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言升?果真但是与他有关,这下也不是推断了!到了这般地步,赵琦所言所以非虚,一但拿下言升所书,这件案子可要振动朝野,更有甚者振动天下!李慕白但是不安心,最终决定诈赵琦一下。“这么大的案子,兵部尚书言大人怎么如此不当心,会给你所书一封,落下来把柄。”赵琦哈“这么大的案子,兵部尚书言大人怎么如此不小心,会给你手书一封,落下把柄。”。...

    言升?

    果然还是与他有关,这下不是推测了!

    到了这般地步,赵琦所言应该非虚,

    一旦拿到言升手书,这件案子可要震动朝野,甚至震动天下!

    李慕白还是不放心,决定诈赵琦一下。

    “这么大的案子,兵部尚书言大人怎么如此不小心,会给你手书一封,落下把柄。”

    赵琦哈哈一笑。

    “那李大人是当我是傻子吗?

    我堂堂京兆府尹三品京官,没有任何把柄在手,我会轻易下水帮他卖命?”

    果然是一条老狐狸!

    只不过坏事干多了,任凭你狡兔三窟,也逃不过天怒人怨,总有一天会倒大霉。

    如若这赵琦不想害马安,他也不会落到今日这下场。

    “你将藏书信的地方说与我,我派人去取,如若对本案有大的裨益,我替禹王殿下担保你性命无忧、家人无忧!”

    这番许诺之言说完,李慕白笑着看了看李适。

    李适连忙道:“此案圣人早已交给本王调查,只要你供出大线索来,本王定会给你求情!”

    “禀殿下,这封信就在罪臣腰带处。”

    李适示意一甲士上前去搜。

    那甲士将赵琦腰间摸了个遍,没有摸到任何东西。

    “我将信缝在了腰带中,将腰带取下撕开即可。”

    那甲士这才取下系在赵琦外衣上的腰带,小心翼翼剪开腰带,里面果然取出一封用油纸包裹着的信件。

    甲士交给李适,李适缓缓打开,生怕弄破。

    李慕白靠近李适一同看着书信内容。

    看完后,李慕白久久不能平息心中之怒!

    难怪会有燕州兵败?

    他冷笑几声。

    朝中负责全国军队后勤物资的兵部尚书,竟然变着法地损公肥私。

    这样治下的军队焉有不败之理!

    李慕白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些蛀虫斗倒,他冷静了一会儿,双眼闭上思考如何行事。

    李适从那天第一次见面就知道李慕白是怎样的为人!

    等了片刻,李适拍了拍李慕白。

    “慕白兄,心中可有决断。”

    李慕白缓缓睁开双眼,他想到遗漏了一点,以京兆府衙役的功夫绝对不可能杀死一百巡卫衙甲士,重伤李淑婉。

    “赵琦,你给我如实说来,今日你埋伏所用之人是何来路?”

    李慕白不问,赵琦一直也不想提,因为害怕李适又发怒要杀了他。

    “回李大人,这些都是兵部尚书言升派来相助我的江湖之人,说是相助其实也是眼线。

    至于他们什么来路,罪官确实不知。”

    原来如此,与李慕白意料一样,非江湖高手难有如此战力。

    李慕白转向李适道:

    “李适兄,现在到了卯时(凌晨五点),天快亮了,我们用完早膳先休息一会儿。

    趁兵部主事何玉还不知晓赵琦被抓,我们先派人将何玉抓来,他定知道更多“军马案”的线索。

    再派刑讯高手去问一问那些江湖人的真实来路。”

    “行,就按你说的办。”李适爽快地答道。

    有了前车之鉴,李适特命校尉带上几个武功高强的兵士前去何玉府衙抓捕何玉,并查封何府,任何人不得进出,以免走漏消息。

    再派了几个刑讯老手亲自去审讯从京兆府抓来的几个衙役。

    安排好一切后续事宜,李适回到书房休息。

    李慕白并没有去休息,他来到了厨房。

    此时厨房里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虽说巡卫衙五万兵马都分散在京都各处,但巡卫衙衙门里还有几千人等着吃饭。

    所以厨房里几十名大师傅每日不到卯时,就开始准备起早膳来。

    李慕白让大师傅杀了一只鸡,他还找厨房借了一口锅及煨汤的瓦罐,还有小炉子。

    他这是要给受了伤的李淑婉熬鸡汤。

    他小时候便饶有兴趣地跟着母亲李瑾学了些厨艺,所以做鸡汤不在话下。

    李慕白熟练地洗鸡肉,切块,放香菇、姜片,大小火掌控适宜,他还特意加了红枣、桂圆,补血益气。

    就这样在厨房忙了一个时辰,香浓的鸡汤味已经飘满厨房。

    李慕白小心翼翼地将一锅鸡汤从厨房端到了李淑婉的闺房。

    此时李淑婉已经迷迷糊糊有了意识,她睁开双眼,看见了心中已有好感的那个他,便没了戒备之心。

    李慕白盛了一小碗鸡汤,放置桌上片刻,因是冬天,鸡汤温度下降的比较快。

    他用手触了碗壁,温度刚好合适,然后走到床边,给李淑婉头下垫了几个枕头。

    此时李淑婉睁开眼却还没有说话的力气。

    “公主,这鸡汤温度刚好,喝了益气补血,助你早日康复,你同意的话就张开嘴,我来给你喂。”

    李淑婉纠结了一会儿,出于女孩子家的不好意思。

    李慕白决定用激将法。

    “公主这是不信任在下的人品?”

    李淑婉怕李慕白误会,这才缓缓张了嘴。

    因受伤不能吃米饭只能吃些流食,李适大大咧咧,哪里还想到他阿姐早上还吃些什么。

    只有李慕白细心,又或许心里早已装下了李淑婉,他才想到了还有一个病人需要照顾。

    就这样,李淑婉将一瓦罐汤喝得干干净净。

    此时,小苑跑了进来。

    小苑不顾李慕白在身旁,看见躺在床上李淑婉,眼泪直接从眼眶里奔了出来。

    她跑至李淑婉床边,然后靠在床边,哭着道:

    “公主,您怎么成这样了?出来时带着小苑,小苑就是死也不会让公主损伤半根毫毛的。”

    李淑婉看见哭泣的小苑,微微睁着的双眼也流出了泪水,小苑连忙用丝巾擦拭。

    李慕白在一旁,这主仆情深确实令人感动。

    但以李淑婉现在的状态,李慕白还是劝了劝小苑。

    “你就是宫女小苑吧,公主现在需要静养,你还是要控制一下情绪,不要也惹得公主伤心。

    当务之急,还是细心照顾公主为上。”

    小苑听到公主需要静养,就立刻止住了声音,起身将李慕白拉到离床几步处。

    “奴婢刚才进来看到公子正在给公主喂汤喝,奴婢替公主多谢公子了。”

    “小苑姑娘客气了,圣人将案子交予我和公主、禹王殿下调查,而单单公主受了伤。

    在下于心不忍又自责,照顾公主是应当的!”

    小诚走进闺房,朝李慕白递了递眼色,示意出去说。

    “小苑姑娘,公主就交给你照顾了。”李慕白交代完小苑就和小诚出了房门。

    “李大人,圣人的旨意到了,巡卫衙校尉将何玉从他小妾的床上抓了过来,禹王殿下先去了监牢。

    还有那几名衙役也招供,他们是受兵部尚书言升指派盯住京兆府。”

    “好,我们走。”

    李慕白与小诚快步去往监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