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西湖柳叶山庄少庄主柳白的名号一出,李适与李淑婉都吃了一惊。他俩曾师禁军统率学功夫时,曾闻听过柳白的名号。柳白乃现今武学奇才,中年人时凭借自创的“柳叶十二剑”打遍天下无敌手。“原来是是柳少庄主的千金,我曾听人曾说令兄的名号,天下第一剑术‘柳叶十二剑’他俩师从禁军统领学功夫时,曾听闻过柳白的名号。。...

    西湖柳叶山庄庄主柳白的名号一出,李适与李淑婉都吃了一惊。

    他俩师从禁军统领学功夫时,曾听闻过柳白的名号。

    柳白乃当今武学奇才,中年时凭借自创的“柳叶十二剑”打遍天下无敌手。

    “原来是柳庄主的千金,我曾听人说过令尊的名号,天下第一剑术‘柳叶十二剑’便是令尊独创。”李淑婉道。

    李淑婉听见柳白的名号顿时对“柳叶十二剑”产生了兴趣。

    “天下第一剑术是江湖人士抬爱的称呼,家父一直都愧不敢当。”

    李适连忙打趣道:“柳姑娘这样谦虚,是怕我们逼你教我们剑术吗?”

    李适此话一出,周围治伤的几人都笑了起来。

    “禹王殿下玩笑了,若是殿下真心想学,慕卿教你便是。”

    “真的吗?那你明日来禹王府做我师傅吧。”

    李淑婉看见李适这样没正形地调侃柳慕卿,便替柳慕卿解围。

    “阿弟,我们自己师傅教的武学你都懒得学,你还想学柳姑娘的剑术,不要为难柳姑娘了。”

    李慕白此时也开起了玩笑。

    “怕是禹王殿下心思不在学武之上。”

    李适见李慕白少见说出这番话,连忙打趣李慕白道:“哟,我们的正人君子李状元今日也说出这番荤话来,人不可貌相啊。”

    众人听见李适这一番调侃又是一阵“哈哈”的笑声。

    李淑婉为了缓解李慕白的尴尬,又岔开了话题。

    “柳姑娘所说的芙蓉楼新开的吗?像我阿弟这等好吃之人怎么也不知晓?”

    李淑婉调侃李适,李适倒是不敢还嘴。

    柳慕卿见李淑婉对芙蓉楼有所兴趣,便直言道:

    “公主殿下,实不相瞒。

    我来京都不过半月,这芙蓉楼也才开张半月。

    现在楼里正在招募大厨,不过我有信心将芙蓉楼办成全京都酒菜最好的去处。”

    李适连忙叫了声“好”。

    他接着道:“柳姑娘,今日多亏你与徐公子及时出手,我们才化险为夷,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我与柳姑娘皆是江湖中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江湖人该有的义气,禹王殿下不必挂怀。”徐朝辉道。

    “朝辉兄,你估计不太懂禹王殿下真正的意思吧。”

    李慕白又打趣起李适与柳慕卿来。

    众人又是一阵笑声。

    李适与柳慕卿开始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几个受伤之人都是些皮外伤。

    这家医馆大夫好像专治刀伤、剑伤一般,不过两刻钟(三十分钟)时间,大夫便将来医馆这几位的伤情收拾得干净利落。

    连血衣男子所受多处刀伤涂上大夫的秘制药后,都似好了许多。

    李慕白暗自思索片刻后,一脸正气面向李适与李淑婉道:

    “两位殿下,今日此事绝不简单!

    京都盟虽说是江湖帮派,但是在京都混迹多年,不会那么不知进退,明知禹王殿下身份还无所顾忌,痛下杀手。

    可见我们所救这血衣男子身份不同一般,他定是知道了京都盟的绝密之事。”

    徐朝辉与柳慕卿都是识趣之人,听李慕白谈起这等要事来,便向众人告辞出了医馆,并相邀众人闲来无事时可去芙蓉楼一聚。

    何隐君包扎完伤口后,也起身告辞,今日花灯节出了这等事,他也要向京兆府尹去禀报此事。

    李适对何隐君说了一番褒奖的话,并对其允诺一定会向圣人讨要赏赐给他。

    徐朝辉、柳慕卿、何隐君相继离开医馆后,医馆内便只剩下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还有血衣男子及几名侍卫。

    李淑婉仔细看了看医馆大夫。

    这大夫处理完伤口后就回到了药柜旁收拾起药材来,也没催促众人交钱,也没赶人走,倒是与一般的市井大夫不同。

    李淑婉没有接着李慕白的话说。

    “先不忙聊今天的事。

    既然众人的伤情已经收拾完了,我们把药钱给大夫付了,免得打搅大夫的生意。”

    一直把弄药材的大夫好似没有听见李淑婉的话一般,继续把弄着药柜里的药材。

    李慕白与李适望向李淑婉,李淑婉给二人递了个眼色。

    这二人自然懂了李淑婉眼中之意。

    李慕白拿了些银钱走向医馆大夫,将银钱放在大夫眼前,施了一礼道:

    “今日有劳先生了。”

    大夫这才好像回过神来,但依旧面无表情。

    “学医之人,治病救人乃是天职,公子给的这些银钱多了。”

    大夫只拿了李慕白所给银钱的一半。

    “其余的公子请拿回去,免得你我伤了和气。”

    在场众人也是头一次听说,钱给多了会伤和气。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都向大夫施了一礼,随后吩咐几名侍卫扶着血衣男子出了医馆,来到了大街上。

    李淑婉特意回头看了看医馆招牌“鸿铭医馆”,然后向李慕白道:

    “李公子,今晚可能你我都睡不了一个好觉了,要不我们一同去巡卫衙将此事查个清楚。”

    谁也没有想到竟然是李淑婉先说出了这番话。

    “公主殿下所言甚是,在下也正有此意。”李慕白脸上含笑道。

    李适被这二人突如其来的默契吓得不轻,竟然没有问李适这个巡卫衙统领,这二人竟自作主张前往巡卫衙查案。

    李适有些傲娇地道:

    “阿姐,这巡卫衙是父皇交予我辖制的吧,没有我的令牌你们估计连府衙门都进不去。”

    李淑婉突然改变与李慕白的满面笑容,一脸肃杀表情瞪向李适。

    李适被李淑婉这样一看,好似整个人又灵活了起来,心想:还是不要坏了阿姐的好事。

    “阿姐,我也是开玩笑逗你开心的,我在前面带路,你们后面跟紧点。”

    随后李适头也不回地快步向前走了出去。

    李淑婉与李慕白两人并排走着,跟在李适后面。

    几个侍卫都是功夫好手,扶着血衣男子快步行进也不是难事。

    …………

    此时已至子时(晚上十一点)。

    京都,巡卫衙。

    李适带着李淑婉、李慕白进了巡卫衙。

    巡卫衙乃京都维系治安的衙门,全天十二时辰都有将士轮班值守。

    此时的巡卫衙内也是灯火通明。

    衙内的将士听说禹王下令将京都第一大黑恶势力京都盟的打手抓了不少,一个个都兴奋地睡不着觉,在互相传递着消息。

    可见衙门底层的人也深受黑恶势力袭扰。

    此时侍卫小诚也没睡觉,就在巡卫衙大堂内坐着,好像特意等着禹王过来。

    小诚见禹王几人走了进来,他连忙起身跑到禹王面前。

    “殿下,属下失职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