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原本几人都被李慕白的话说得呆住了,可李适突如其来的一声“有了”将众人吓了一跳。李淑婉没好气道:“阿弟,有什么话你好好的说,别一惊一乍。”“那就京都盟在其中位置如此关键,定会有人想方设法救出马安亦或者铲除他。那我们倒不如守株待兔,等那背后之人自李淑婉没好气地道:“阿弟,有什么话你好好说,别一惊一乍。”。...

    本来几人都被李慕白的话说得愣住了,可李适突如其来的一声“有了”将众人吓了一跳。

    李淑婉没好气地道:“阿弟,有什么话你好好说,别一惊一乍。”

    “既然京都盟在其中位置如此关键,定会有人想方设法营救马安亦或是除掉他。

    那我们不如守株待兔,等那背后之人自己跳出来。”

    李淑婉与李慕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沈柯又跪了下来,向禹王李适连磕了三个头,面带哭相。

    “殿下,买卖军马之事,我家公子毫不知情,望殿下向圣人求情,草民愿为您做牛做马报答大恩。”

    李适从椅子上起身,上前扶起沈柯。

    “沈管家不必如此,待此事查明后,我会奏明圣人,沈公子对军马一事概不知情。”

    沈柯又欲下跪,被李适拉住。

    “殿下大恩,沈府上下定缬草衔环相报!”

    “至于是否能够救出你家公子,那还要看圣人旨意。”李适也将话讲明。

    沈柯听到此言,便也逐渐平静下来,他也明白,此事能做决断之人只有当今圣人。

    李淑婉思虑片刻后道:

    “我们今日是否还去监牢中提审马安?”

    李慕白想了想,建议道:

    “马安如此态度,今日再去恐无进展。

    不如我们就依着禹王的法子,今日在巡卫衙过夜,守株待兔!”

    “那也只能如此了。”李淑婉道。

    李适又调侃起李淑婉与李慕白。

    “你们二人倒是十分默契啊。”

    “阿弟,不要胡言!”

    说此话时,李淑婉露出一丝娇柔之态。

    “李适兄,今日大家都累了,你赶快安排我们休息的住处吧。”李慕白笑着瞪了李适一眼,然后有点疲态道。

    李适叫来了巡卫衙今日值夜校尉吴羽。

    既让吴羽安排人带李淑婉、李慕白、沈柯去休息,又交代其自今日起巡卫衙提高夜间警戒层次。

    吴羽板着个脸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点了几下头。

    他对得起他这个名字,确实让人无语。

    待李适吩咐其着手去办,他也只是又点了一个头,然后往门外走,着手办李适交代的事。

    李适叹了口气,拿这样的老实人真没办法。

    李淑婉与李慕白跟在吴羽身后,转身出去时他俩相视笑了一下。

    既是笑吴羽的有趣,也是笑巡卫衙竟然也有李适拿捏不住的人。

    …………

    翌日,辰时二刻(上午七时三十分)。

    巡卫衙。

    小诚用着轻功快速地在巡卫衙走廊上跑着。

    待其走到李淑婉昨日歇息的房前,他连敲了三下。

    “公主殿下,禹王殿下有要事相商,请速去府衙前厅。”

    “知道了。”

    李淑婉从梦中被叫声、敲门声惊醒,有点不耐烦地回了小诚。

    此时李淑婉还不知李适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洗漱完毕后,她穿着昨日出宫扮的男装朝前厅走去。

    片刻后,李淑婉与李慕白几乎同时到达前厅正堂。

    李适端坐在正堂中间的太师椅上。

    前厅正堂上多了两个人,两人一前一后地站着。

    站在后面的是昨日用命救援的京兆府捕头何隐君。

    李淑婉、李慕白及李适都认识。

    前面所站之人身着三品官服,李淑婉与李慕白不认识此人,但猜到了这应该就是京兆府尹。

    不然何隐君不会紧随其后。

    身着官服之人见李淑婉及李慕白进来,便向他二人躬身施礼。

    “京兆府府尹赵琦拜见长公主、御笔郎官。”

    李慕白被拔擢为五品御笔郎官的圣旨昨日才通传百官。

    今日赵琦便将李慕白与御笔郎官对上了号。

    不愧是京都的父母官,赵琦不仅认人、记人的功夫了得,就连人情世故的心智非常人能比。

    京兆府尹正三品拜见长公主是应当的,可是拜见一个五品的御笔郎官至少在礼节上是说不过去的。

    李慕白又不是不知礼节之人,立马躬身还礼。

    “下官愧不敢当,下官拜见府尹大人。”

    李淑婉看见京兆府尹来此,再加上何隐君的出现,心中已有些想法。

    她转过身问坐着的李适:

    “阿弟,你叫我与李公子来此所为何事?

    我看这巡卫衙的公务还是你自己处理吧。”

    李适起身道:

    “阿姐,赵琦是过来要人的,他让巡卫衙将昨夜花灯节闹事的京都盟盟主马安及其他帮众交于京兆府处置。

    我把你和慕白兄叫来,就是询问你们二位对此有何想法?”

    “喔,原来如此!”

    果然与李淑婉心中所想一致,京兆府尹是为昨日之事而来。

    李淑婉对朝廷律法不甚了解,便向李慕白问道:

    “李公子有何高见?”

    京兆府过来要求巡卫衙交接嫌犯,这符合《大晟律例》的规定。

    律例规定巡卫衙只有捕人之权,并无审案之权。

    可赵琦如此积极的态度倒让人不得不产生怀疑。

    不过现在还不能断言,京兆府与京都盟有何瓜葛。

    但京都盟横行京都多年,京兆府逃不了渎职之责!

    李慕白心中思虑再三。

    “公主殿下,禹王殿下,下官认为,京兆府要求交接嫌犯,合法合理。”

    赵琦听到李慕白所言,嘴角微微带点得意的笑容。

    李适连忙打断,带点疑问与不满。

    “本王没有听错吧,这京都盟昨夜明知本王身份还欲杀人灭口,斩草除根,你让本王交出去给别人审理?”

    李慕白向李适躬身施了一礼。

    “殿下,请听下官说完。

    虽说合法合理,可京都盟在京都为祸多年却不受官府追究,京兆府有包庇之嫌,京兆府要回避。”

    李适听到此言便拍手大笑,连说了几声“好”。

    赵琦没有想到这初入官场的新科状元竟然如此嚣张。

    赵琦质问道:

    “御笔郎官这是何意?空口白牙就将本官置于违法之地,你可知诬陷上官的罪过?”

    赵琦竟然当着李淑婉及李适的面摆起了上官的谱。

    可见赵琦心底还是没将这几个年轻娃娃放在眼里。

    李淑婉连忙帮着李慕白说话。

    “赵府尹切莫急,御笔郎官刚入官场,有些失言之处,你要多担待些。”

    李淑婉出面说话,赵琦场面上的礼节还是要照顾到的。

    不管赵琦后台是谁,毕竟李淑婉是圣人心爱的长公主,还是要给些颜面的。

    “臣刚才听闻御笔郎官如此污蔑臣,一时失态,冲撞了二位殿下,还请恕罪。”

    赵琦向李淑婉及李适躬身施了一礼,以表赔礼。

    李淑婉抓住了时机,说出至关重要之言。

    “无妨,赵府尹不必自责。

    李公子,如今京兆府与巡卫衙出现如此情况,你有何良策解决?”

    以李慕白的聪明才智自然知晓如何回答。

    “臣以为可将此案上达天听,交由圣人指定查案之人最为稳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