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你把我们当做和你们像的人吗?我们说出来的话就肯定不算数,你只要你如实惹来,我们决不会履行诺言!”李慕白道。“小人也没文化,乱说话的,还望大人切记不高兴。”此时的马安早也没了今日小诚审讯时的猖狂骄横,所以他寄希望能的救命稻草了变为了毒药。“大人想明白什么“小人没有文化,乱说话,还望大人不要生气。”。...

    “你把我们当成和你们一样的人吗?

    我们说出的话就绝对算数,你只要如实招来,我们决不食言!”李慕白道。

    “小人没有文化,乱说话,还望大人不要生气。”

    此时的马安早没有了昨日小诚审问时的嚣张跋扈,因为他寄希望的救命稻草已经变成了毒药。

    “大人想知道什么?”马安谄媚地问道。

    “说说你昨日为何追杀那男子?”李慕白道。

    “这就说来话长了。

    军马不得在市面上售卖,这是晟国所有人都知道的规矩。

    可京都勋贵子弟一个个又都骑着军马中的上品,比巡卫衙中的军马都好上几倍,大人可知这是为何?”

    李慕白自然知道京都盟的所作所为,他也不耐烦地道:“别卖关子,你快说!”

    “是,雍州马商沈文涛是兵部指定与西域诸国买卖良品军马的民间商人,可运到京都的军马都要经过我们京都盟的手。

    从西域运过来军马在我们这里偷梁换柱,用从江南马场买来品相稍微好点的马匹调换一半以上的西域军马,这样里面的利润便是数十倍之巨!”

    “啪”地一声,因为面前没有桌子,李慕白拍腿而起。

    “胆大包天,你们就不怕兵部交接之人抓你们砍头吗?”

    这是李慕白这话是他故意放出的钩子。

    “大人还是太年轻了,没有兵部的首肯,我们这些地痞流氓怎么会有这样的大生意做。

    我们将偷梁换柱的军马交由京都盟在京都的各个堂口去卖,销往全国各地。

    每年采购一次,一次利润进账便是五百万两之巨,当然我们京都盟只分了点零头,也就几十万两。

    其余的都上供给了兵部的大老爷。”

    难怪燕州战事失利,可见燕州都督上奏所言非虚。

    看来承旨司要查的“军马案”被巡卫衙给破了,这本是值得欣喜之事,但李慕白心中气愤依旧难平。

    “你到现在还没说到点子上,为什么追杀那男子?”李适问道。

    “容小人慢慢道来,小人有些口渴,刚才出了下药的事,小人一直不敢喝水。”

    “给他一碗水喝。”

    李慕白特意将自己喝水的水壶让甲士给马安倒水,这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马安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

    “昨日午时(上午十一点),小人接到上面传来的消息,燕州战事失利,我国骑兵被北魏骑兵“游龙军”大败,是因为军马出了问题。

    燕州都督一状告到圣人那儿,圣人命承旨司彻查。

    兵部已将罪责全部推给雍州马商,承旨司已经命人查抄了雍州马商在京都的府邸。

    上面的人还说,如果雍州马商有漏网之鱼来京都盟,就格杀勿论。

    到了酉时四刻(下午6点),雍州马商沈文涛派驻京都负责生意的管家沈柯来到了京都盟,也就是二位大人救下的那血衣男子。

    此人十分机警,发现不对劲,身上只碰了几条小伤口,竟从京都盟跑了出来。

    于是我就派手下兄弟追杀,没想到半路遇到了二位大人的大驾,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二位大人。”

    昨日京都盟大闹花灯节缘由彻底查清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祸害晟国的“军马案”。

    京中那些蛀虫为杀人灭口,推卸罪责,导致了昨日那幕出现。

    虽说昨日出现差点被人灭口的惊魂一幕,但承旨司毫无进展的案件,他能亲手侦破,就可以还燕州死亡将士一个公道。

    不过就证据链而言,这里面还差了重要两环,例如赃物军马在何处?脏款在何处?

    即使查不到赃款,但往来账目也应查清。

    李适一直没有说话,他默默听着李慕白与马安的对话,他没想到这新科状元竟也是一个断狱的人才。

    “马安,既然都说到了这个地方,你就说说,给京都盟与雍州马商交接之权的是兵部哪位大人?”

    李慕白直击问题核心,整个事情没有兵部那群蛀虫从中作梗,也就不会有今日之事。

    “不瞒二位大人,据小人推测,这么多银两的利润,兵部尚书不可能不知晓。

    不过这只是小人推测之言,平日和小人打交道的是兵部主事何玉何大人。

    实际上京都盟是他一手组建,小人只是帮其管理帮众,然后明面上的腌臜龌龊事由小人代劳而已。”

    其实不用马安说,李慕白也猜测到了。

    这么巨额利润这么多年未被揭露,肯定与兵部尚书逃脱不了关系,甚至有更大的人物参与其中。

    不过仅凭猜测也没有办法坐实,反而于已不利。

    这兵部主事组建帮派倒是让李慕白没有想到,何玉倒是有头脑之人。

    “马安,仅凭你一人证言还不够,你可知剩余未贩卖军马在何处?还有那交易账目在何处?”

    李慕白现在最关心的便是这军马与账目,这样才能将幕后大鱼绳之以法。

    马安此时面露难色,不是因为不想说,而是他还没有资格管理账目。

    “回大人,因为承旨司在严查,剩余军马均被何玉弄走,小人也不知晓,至于往来账目从来都是何玉找别人来弄,小人更不知晓。”

    李慕白还想吓他一吓。

    “还不如实招来,还心存幻想替幕后之人隐瞒吗?”

    马安连忙带着哭腔求饶。

    “大人,事已至此,小人怎敢隐瞒?”

    李适见已审完,便开口道:“慕白兄,你就别吓他了,这厮怎还敢隐瞒。

    马安,你的功劳,本王记下了,待此案侦破,定让你留下一命,另外你在牢里的安全,本王给你保证。

    来人,把马安带下去,把赵琦带上来。”

    马安连声道谢,便被巡卫衙甲士带了出去。

    片刻后,赵琦被人带了上来,此时赵琦已经没有了上门要人时那般的傲气,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活命。”

    见赵琦带上来,李适抽了旁边甲士一把刀,直接放在了赵琦脖子上,轻轻一划,脖子上出了一丝血。

    李慕白连忙阻止。

    赵琦早已被吓个半死,求饶道:“殿下及李大人想知道什么,罪官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长公主,你不怕五马分尸吗?”李适充满杀气的双眼瞪着赵琦。

    赵琦全身都在哆嗦,颤颤巍巍地道:“罪官该死,罪官愿戴罪立功。”

    “那本王不问你,你将你知道的全说了。”

    赵琦说了一堆如何帮助京都盟平事,然后收了兵部主事何玉的好处,就是没说军马案相关的事。

    李慕白忍不住打断了赵琦。

    “赵府尹,你知道的还没有马安知道得多,说点关键的,否则你的性命就不保了。”

    赵琦陷入了沉思,他不仅犯了贪污大罪,还伤了长公主,看来只有将保命的东西说出来了。

    “罪官知道一个马安绝对不知道的,我留着一封兵部尚书言升的亲笔手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