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赵琦躲在暗处终于等到亮相。“长公主,臣劝你切记再做毫无用处之斗了。你安心,我会取你性命,只要你你将我们安全的送出国境,我们自会放你回去。”因在流血,李淑婉感觉到有一些虚弱无力,但仍拼尽全力以赴说出来四个字。“痴心妄想!”“那就不客套了,把握住她!”赵琦我以为把握住李“长公主,臣劝你不要再做无用之斗了。。...

    赵琦躲在暗处终于现身。

    “长公主,臣劝你不要再做无用之斗了。

    你放心,我不会取你性命,只要你将我们安全送出国境,我们自会放你回来。”

    因在流血,李淑婉感觉到有一些虚弱,但仍用尽全力说出四个字。

    “痴心妄想!”

    “那就不客气了,抓住她!”

    赵琦以为抓住李淑婉已经唾手可得。

    眼看靠近李淑婉的一名衙役好手就要抓住李淑婉。

    此时凌空飞来一脚,直接将这好手踢退几步。

    来人正是去后衙折返的小诚。

    后衙除了赵琦妻室和下人,赵琦已经不见。

    有下人对赵琦不满,便将赵琦阴狠的安排全部告知了小诚。

    小诚素来以腿上功夫见长,一个人跑在前面,其余二百巡卫衙甲士跟在身后。

    接着小诚又连踢出几脚将李淑婉附近几名衙役逼退。

    李淑婉实在支撑不住靠在小诚身上。

    这时二百巡卫衙甲士已经赶回二进院落。

    赵琦见势不妙,准备悄悄溜走,刚走出几步,就被一甲士用刀架住了脖子。

    赵琦吓了一跳。

    “小兄弟,有话好说,莫激动!”

    还活着的十多名衙役见赵琦被抓,纷纷缴械投降。

    那三位高手准备用功夫翻墙逃走。

    只见几支羽箭嗖嗖射出。

    三位高手腿上均中了羽箭,三人从墙上坠落下来,被甲士所抓。

    .........

    巡卫衙中。

    小诚抱着李淑婉飞速跑了进来,边跑边叫:“速速叫大夫,快、快、快!去请禹王殿下!”

    这时衙内兵士有人去请巡卫衙配备的随行军医,医术堪比御医。

    还有人就去监牢中请禹王李适。

    .........

    巡卫衙监牢中。

    一名巡卫衙甲士,迅速奔跑着,跑至李适跟前跪下。

    李适与李慕白见一甲士如此急迫跑来,心中便有不好的预感。

    甲士喘匀了两口气,道:“禀禹王殿下,长公主她,她......”

    因为刚急速跑来的缘故,也因怕责罚的缘故,这名甲士到嘴里的话竟说不出来了。

    李适跑过去怒吼道:“我阿姐怎么了?”

    李慕白拍了拍李适。

    “一定是出了什么急事,我们赶快赶去公主闺房,不要和这位小兄弟置气了。”

    李慕白与李适两人三步并做一步走,快步赶往李适在巡卫衙临时给李淑婉安排的闺房。

    小诚站在门外等待李适的到来。

    见李适刚到,小诚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殿下,您处置属下吧,让您失望了,属下没有保护好公主!”

    听见此言,李适吓得不轻,难道阿姐她……

    李适一脚叫小诚踹倒在地。

    “没用的废物。”

    说着,李适就进了闺房。

    李慕白连忙扶起小诚。

    “不要生殿下的气,他现在正在气头上。”

    随后,李慕白进了闺房。

    ...........

    闺房中。

    大夫正在收拾药箱。

    李适走过去,双手捏住大夫双肩。

    “我阿姐怎么样了?”

    大夫笑了笑。

    “禹王殿下不要激动,没什么大碍,只是右肩上被戳了一个小洞。

    公主身体本来虚弱,加上失血过多,就晕过去了。

    属下已经用军中最好的金疮药敷上了。

    好生修养便可复原了。”

    李慕白听到大夫此言,眉开眼笑,然后拉开李适。

    “这下你放心了吧,你阿姐没有性命之忧。”

    “多谢大夫,时间不早了,你先下去歇息吧。”李适听了李慕白的话这才恢复理智,他说着话又从腰间拿出一锭十两银子递给大夫。

    大夫收下银两谢恩后,便出了闺房。

    李适看着躺在床上的李淑婉,眼中不自觉地泛起了泪花。

    李慕白也有种莫名的伤心之意,但他还是理智一些。

    “李适兄,为了给公主报仇,当务之急就应查清京兆府赵琦,还有京都盟马安。

    他们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利益和势力,让赵琦挺而走险!”

    “慕白兄说得在理。”

    李适这才与李慕白出了闺房。

    看见跪在地上哭着的小诚,李适走进前将其扶起。

    “刚才是本王激动了,希望你不要记在心里。

    待会儿,本王这就连夜写一个折子,你拿着本王的令牌进宫去递给圣人。

    另外将宫里公主的贴身侍女小苑请出来照顾她。

    公主闺房门外找几个信得过的甲士日夜看守。”

    小诚被李适这样的举动感动得不行。

    李适其实是一个善良的皇子,毕竟从小缺少约束,就任性了一些,有时管不住自己的脾气。

    “遵殿下令。”

    小诚跟着李适、李慕白来到书房门前等候。

    李慕白帮着李适立刻写了一个折子交给了小诚。

    小诚拿着李适令牌赶往皇宫大内。

    ..........

    巡卫衙监牢之中。

    赵琦、王文、马安各关在不同地方,防止串供。

    李适与李慕白两人坐在了审讯房,万事具备了。

    “带马安进来。”李适吩咐道。

    自王文下毒之后,马安就没有心思睡着了,他在想自己的退路,不,已经没有了退路,看来上线已经将他视为弃子。

    马安被带进审讯房,双眼已经空了,没有了昨日的嚣张之气。

    李适望向监牢甲士,示意让其帮助马安精神、精神。

    一盆凉水下去,马安这才回过身来,双眼带点愤怒地望着李适与李慕白。

    “你还不服气?”

    李适挑衅地问道。

    “因为你们这些腌臜人和腌臜事,我阿姐现在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你还不服气,给我打他两鞭子。”

    监牢甲士刚准备动手。

    “住手。”

    李慕白叫停了,靠近李适,附耳道:

    “李适兄,交由我来用诛心之法,保证让其全部说出来。”

    “你有此把握?”

    “放心吧。”

    李慕白转而望向马安。

    “马安,想必你也知晓,你的上面的人已经决定将你杀人灭口。是我们救下了你。

    还告诉你一个消息,命人下手的便是一直罩着京都盟在京都横行的京兆府赵琦。

    不过赵琦也被我们抓了。

    如果你先招,我们就给你记一功,饶你一命。

    我们先审你,是给你机会。

    我们待会儿再审赵琦,如果让赵琦先招,我们就给他记一功,饶他一命。

    那你就成了上面发财之人的陪葬品了,你好好想清楚!”

    这读书人动起“坏脑筋”来,果然不同凡响。

    “二犬争食”,这才能让他们都主动招供。

    马安听见还能饶一命,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况且上面的人无情,也别怪他无义了。

    他仔细想了想,整理了思路。

    “二位大人,小人全招,希望二位不要食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