

    小弟我奉上头的命令,今日帮内有要事要办,还请巡卫衙高抬贵手,行个方便,来日小弟定会重谢!”

    看得出来这位巡卫衙的胡校尉与京都盟马安是老相识。

    因李适行冠礼时圣人李景将巡卫衙统领之权作为寿礼交给了李适,胡校尉在马上时便一眼认出了李适。

    此时胡校尉自然不能与马安叙旧。

    “大胆贼人,谁和你相熟,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连禹王殿下都敢行刺。”

    马帮主刚准备说话,胡校尉直接用刀柄打在了马帮主的嘴上,瞬间马帮主嘴里出了血,牙齿也掉了几颗。

    “来人,将此人押下去,并将京都盟帮众全部带回衙门。”

    巡卫衙兵士按照胡校尉的命令,将在场的京都盟打手全部扣住。

    胡校尉走到李适面前,右腿单膝下跪道:

    “卑职救驾来迟,望禹王殿下恕罪!”

    “幸亏胡校尉来得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今日之事本宫自会向圣人禀报,胡校尉功不可没,请起吧。”

    不管胡校尉与京都盟是何关系,此时李适不能再深究其中缘由,免得徒生枝节。

    “多谢禹王殿下栽培!”

    “你速速将这些京都盟打手带回巡卫衙审问,问清楚今日下如此狠手所为何事。”

    “是。”胡校尉答道。

    李适转向胡校尉身旁那位,即刚才抓住时机跑出去搬救兵的侍卫道:

    “小诚,你也去帮助胡校尉审一审这些亡命之徒。”

    “属下遵命。”

    明眼人都知道李适是什么意思,终究还是不信任胡校尉。

    现场留了些兵士打扫现场收尸。

    胡校尉及侍卫小诚押着嘴被打出血的马安,还有剩余的京都盟打手回了巡卫衙。

    李淑婉、李适、何隐君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

    刚才危机时刻跑来支援的一男一女,也走向李适,跪下行礼。

    “草民、民女拜见禹王殿下。”

    “看二位身手是江湖名门之人,也不是朝中之人,不必来这些虚礼。”

    李适将这一男一女扶起。

    李淑婉看了自己身上的伤,再望了望周围受伤的众人,道: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并且已有多人受伤,我们得马上在附近找一家医馆医治伤情再详谈。”

    李慕白道:“公主说得在理,我们还是先治伤为要。”

    *

    这一男一女不愧是江湖中人,对京都医馆所在及详情了如指掌。

    不到片刻,便找到了一家医馆。

    似乎这一男一女与这医馆大夫相熟,几人相看了一眼,大夫没有问其他情况,仔细看了几位伤者的伤情后便开始医治。

    今天这一男一女的功夫加上医馆所见,李淑婉对这一男一女的背景有了兴趣。

    “今日幸得二位相救,不知二位姓甚名谁,哪里人氏,师承何处,作甚营生。”李淑婉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

    这一男一女对视了一下,两人笑了笑均开了口。

    男子道:“在下姓徐名朝辉,扬州人士,家师有命不得外泄其名讳,故有得罪之处还望公主见谅。

    如今在下于柳慕卿所开芙蓉楼帮忙。”

    女子道:“小女姓柳名慕卿,杭州人士,我武功均是家传,家父便是西湖柳叶山庄庄主柳白。京中芙蓉楼便是小女子所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