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晟长公主

作者:沐小小小白 | 悬疑惊悚

收藏

  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巡卫衙监牢讯问房。辰时(早晨七点)。现在的李适与李慕白的作息时间了和蝙蝠差不多了,昼伏夜出。从昨晚到现在的就也没合过眼,而雍州府的甲士照常换了一班。讯问房中一个穿着白色内衣的小胖子,白白地净净,被绑在了木桩上。此人就是兵部管事何玉。自打被抓到现辰时(早上七点)。。...

    巡卫衙监牢审讯房。

    辰时(早上七点)。

    现在李适与李慕白的作息时间已经和蝙蝠差不多了,昼伏夜出。

    从昨夜到现在就没有合过眼,而京兆府的甲士照常换了一班。

    审讯房中一个穿着白色内衣的小胖子,白白净净,被绑在了木桩上。

    此人便是兵部主事何玉。

    自打被抓到现在,那张碎嘴就没听过。

    “你们胆大包天,没有圣旨就胡乱抓捕朝廷命官,我要告御状。”

    “小诚,将圣人回复的折子递给这狗官看看!”李适吩咐道。

    小诚拿着圣人用朱砂亲笔手书的折子,十分谨慎地展开在何玉面前。

    这才让这碎嘴闭上了嘴。

    李适给李慕白递了眼色,让李慕白开始审讯。

    “何大人,可能你不认识在下,在下是正五品御笔郎官、新科状元李慕白。

    受圣人钦命辅佐禹王殿下、长公主殿下彻查花灯节二位殿下遇刺案,何大人还有什么疑问?”

    为了堵住何玉那张嘴,李慕白自己先报上家门,让其心悦诚服。

    何玉不屑地朝旁边看去。

    看来这厮脾气还挺倔!

    “将几份签字画押的口供,还有一封书信好好给何大人过过目。”

    小诚按着李慕白的吩咐,依次将口供与书信展示给何玉仔细过目。

    何玉一下子由开始的不屑变成了惶恐不安。

    “不对,你们这些都是假的!你们想诈我。”何玉已经紧张得开始胡言乱语。

    李慕白笑了一笑。

    “何大人,先不管东西的真假,就单论其中所说内容可有虚假?”

    何玉何尝不知里面所说内容真得不能再真,有些细节连何玉都已忘记得差不多了。

    “那又如何?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抓我没有用。”这白胖子十分硬气地道。

    李适已忍了这个胡搅蛮缠的胖子半天,他再也坐不住,直接厉声道:

    “本王实话给你说了,你招了,你的命本王不知是否能保住,但至少你的妻儿老小,本王绝对保证他们的安全。

    你不招,‘军马案’所有罪责由你一人承担,燕州战败,燕州都督的怒气你是知晓的。

    你认为到时候罪责由你一人承担,你能担得住吗?

    想想你家中无辜妻儿老小吧!”

    这一番语重心长又带威胁性质的言语,让何玉一下子恢复了正常,言升看重的人绝不是刚才那样的表现。

    所以何玉一直在装疯卖傻。

    现在听到妻儿老小都受牵连至死,禹王所言并不是吓他,不管他招与不招,他的罪过足以抄家灭门。

    但有禹王打的保票,他有点心存侥幸了,能救妻儿,他怎样都行!

    何玉定了定心神。

    “殿下想知道什么?”

    此时的何玉才是他真正的模样。

    李慕白也暗自赞叹这小白胖子装疯卖傻的功夫。

    “我长话短说,现在一切前因后果,我们俱已知晓。

    要想定言升的罪,让‘军马案’尘埃落定,还差两样东西。

    一是你们还未售卖的军马存于何处?二是往来交易账册放在哪里?”李慕白问道。

    何玉笑着点了点头,顺便吹捧了一下李慕白。

    “早就听说新科状元名满天下,如今看来,还是个断案高手,逻辑这么严谨,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定是宰辅之才。”

    “不要说废话,说重点!”

    李慕白打断了何玉,让其直接回答问题。

    “好,性格果断!还未售卖的军马存放于京郊西山马场,那里都是贵族子弟平时蹴鞠、赛马的场所,守卫也森严,所以是存在军马最佳之地。

    至于账册一直由户部主事文传明保管。

    这样的回答,不知殿下是否满意。”

    “你倒是干脆之人。”李适道。

    “希望殿下不要食言,何玉自己性命已不重要,望殿下能护我妻儿老小周全。”

    李适倒是被何玉这样一番男儿担当之言所感动。

    “你放心,本王答应你的便不会食言。

    小诚你安排校尉保护好监牢犯人安全,交待他们,如有差错,所有人按内奸处置。”李适说出此话时,颇有王者之气。

    李慕白与李适走出监牢,边走边商议着如何扣住军马之事。

    “李适兄,这京郊西山马场是谁主管的?”李慕白刚入朝没几天,自然朝中很多情况是不知晓的。

    “兵部。”李适面露难色。

    “即使是兵部,李适兄为何觉得为难?

    圣人不是手书承旨司所查‘军马案’交由你全权调查。”

    李慕白不解地问。

    “这西山马场因是皇亲贵胄游玩的场所,所以平日兵部都派重兵把守。

    我们想要扣住军马,必然要调几千兵马出城,这样动静太大,我担心圣人会责怪。”

    虽说李适有调兵之权,可私自调重兵出城,圣人肯定会顾忌,李适这样的思考不无道理。

    “我们先不走漏风声,待一切尘埃落定,相信圣人一定会理解我们。

    白天让小诚调兵先进驻巡卫衙,夜间我们再行军。”李慕白道。

    “也只能如此了,我们一同去看看我阿姐吧。”李适想起了他那躺在病床上的阿姐。

    两人走向李淑婉闺房。

    不知是李慕白鸡汤功效,还是李淑婉身体恢复能力强,当李适与李慕白走进李淑婉闺房时,她已能坐在床上与小苑聊天。

    李适进门前悬着的心一下子没了,变得开心起来。

    “阿姐,你身体真是强壮啊,才一日不到,恢复得如此之快。”

    小苑心直口快。

    “这多亏了慕白公子亲手熬的鸡汤。”小苑从与李淑婉聊天中得知刚才送鸡汤的公子叫李慕白。

    她还从端茶送水的仆役口中得知,这鸡汤是李慕白熬了一个多时辰做出来的。

    听见这个消息的李适,瞬间像个顽皮的孩子一般,围着李慕白转了两圈,嘴里还一直“喔、喔、喔”地叫。

    看得李慕白都有点不好意思。

    “好啊,慕白兄,看不出来你竟然是个如此温柔的男子啊,莫非你对我姐……”

    李适后面的话没有说完,李淑婉打断他道:

    “阿弟,你休要胡言!

    李公子给小苑说了,他是看到我因查案受伤内疚,才去熬的汤,你莫要添油加醋,乱说一通。”

    李淑婉看了李慕白一眼,发现李慕白正在看他,然后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李慕白确实对李淑婉有所好感,但是又有读书人的矜持。

    “既然公主没事,我们先去休息吧,晚上还有要事去办!”

    为了缓解尴尬,李慕白说完话就将李适扯出了李淑婉闺房。

    李适刚准备调侃李慕白。

    李慕白连忙打断:“我累得不行了,我先走了。”

    李适笑着摆了摆头,两个人都矜持,看来还得让他帮帮忙。

评论
评论内容: