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随着一声“不动手”,周围装出昏昏欲睡的兵士一拥而上,将王文扣住。躺在牢房中本已睡着了的京都盟盟主马安一下子从梦中从梦中惊醒。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穿着巡卫衙兵士的衣服走到王文面前。原来是上次装作趴在桌子上睡着的三人就是这三位。王文这时了被吓破了胆躺在牢房中本已睡着的京都盟盟主马安一下子从梦中惊醒。。...

    随着一声“动手”,周围装出来昏昏欲睡的兵士一拥而上,将王文扣住。

    躺在牢房中本已睡着的京都盟盟主马安一下子从梦中惊醒。

    李淑婉、李慕白、李适三人穿着巡卫衙兵士的衣服走到王文面前。

    原来刚才假装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三人便是这三位。

    王文此时已经被吓破了胆,但还装得十分镇定,面无表情地望着站在面前的李淑婉三人。

    “看不出来啊,你这小兵士倒还有大将之胆啊!到了现在这一步还如此镇定自若。”李适调侃道。

    王文还想挣扎一下。

    “禹王殿下,这是何意?小人尽忠职守,半夜都来巡牢,不知有何错处。”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来人,把准备好的兔子拿来。”

    旁边的兵士抱来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来,李适命人将马安牢中茶水给兔子灌下。

    王文额头上开始冒汗。

    牢中刚刚被吓醒的马安还是一脸懵,这巡卫衙半夜三更在给他演什么大戏呢?

    片刻后,兔子还是没有反应,依旧活蹦乱跳。

    李适有点急了。

    “这是怎么回事?”

    李慕白思虑片刻,向李适附耳道:

    “我想这毒药应是延时发作的毒药,好让下毒的人有时间逃跑,李适兄莫急,先等上一个时辰便知晓了。”

    其实这只是李慕白的推测,而李淑婉与李适都露出奇怪的目光看向李慕白。

    他们两个都在想在天下闻名的晟国状元,竟然对毒药也有所涉猎。

    “来人,搬凳子过来,本王要坐下来看出好戏。”

    几名兵士搬来了三张木凳让李淑婉、李慕白、李适坐下。

    众人就这样干等着。

    王文心里越来越急,汗越流越多。

    牢中马安也渐渐失去了睡意,稀里糊涂地乱想,莫不是巡卫衙今日要弄死他?

    一个时辰过后。

    那兔子渐渐倒下,嘴里及双眼缓缓流出血来。

    王文见状连忙下跪求饶。

    “禹王殿下饶命,属下财迷心窍,做出这等错事,属下愿全部招供,只求能留一条狗命。”

    王文将头重重磕在地上,好像一下子没有了疼痛的知觉。

    李适与李淑婉又看向李慕白,并连点了几下头,纷纷伸出大拇指。

    “饶你命可以,你只要说出幕后指使之人来,本宫保你不死。”李淑婉道。

    王文倒不认识李淑婉,他有点怀疑望向李适。

    “常平长公主所说也代表本王的意思。”

    听见这样的救命稻草,王文怎能不一把抓住。

    他将今日赵琦指使他下毒,以及报酬之事全部供出了,只是隐去了兄长王三在其中起的作用。

    说完,他将腰间藏着的银票拿出递给李适。

    李适接过来看了看,惊讶又带点调侃道:

    “赵琦出手这么大方,一千两大晟官方宝钞!”

    牢中马安听完后,噌的一下从躺着变成站着,然后愤怒地骂了一句:“狗娘养的!”

    众人都望向他,然后他又躺了下去。

    李慕白将李适、李淑婉拉到一旁。

    “李适兄,为了夜长梦多,我们必须连夜行动,王文这厮在巡卫衙外定有接应之人,迟了,怕赵琦逃跑或被人杀掉!”

    李淑婉想了想。

    “阿弟,你和李公子在巡卫衙镇守,我带着小诚和巡卫衙兵士即刻去抓人。”

    “阿姐小心。”

    “公主小心。”

    李慕白的关心倒是让李淑婉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李淑婉拿着李适的令牌,与侍卫小诚带着值夜的五百巡卫衙甲士,快速奔至京兆府。

    ..........

    寅时(凌晨三点)。

    京兆府中也是灯火通明。

    原来在巡卫衙外接应王文的二人,见王文久等不至,就在李淑婉出门那刻,这二人便骑快马赶回京兆府回报赵琦。

    巡卫衙的人马正朝京兆府赶来。

    赵琦正准备逃走,发现已来不及。

    门外甲士包围府衙时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已传进府内。

    赵琦做困兽尤斗,他吩咐心腹衙役,他们埋伏在门口京兆府耳房内。

    巡卫衙抓人一定会直奔后衙,不会清查耳房。

    等为首之人进来,就使出全力抓住为首之人,便能让巡卫衙退兵。

    “将京兆府团团围住!”李淑婉下令时倒真像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十分飒爽。

    李淑婉与小诚下马。

    “小诚,进府拿人,不要管其他人,抓住赵琦即可。”

    小诚指挥着巡卫衙二百名甲士甲士破门而入,直奔后衙去拿赵琦。

    李淑婉跟在队伍后面慢慢走进京兆府。

    京兆府比李淑婉想象中大得多,看样子应该至少有四进院子。

    小诚带着二百甲士冲进京兆府后,快速奔向后衙,很快便没了声响。

    李淑婉走到了第二进院子,

    她没有察觉到暗中的危机。

    跟随李淑婉进来的也只有两队甲士。

    赵琦见是李淑婉带队进来,心中十分窃喜,只要将李淑婉扣为人质,出城逃走也不无可能。

    他小声对周围衙役道:“看见那未穿盔甲的小白脸没有,那就是当今长公主,抓了她,我们要什么有什么!”

    其余人点了点头。

    “动手。”

    耳房内藏着的五十名衙役小心翼翼地出了耳房,将第一进院子里留守的十名巡卫衙甲士清掉后,悄悄摸进了二进院子。

    其中几人连忙关闭了二进院子的门,好让声音传不出去。

    他们突袭站在李淑婉身旁的两小队甲士。

    招式凌厉,果断狠绝,这身手不像是京兆府衙役!

    瞬间杀掉十多名甲士,并重伤十多名,此时两小队甲士只剩不到六十人。

    幸亏李淑婉身上还带点功夫,她勉强应对着冲到身前的几名衙役。

    “快去门外求援!”李淑婉向人群甲士喊道。

    此时被缠着的甲士哪里腾的出手。

    甲士又倒下了十多人,衙役也死了几个。

    这京兆府衙役战力明显超出了巡卫衙甲士的预料。

    “保护公主!”

    在小队长指挥下,剩下的四十多名甲士渐渐将李淑婉围在中央,边打便撤,可是这些衙役远比巡卫衙甲士功夫好。

    其中有三人功夫更像是江湖门派里的好手。

    这三名好手突进至李淑婉跟前,甲士拼死护卫,还是一剑直接刺入李淑婉右肩。

    李淑婉直接失去战斗力。

    “拼死护卫公主!”

    将三位好手计算在内,此时赵琦派出的五十名衙役也只剩二十名。

    两小队巡卫衙甲士共计一百名,此时也只剩二十多人。

    谁也没有料到,京兆府中还有如此战力的队伍,李淑婉此时已拿不起剑,右肩上鲜血直流。

    形势十分危急,拼死挡在李淑婉前面的甲士一个个倒下,眼看李淑婉就要被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