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听到李慕白要将此案天听天听,赵琦心中登时纠结了出来。圣人获知此案,要是派承旨司直接介入,那更为非常危险。倘若不让圣人获知,长公主及禹王也肯定会放人。这样如此一来,上面的人也会搞死他。那就如此,不试试看,怎么明白后面结果?“下官也赞成御笔郎官的提议,倒不如圣人知晓此案,万一派承旨司介入,那更加危险。。...

    听见李慕白要将此案上达天听,赵琦心中顿时纠结起来。

    圣人知晓此案,万一派承旨司介入,那更加危险。

    如若不让圣人知晓,长公主及禹王也绝对不会放人。

    这样一来,上面的人也会弄死他。

    既然如此,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后面结果?

    “下官也赞同御笔郎官的提议,不如将此事交由圣人定夺,看由谁继续调查符合《大晟律例》。”

    赵琦说完此话,还故意显得一脸轻松,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从来不服输的李适自然看不惯赵琦这幅模样,

    “那行,我们一同进宫面圣,看看谁的胳膊粗!”

    看见阿弟这副可爱模样,李淑婉莞尔一笑。

    李慕白被李淑婉笑容吸引,一下子出了神。

    看见李慕白这幅花痴样,李适起身挡在李慕白面前。

    李慕白这才发现刚才有点失态,立马回过神,尴尬道:

    “二位殿下,那我们启程吧,今日我也正好要去宫内点卯了。”

    “小诚,备轿,我要进宫面圣。”

    李适说完便拉着李慕白往外走,李淑婉跟在后面,连看都没看一眼赵琦,就走出了巡卫衙前厅正堂。

    赵琦冷笑了几声,然后摇了摇头,这禹王殿下倒是有几分孩子气。

    巡卫衙内常备着几乘官轿,以备不时之需。

    小诚手脚极快,李淑婉几人还未走到府衙门外,官轿已在台阶下备好。

    几乘不同颜色的官轿朝皇宫大内走去。

    ..........

    辰时四刻(上午8点)。

    李淑婉几人及赵琦站在祈年殿内。

    四周香炉香烟缭绕,草药味、烟火味夹杂着让人有点不舒服。

    “阿嚏!”

    李慕白有点不适应打了个喷嚏。

    李景微笑了一下,对面前站着的几人道:

    “李慕白进宫是帮朕处理朝政文书来了,你们几个进宫又是为了何事?”

    不愧是官场中人,知道抢占先机的重要性,赵琦抢先开了口。

    “禀圣人,微臣有要事奏报。”

    “说吧。”

    “昨日花灯节,京都盟在街上寻衅滋事,不小心冲撞了长公主与禹王二位殿下。

    禹王便将京都盟盟主马安及几百多帮众抓回了巡卫衙。

    按照《大晟律例》,京都治安归巡卫衙管辖没错,可案件调查之权是归京兆府所辖。

    今日早晨,微臣去找禹王殿下交接京都盟一干嫌犯。

    殿下非要亲自调查,微臣无可奈何,只得请圣人定夺。”

    好一张巧嘴。

    李慕白心中都暗暗佩服。

    赵琦将京都盟无视禹王身份欲杀人灭口,仅仅用了“冲撞”二字便概括了。

    就连他自己手下京兆府的衙役被杀也全然不顾。

    这京兆府府尹心肠已坏透了。

    李慕白觉得他此时不站出来说话,都对不起昨日因救他们被杀的京兆府衙役。

    “圣人,切莫听他胡言,昨日之事,臣历历在目。”

    李慕白将昨日发生之事,从头至尾向圣人李景说了一遍。

    听完讲述的李景表情没有异样,似乎早已知晓昨日之事一般。

    其实昨日承旨司的密探已将经过密奏给李景,李景知道京兆府尹赵琦为何如此急切。

    在李淑婉几人进宫之前,李景早已想好此案交由李适去查,用李适可达一石二鸟之效用。

    既能查清京都盟之动机,又能深挖下去震慑京都盟及赵琦背后之人,由此制衡朝局。

    李景不怒反笑,向赵琦问道:

    “赵府尹,你还有何言?”

    事到如今,赵琦还要搏一搏,他哪里知道李景早已成竹在胸。

    “圣人,京兆府是律法规定行断案之权,决不能违反律法行事。,否则朝中百官如何自处!”

    赵琦如此一番慷慨陈词,倒是像极了忠直之臣。

    “赵府尹说得有理。”

    李景逗他一逗,然后望向李淑婉。

    看见父皇这样的表情,李淑婉赶忙跪下道:

    “父皇,此时事关儿臣与阿弟的安危,怎么如此草率交由京兆府去调查?

    此案还是交由我与阿弟,还有李状元三人去查最为稳妥。”

    赵琦看见李淑婉如此,他也跪下连磕了地板三下。

    一副孤臣模样。

    “圣人,不可啊,要以朝廷法度为重!”

    “李保拟旨,昨日京都盟大闹花灯节一案由李淑婉、李适、李慕白三人调查,巡卫衙听令调遣!”

    李景说完又朝向李慕白道:

    “李状元,即日起你就配合常平公主、禹王二位殿下查案吧,御笔郎官朕给你留着。”

    赵琦的头还磕在地板之上,双眼紧闭,悄悄叹了一口气,自知已无力回天,只得随着李淑婉几人一同谢主隆恩。

    此时调查之权已经尘埃落定。

    李适不忘沈柯嘱托,将沈成与承旨司所查的“军马案”可能无关,望父皇李景开恩放其出来。

    李景以为是李慕白找李适帮忙求情,便没有细问追究。

    只是告知李适,过几日,如若沈成无辜自会放出来。

    殿内几人向李景告退后便出了祈年殿。

    赵琦快速出宫安排好后续之事。

    李适叫来小诚,在小诚身边一阵耳语,小诚便也快步出了宫。

    两人窃窃私语,连旁边的李淑婉与李适都未听见。

    李淑婉与李慕白询问,李适故弄玄虚。

    “待小诚回来就会揭晓谜底了。”

    李适左手抱着李慕白,右手抱着李淑婉。

    皇家中如此洒脱,又如此不讲规矩的皇子估计仅有李适一人。

    “从今日起,我们就是一个查案小队了,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听见此话的李慕白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京都盟背后势力错综复杂,他们为祸京都这么多年,我要将背后势力连根拔起,还京都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李淑婉看见李慕白如此慷慨陈词,心中正义之心油然而生。

    “好,我们一起铲尽这京都不公!”

    有李适在就很难正经起来。

    “好了,好了,两位大侠的宏图伟梦,小弟我绝对支持。

    只不过昨日我们都未休息好,要不都回巡卫衙睡个回笼觉。”

    被李适这样一提,李淑婉及李慕白倒是有了些疲劳之态。

    两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哈欠。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几人就都回了巡卫衙去睡回笼觉。

    ..........

    子时(晚上十一点)。

    巡卫衙。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回到巡卫衙还不过午时(上午十一点)。

    几人一觉便睡到了子时(晚上十一点)。

    中间还被人叫起来吃了个晚饭,然后接着睡。

    李淑婉睡得正香,被门外叫声吵醒。

    “公主,禹王殿下书房有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