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都什么时辰了,禹王还有事?”“现在子时(晚上十一点),禹王确有急事相邀,事关京都盟大闹花灯节一案。”门外之人此话一出,李淑婉瞬间精神了。难道是小诚带来消息了,案子有了新进展。...

    “都什么时辰了,禹王还有事?”

    “现在子时(晚上十一点),禹王确有急事相邀,事关京都盟大闹花灯节一案。”

    门外之人此话一出,李淑婉瞬间精神了。

    难道是小诚带来消息了,案子有了新进展。

    李淑婉快速穿好衣服朝禹王书房赶去。

    此时屋内,李适与李慕白早已坐好,就等李淑婉过来相商。

    小诚站在一旁。

    李淑婉进来随便找一椅子落座。

    “小诚,将你刚才报给我的消息在说与长公主、李状元听。”

    小诚抱拳施了一礼。

    “是,今日禹王殿下安排我密切监视京兆府尹赵琦的行踪。

    赵琦此人极其精明,白天他回到京兆府内书房后便一直没有动作,吃饭都是府内丫环送进去的。

    属下一直在屋顶之上秘密监视着书房,以为今日便没有什么可得了。

    大约到了亥时(晚上九点),赵琦换了一身夜行衣,出了书房,然后出了京兆府,坐着官轿朝西市走去。

    没过多久到了一府宅前,赵琦下轿进了宅子。

    然后赵琦被府内管家引至书房。

    属下在书房屋顶上取了一小片瓦,我看见赵琦和微胖的中年男子在说话。

    从谈话中得知与赵琦交谈之人便是兵部主事何玉。

    他俩所谈之事便是京都盟马安被巡卫衙抓了,想要营救已不可能。

    为了避免上头的事败露,当今唯一办法就是收买巡卫衙兵士毒杀马安,让其永远闭嘴。

    至于是什么事,这两人没说。

    兵部主事何玉说后面之事他不方便出面,让赵琦妥善处理。

    然后何玉给了赵琦一张银票,隐约看见纹银五千两字样。

    随后两人互相告辞,赵琦就原路回了京兆府。

    为了让殿下早做安排,属下连忙赶回巡卫衙禀报,免得马安被毒杀,一切就都晚了。”

    听完小诚一番话,李淑婉已有主意。

    “阿弟,我们可以织一个大笼子等着下毒之人进来,然后一箭双雕。

    既能抓住赵琦,又让马安看清他已成为弃子。”

    李慕白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公主、李适兄,为了让府内奸细更好行动,我们大张旗鼓地出去,然后悄悄潜回来,在牢中静候奸细。”

    “嗯,那我们各自行事吧。”

    ...........

    元成三十八年。

    巳时(上午9点)。

    京都,一妓院雅间。

    雅间内桌子上没有酒菜,只是放了两碟瓜子、花生。

    桌子东侧所坐之人没有吃瓜子花生,只是有点急切地不停喝着桌上的茶。

    这人时不时看看关着的房门。

    此人便是赵琦。

    赵琦旁边坐着的便是他的心腹捕头王三。

    王三看出了赵琦的着急的样子。

    “大老爷,我办事您放心,我弟就是巡卫衙专值夜班的监牢兵士。

    白天他休息。

    今早大老爷与我说了之后,我就约他到这里和您商谈。”

    “我知道,你也算用心了。”

    说完话,房门被打开了。

    一个身穿灰色长衫,身材不胖不瘦的男子进了雅间。

    随后引路之人关上房门。

    看来王三与他弟是这家妓院的常客。

    看到男子进屋,王三起身道:

    “阿弟,这是京兆府大老爷赵琦赵大人,还不快见礼。”

    王三弟弟,名为王文。

    不知道他爹怎么想的,估计小儿子才是亲生的。

    王文单膝下跪向赵琦行了个大礼。

    “小人参见大老爷。”

    王文听王三说起过,今日做个大事,以后就可以逍遥自在,不用再值那该死的夜班了。

    因此赵琦在王文眼中就如财神爷一般,方有此大礼。

    赵琦也不是高傲之人,连忙起身扶起王文。

    “王文兄弟,不必客气,我长话短说,我先给你一千两,此事你若能做成,我再给你二千两。”

    王文听到此言,不由自主笑了起来。

    三千两,就算他不吃不喝,做公差做到死也拿不了那么多俸禄。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此时的王文,胆子已经大到无法无天了。

    “大老爷,有什么事你只管吩咐,只要能留住我这条小命,杀人放火我都干。”

    “今晚帮我杀掉你们巡卫衙前些日抓住的京都盟盟主马安。”

    “什么?杀马安。”

    王文心中虽说有了帮着杀人的思想准备,可杀马安谈何容易,只怕杀了马安,还未出巡卫衙就被抓住了。

    赵琦看出了王文有点怕了,他递给了王三一个眼色。

    “老弟,你不用害怕。”

    王三说着话从腰间取出一个小瓶子,他拿在手中,继续道:

    “这瓶毒药只要想办法让马安喝掉,一个时辰后他才会死。

    到时候等他死了,你就可以拿着银票马上出城门。

    大晟的银庄开遍天下,北魏、西域,南境诸国,你去哪里都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王文闭上眼,双手摸着脑袋。

    片刻后,王文睁开双眼,向赵琦和王三各伸出了一只手,掌心向上。

    王三将毒药放在了王文左手,赵琦将一千两银票放在了王文右手。

    王文拿着银票刚准备走。

    “王文兄弟,你哥哥与你父母妻儿都在我掌握之中,不要想着拿钱走人。

    还有,我会派两个心腹衙役从现在起一直保护你的安全。”

    王三连忙解释道:

    “请大老爷放心,我阿弟不是这样的人。”

    王文没有说话,头也不回地出了雅间。

    ..........

    戌时(晚上七点)是巡卫衙官兵交班的时辰。

    监牢值守官兵也是如此。

    王文戌时进了巡卫衙。

    赵琦派的两名衙役就在巡卫衙不远处目送王文进了巡卫衙。

    巡卫衙内的天罗地网已经织好,只等贼人来投。

    进了巡卫衙后,王文一直留意巡卫衙是否有异常,他还打听了李适、李淑婉、李慕白的行踪。

    当得知李淑婉三人今日不在巡卫衙时,王文心想,老天爷也助他发财。

    丑时四刻(凌晨两点)。

    王文十分谨慎,特意等到这个时辰,监牢官兵都疲乏时下手。

    此时监牢的油灯,王文感觉比任何时候都好像亮了许多,不知是否是因为自己做贼心虚产生的幻觉。

    王文打起十二分精神看着监牢内值守官兵的状态,一个个都困得不行,勉强睁开着眼,但精神已经不集中了。

    走到马安牢房时,王文再仔细确认周围没有人注意他。

    他小心翼翼的将毒药从腰间拿出缓缓倒进了监牢为马安准备的茶水中。

    “动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