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李适、李淑婉、李慕白看见了小诚这样的举动,心中便有了些焦躁,莫不是是巡卫衙出了什么事?“小诚,何出此言?”李适问着。小诚心存愧意地低着头回道:“属下也没完成4殿下盼咐的审讯任务,那京都盟贼首态度蛮不讲理。不但看不上属下,像是连胡校尉也不放到眼里。这厮小诚心怀愧意地低着头答道:。...

    李适、李淑婉、李慕白看见小诚这样的举动,心中便有了些不安,莫非是巡卫衙出了什么事?

    “小诚,何出此言?”李适问道。

    小诚心怀愧意地低着头答道:

    “属下没有完成殿下吩咐的审讯任务,那京都盟贼首态度蛮横。

    不仅看不上属下,好像连胡校尉也不放在眼里。

    这厮在审讯房内除了放狠话,一句有用的话都没说。”

    原来是这样。

    李淑婉、李适、李慕白听了小诚的解释,这才放下心来。

    只要嫌犯没出事,总有一天能让他开口。

    李淑婉安慰小诚道:

    “没事,那京都盟贼首能在京都作恶多年,背后定是有极其庞大的势力为其撑腰。

    否则他怎么敢对京兆府衙役动手?

    今日你也累了,你去歇息吧。”

    李淑婉让小诚去歇息。

    小诚望向李适,李适点了点头。

    “多谢禹王殿下、公主殿下。”

    小诚这才向巡卫衙官兵营房走去。

    因李适经常带着小诚这几名侍卫,故特意在巡卫衙给他们安排了住处,方便在巡卫衙办案。

    李适望向李慕白:“慕白兄,对此有何高见?”

    李慕白笑了一下,倒是一脸轻松,然后望向身后被几名侍卫扶着的血衣男子道:

    “或许这位兄台能够给我们讲明今日之事究竟为何?”

    “好,那我们移步书房详谈。”

    李适领着李淑婉、李慕白及血衣男子来到他在巡卫衙布置的书房。

    李慕白与李淑婉来到李适书房后便不再客气,各自寻了一张太师椅坐下。

    侍卫将血衣男子放在太师椅上后,自觉地出门值守。

    这是李适早就教好的规矩。

    李慕白望向血衣男子。

    “兄台,我们冒着性命之忧救了你一命,你该对我们说些什么了。”

    血衣男子听完此话,双手抱拳然后准备跪下。

    李慕白连忙起身扶起血衣男子。

    “兄台,不必如此,看见世间行恶之人欺负良善,我们绝不会袖手旁观。”

    “今日多谢几位贵人搭救性命,在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血衣男子说话时,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李淑婉在一旁仔细观瞧着这男子,未发现这男子有何不妥,反倒觉得这男子也是个性情中人。

    “那就请这位先生说说今日你被追杀究竟是何缘由?”李淑婉开口问道。

    “这事说来话长。”

    血衣男子顿了顿,然后望向李淑婉道:

    “几位贵人,我能坐下说吗?”

    “请”。

    李淑婉一边说一边作出了“请坐”的手势。

    血衣男子继续道:

    “多谢贵人。

    在下是雍州马商沈文涛派驻京都的管家,名叫沈柯。

    雍州是朝廷从西域购进军马的唯一渠道,而我则负责雍州军马来京的交接事宜。

    今日不知为何,承旨司青衣卫突然来我沈府抓人,幸得府内早就备有暗道,这才逃了出来。

    我从府里逃出来之后便去酒楼寻我家公子。

    后面才从其他人口中得知,公子早已被承旨司青衣卫带走。”

    李慕白听到此处打断了沈柯说话,问道:

    “你家公子可是沈成?”

    沈柯听到李慕白之言心中也是一惊。

    “这位贵人认识我家公子?”

    “沈兄与我相交多年,是我无能,未能从青衣卫手下救下他。”

    李慕白想到沈成心中也是十分愧疚。

    看到李慕白如此自责,李淑婉安慰道:

    “李公子不必自责,这承旨司青衣卫只遵圣命。”

    李慕白向李淑婉点了点头,然后施了一礼。

    李适仔细琢磨着沈柯所说的一字一句,见被李慕白打断,便连忙催沈柯继续说。

    “沈柯,你继续说,明明是青衣卫抓你,你怎么惹上京都盟了?”

    “遵贵人吩咐。

    其实与我在京都交接军马生意的并不是兵部,而是京都盟。

    京都盟在京中势力大,这是天下生意人皆知的事情。

    我想京都盟在京都肯定消息灵通,便想着向他们了解今日变故究竟为何。

    为防青衣卫的追踪,我来到距京都盟不远的澄明林苑躲了起来。

    至酉时四刻(下午6点),我方才从澄明林苑出来前往京都盟。

    刚到京都盟门口,我便察觉到不对,于是有了警觉之心.

    但为了探听消息,没有办法,我只能进去了。

    京都盟马安倒是与我说了实话。

    前些时日燕州骑兵与北魏骑兵发生小规模战役,我军失利。

    燕州都督萧云笙发现此次失利是因军马太差,便一状告到圣人那里,圣人大发雷霆,下旨承旨司彻查。

    兵部老爷传下话来,让雍州马商做替死鬼,以此保住朝中官员。

    于是就有人将我雍州马商推了出来,让承旨司拿我沈家开刀,也好给圣人和燕州都督一个交待。

    马安说完这些便笑了起来,当时我就发觉情形不对,

    于是我立马用自己学过的三脚猫功夫向门外冲去,但还是避免不了受了几处刀伤。

    再后来就在大街上就遇到了各位贵人。”

    沈柯短短的一番话,可其中却暗藏了许多信息。

    有许多地方值得深入推敲,李慕白先开了口。

    “军马采购应是兵部直接对接马商,为何让京都盟横插一手?”

    “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老爷派我来京便嘱咐,军马事宜找京都盟即可。”

    李淑婉冷哼了一声。

    “这有什么难猜的!

    让兵部直接对接,这其中许多贪赃枉法之事就无法掩人耳目了。

    将事情交予京都盟,万一出事还能多找几个替死鬼。

    并且京都盟帮众甚多,也好帮忙行事。

    依我看,京都皇亲贵胄子弟赛马所用的军马便是这京都盟的手笔。”

    李淑婉倒是直言不讳地说出了京都中显而易见的特权。

    《大晟律例》有规定,军马只能用于军队和各朝廷内卫,且只能用于公务,任何官员和私人不能私自使用。

    故富家勋贵子弟用军马便是违法之事,但也是京中百姓常见之事。

    李适气得拍了一下桌子。

    “这些吃皇粮的人带头违法,这让天下百姓如何守法?”

    “禹王殿下所思与慕白一致,可违法交易军马不是其中关键。

    这其中最关键之处便是京都盟何来这么大的能量?

    京都盟今日竟然连殿下都不放在眼里,看来要想轻而易举查清今日之事,恐不是易事。

    难点有二,一要摸清京都盟背后势力,二要查清承旨司正在奉旨查办的‘军马案’。”

    李适冥思片刻,说了一声“有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